楊柳岸網絡文學>>小說>> 因為我們都很愛她(2014征文)

因為我們都很愛她(2014征文)

作者:暖暖發表于:2014-11-08 14:48:07  短篇言情小說關注度:楊柳岸網絡文學為您統計中..

一個時間不太長的墳前,墓碑上一個很美貌的女子,就這么燦燦的對著阿健,依然那么溫柔的笑著,墓碑上的是阿健心愛的妻子,去世一年多了,阿健每天都會來這里坐一會,風雨無阻。貼身的口袋里揣著妻子突然走的時候留給他的一封信,他一直沒有舍得打開,也不敢打開。他害怕看到妻子阿容告訴他一個事實,讓他難以接受的事實,那就是阿容究竟為什么突然就離開了他和兒子。他不敢想一想這些心就隱隱的疼,眼淚止不住的悄悄灑落。“阿容,你不是說我們一起白頭到老的嗎?怎么就這么狠心的丟下我和兒子......”一邊和墳里的阿容叨叨,一邊把墳上的草輕輕地拔了,阿容只是微微笑著......

那天,突然的炮聲驚動了很多小區里的沒有上班的人,紛紛的走出來看個究竟,有的知道的在和不知道怎么回事的人,悄悄的議論:“阿容沒了......哎!真的可惜,這么好的歲數,這么好的人......”“阿容?你有沒有搞錯?可不許瞎說,昨天我還見她好好的哦......”“就是......就是.....”又一個人摻和了進來。“這種事哪能開得玩笑呢,昨晚阿容沒的,我恰巧路過就進去看了看,你們是都不知道啊!阿容可是我見到的最美的一具尸體......”這句話一說完,其余的幾個人都驚得長大了嘴巴:“死人還有好看的嗎?”“當然了......”話還沒說完出殯的靈車開了過來。

昨晚,阿健還是下班后急急地往家趕,這些天妻子一直都說身體不舒服,每天抱個被子在床上,懶得睜眼,也懶得動。妻子這幾年身體一直不大好,中秋節這段時間更是比以前加重,也去過多個醫院,可都說無大礙。這幾天都是阿健回家給妻子做飯,等吃過飯后去一個小診所打針的。妻子說這幾天明顯好轉,人也精神多了,白天一個人在家躺著麻煩,把家里收拾的干干凈凈的,這讓阿健有了一種安慰。

阿健推開虛掩的門:“我回來了!”阿健把包放好換上拖鞋,心里在納悶,以前妻子就會從臥室走出來,笑著問自己:“阿健回來了,累不累啊?”可是今天有點反常。阿健換好拖鞋往臥室走,妻子果真還躺在床上:“小懶貓,我回來了,是不是身體又不好啊?”阿健的話語盛滿了溫柔,可是妻子依然躺在被窩里一動不動。

阿健用手輕輕掀開被角:“阿容.....”一下子就傻了。接著狼吼一樣的嚎了起來,那充滿滄桑,悲哀的大聲的嚎叫,從沒有關好的門里,窗子里飄了出來,嚇了吃飽飯正在小區散步的鄰居一跳,都聞聲趕了過來,門沒有關,鄰居既好奇又關心的走了進來,看到阿健跟個瘋子似得,抱著躺在床上的阿容在嚎啕的大哭。

“阿健.........”鄰居仿佛猜到什么了,是不是阿容已經?阿健的鼻涕連同眼淚順著臉頰肆意的流:“阿容......為什么拋下我?你說過陪我走完一生的......”“不要把眼淚流到阿容的臉上,還是張羅一下后事吧!”人越聚越多,居委會的大媽也趕了過來,鄰居看著眼前這一幕,既感到揪心,卻也不知道能勸阿健什么?阿健死死的抱著阿容就是不撒手。

“阿健,知道你心里難受!可是阿容走了你得讓她入土慰安不是?你要這么難過,后世還怎么辦?你得懂事,把阿容放下!”居委會的大媽上來掰阿健的手。“別動我.....讓我再抱阿容一會兒,好嗎?就一會兒......”在場的鄰居沒有一個不落淚的,真是造孽啊!這么好的一個女人怎么說走就走了,這么好的一個家庭就這么散了?人們都搖頭嘆息著。

鄰居幫忙在客廳已把靈床支好,阿健也平復了情緒,慢慢的把阿容身上的被子掀開,阿容如同睡著了一樣安靜的躺在了那里,容貌安詳而溫和。所有的人都愣了。阿容給自己穿了一身很好看的套裙,外面穿了一件紅色的羊絨大衣,還穿好了一雙漂亮的靴子,看來阿容是精心準備了的,不知道的還以為阿容這是要出門呢,這是他們見到的最美的一具尸體。阿健忽然看到阿容的手里捏著兩封信,伸手從阿容的手里拿了過來,熟悉的筆跡出現在阿健的眼前,一封署名致我的老公,一封是寫給我可愛的兒子.......

阿健想忽然想起了什么,擦擦眼淚跑向了陽臺:“俊昊你現在在哪呢?”阿健盡可能的平復自己的緒。“我在學校啊!爸爸怎么了?”阿健聽到兒子莫名的笑了一下,心針扎一樣的疼痛。“你打車回來吧.....記得路上慢點!”沒等兒子反映,阿健擦一把眼淚掛了電話。鄰居們已經把阿容抬到了靈床上,而且有腿快的已經從便利店里買來了燒紙,在洗衣大盆里點著,燒紙化成黑色的蝴蝶北門外進來的風,卷的在半空飛舞......

“阿容啊.......”這一聲又讓所有在場的人臉上還沒干的淚又流了下來,年邁的公公用輪椅推著一直身體不好的婆婆走了進來。婆婆的哭聲心痛而且犀利,在屋子上空盤旋,媳婦二十年一直對自己不錯,盡管這一兩年身體不好,怎么說走就走了呢?婆婆邊哭邊說,邊哭邊說。鄰居怕把老太太哭壞了,一邊安慰一邊與公公一起把婆婆推了回去。

俊昊不知道父親為什么給他打這個電話,已經上大學的他知道家里肯定出事了,可是自己昨天才剛剛離開家,家里能有什么事呢?不敢多想的他草草收拾一下,就與同學說讓同學給他請個假,往學校外面跑,打了一個出租車就往幾百里地以外的家鄉敢,突然他感到了莫名的緊張,給家里人打個電話問問怎么回事吧?一邊想一邊打手機,可是不管是給奶奶打,還是給姨姨,伯伯都跟商量好的一樣,不是關機就是不接電話......出什么事了?汗從這個剛剛長成年的小伙子臉上冒了下來。

司機看著這個從上車就一直再打電話,也沒打通的年輕人安慰他說:“小伙子!看你一直再打電話,不管遇到什么事,得學會冷靜處理知道吧?看著你也懂事了!”俊昊好像沒有聽到司機善意的話語,還在低頭琢磨家里到底能有什么事,要不父親不會這么急而且是夜里把他,從幾百里地外的學校往回叫。最后思緒還是鎖在了媽媽的身上,心里不免隱隱的心疼。

以前自己是媽媽的不放心,是媽媽不舍得牽掛,可是自從媽媽那次上班的時候,腰間盤壓住神經從單位回來,他們就改變了這種關系媽媽成了自己的牽掛,和心疼。昨天上學的時候媽媽還坐上車,把他送到車站,這個中秋回去媽媽一直說身體不適,可只要他在家媽媽都會親自給他和父親做飯,然后自己再回床上躺著。想想媽媽這幾年也不容易,每次放假回家,媽媽都在醫院住著......可昨天她還好好的,莫不是,他的臉上已經有了眼淚,真的不敢再想下去。

低下頭使勁的撕扯著自己的頭發,窗外已經完全黑了下來,車子在高速上加足馬力快速的奔跑,俊昊還是感覺車子開得好慢,如同靜止了一般,如若不是偶爾有對面而來的車子的車燈快速的滑過,俊昊真的以為車子沒有走著。俊昊咬咬嘴唇對自己說:“你個混蛋!不要在胡思亂想行嗎?”可是媽媽的影子就在他的眼前晃著,晃著......媽媽是一個年輕有氣質的女人,雖然有點病態的臉上,卻有著常人沒有的氣質。

車子開了兩個多小時,終于到了自己家住的小區,俊昊付了車費,拿上包就往家跑。遠遠的就看到自家住在一樓的大門敞開,出出進進的很多人,門框上一串紙錢在風中有氣無力的蕩著。盡管近兩個小時的時間里,俊昊已經想遍了重重可能發生的一切狀況,可他也沒有想到這么殘酷的事實會發生在他的身上。他如同瘋了一樣把肩上的包往地上一扔,就沖進了家里。“你們都在我家做什么!都給我出去.....”俊昊歇斯底里的如同發怒的豹子發出了低低的怒吼。

正在阿容靈床前燒紙的姨姨看到俊昊過來:“俊昊......你聽姨姨說,媽媽走了......來給媽媽磕個頭吧!”姨姨邊說,沒有干的眼淚再次流了下來。“我媽媽昨天還好好的......不準你們胡說,都給我出去!”俊昊邊說邊沖到了靈床的前面,伸手把蓋在媽媽身上的布,一把解開。媽媽一個很美麗的女人光鮮艷麗的出現在所有人的面前。所有的人哭聲一片,俊昊如同一個小牛犢子,很多人想把他拉住,可就是拽不住,衣服因為過于用力,已經被扯破。

“我媽媽只不過是睡著了.......”眼淚把鏡片模糊了,他伸出已經長大的臂膀,想著把母親輕輕抱起。“俊昊啊!你醒醒好吧......別再折騰了,你看看你爸!還有你奶奶......讓媽媽好好走吧......”姨姨坐在地上抱住了俊昊的腿。俊昊把已經沒有了溫度的媽媽重新放到了靈床上,咕咚一聲在媽媽的遺像前重重的跪了下來。

爸爸一個只是一天沒見的男人,竟然一下子老了很多,干裂顫抖的嘴唇想著跟俊昊說點什么,哆嗦了很久,除了流出了眼了,發出了哽咽,愣是一個字沒有說出來。把一個粉色的信封遞給了俊昊,上面是他很熟悉的字:寫給我親愛的兒子......俊昊顫抖的手把信打開:“俊昊媽媽最親愛的兒子......”俊昊如同聽到媽媽如同昨天一樣親切的呼喚他,整個人感到冰冷癱坐在了地上。眼淚模糊了視線,打濕了紙上的字跡,俊昊再也看不清媽媽寫的是什么?只知道媽媽把一生的愛全部給了他,把手里的粉紅信紙在油燈前點著,火光映紅了對著他含笑的媽媽。

夜深了鄰居都回家了,俊昊靜靜的坐在媽媽的靈前,已經停止了哽咽,默默看著媽媽這個美麗的女人,和媽媽進行心與心的對話。“媽媽!兒子一直不懂事,高中的時候不爭氣,一次次的讓你托著個病身子,來回于學校和單位之間......媽媽我知道我不是個孝順的兒子,可是我長大了,為什么不給我一個孝順你的機會,你就這么把我扔下自己走了,知不知道這是一種殘忍,真的比抽我幾個嘴巴還疼啊!媽媽.......我知道媽媽一直把我當成你的驕傲,媽媽你可曾知道,你一直是兒子的驕傲啊!你給與我的超過了同齡孩子都多的母愛!每次學校有家長會,你不管多忙都會準時在學校出現,你漂亮的身影在學校一出現,我都感到一種不言而喻的驕傲......盡管有段時間我給你美麗出現的身影摸黑,可是媽媽是不會責怪兒子的?是把媽媽?”俊昊邊在心里低語,邊給媽媽把遺像前的蠟燭點燃,燭火突突的再跳,媽媽的笑在燭光里跳動。

阿健無語的抱起有著阿容清香的枕頭,一遍一遍的把手伸進貼胸的衣兜撫摸著,愛妻留給他的最后一封信。一種內疚從心底向他襲來,想想自從認識了阿容自己生活就完全變了,后來牽了阿容的手走向了婚姻的殿堂,給他生了俊昊讓他驕傲一生的兒子,生活從此多了很多的情趣。可是阿容......為什么就在人生最燦爛的時刻,什么也沒說,什么也沒讓自己知道,就這么撒開他和寶貝兒子,自己走了......“阿容,你那邊的世界一個人孤單嗎?你在那個冰冷的世界,感到寂寞嗎?阿容......”阿健感到了眼淚溢出怕兒子看到,扭過頭去。

出殯的時候,出來給阿容送行的鄰居只記得那天忽然下起了秋雨,俊昊披麻戴孝的走在雨里很讓人心疼,阿健走在靈車的旁邊身體一下佝僂了很多,老母親呼喊阿容的凄慘的聲音在靈車的上空飛揚,真的很可憐!阿容一個很美麗的女子,就在人們不舍的嘆息聲中給送走了......俊昊在第二天就返回了學校,本來就人不多的家里就留下了阿健一個人。阿健除了上班,更多的時間就是去公墓陪阿容坐著。

俊昊寒假回來就要開始實習了,這個嘴角有了一層絨毛的孩子長成個大人樣了,可他回來看到阿健卻一句話不想說,他把母親的忽然離開全都怪罪在這個,自母親走后衰老的很快的男人身上,甚至有點恨他如果不是他自己不會失去母愛!阿健很理解俊昊這中冷漠,也不解釋,只是默默的該做飯做飯,該上班就上班,有時間還是去陪阿容。俊昊在家的日子多半去陪奶奶,在家也是把門一關自己躲在自己的屋子里......

俊昊終于掙到了人生中的第一桶金,高高興興的買了貢品,來到公墓看望自己最愛的一個女人。“媽媽,你不是一直說,我啃了你二十年嗎?你不是說等我掙了錢使勁的啃我嗎?可是媽媽,我現在掙到錢了,你卻不給我孝順你的機會了......”俊昊如同以前和媽媽對話一樣,說的很隨和,也很輕松,阿容就那么一直慈愛的笑著。媽媽在的時候都是這么陪自己的,有的時候已經長大了的自己,假期里自己騎了單車,媽媽坐在身后,孩子一樣高興地說著笑著......俊昊瞇著眼睛想著,恍恍惚惚間,真的留戀那個有媽媽的日子。躲在大樹后面的阿健差點忍耐不住,死死得用大手捂住嘴巴,沒有哭出聲來。“阿容啊!我們俊昊長大了,懂事了你看到了嗎?”阿健看著俊昊離開一會兒后從大樹后面轉過來說。

一晃三年就過去了,很多熱心的鄰居張羅著給阿健介紹張羅個老伴兒,都被阿健拒絕了,他感覺一生里有阿容一個女人就足夠了。兒子終于也有了很不錯的工作,三年里也不怎么回來,回來也不和阿健說話,阿健已經習慣了這種孤單和寂寞。突然阿健在一個很豪華的小區買了一個房子,并且開始了裝修,被鄰居看到并且悄悄議論著。一天俊昊回家鄰居把俊昊拉到一邊:“是不是你爸爸要結婚啊!他可是在京都,買了一套房子.......那得房子多貴啊!嘖嘖,你爸倒是真的舍得.......”

俊昊冰冷的什么話也沒說,也沒搭理鄰居,框的一下子把門子開的很響,然后重重得碰上。阿健知道俊昊要回來,正拖著疲憊的身體在廚房忙活,被俊昊這框......框......開門,關門聲嚇了一跳。抬起已經灰白蓬亂的頭,渾濁的雙眼緊張的往俊昊這里望了一眼,然后慌亂得如同做錯了事的孩子一樣,把目光收回,顫抖的雙手繼續做沒做好的飯。俊昊看也沒看阿健一眼,就一腳踢開自己臥室的門進屋里了。

俊昊把自己鎖在屋里想了很多:“這個自己喊了二十多年父親的男人,自己為什么現在這么恨他呢?這個男人怎么現在老的這么快呢?是不是自己真的錯怪他了,俊昊感到思緒好亂,如同被很多的蟲蟻撕咬著,理不出頭緒。也許他應該有他自己的生活呢?媽媽走了也快三年了,他只不過四十多歲,可現在怎么好像六十多的。三年了我沒和他說過一句話,也真的不知道他在想什么?盡管奶奶一直勸著給他說著好話,可是......可是為什么我就走不出自己的心結呢?如果有一天他也像媽媽一樣躺倒那個墳里,俊昊!你才真正的感到難過嗎?”不覺的父親對自己的溺愛在眼前晃,自己坐在父親肩頭,阿容滿臉含笑的跟著。俊昊忽然感到如同母親離開時的那一天一樣的心疼,跳下床不敢再往下想。

俊昊突然領了一個漂亮的女孩兒出現在家里,阿健感到有些緊張,慌亂的把沙發的臟衣服拿開,騰出一塊地方:“姑娘,你坐啊!”阿健在圍裙上擦擦粗糙的大手,臉紅的像個孩子。“家里有點臟,姑娘不要見怪......”邊說阿健邊忙著收拾!“你不要管了,讓芳芳來吧......”這是三年里俊昊和阿健說的最多的一句話。阿健的臉上像開了花:“額......額......那你們收拾,我去買菜......”聲音都想音符一樣有了快樂的感覺。

屋子里有了女人的收拾確實不一樣的感覺,一天的屋里屋外的忙活,這個住了二十多年的房子,終于回到了有阿容時的樣子,阿健從心底里感到了幸福!晚上的時候做了一大桌子菜,也沒有和俊昊說話,就自己喝起來。俊昊和芳芳也都沒說話,各自往嘴里扒拉著飯粒。阿健一會兒就酒力不支,把自己灌的迷迷糊糊的,借著酒勁:“俊昊,芳芳是不是你女朋友.....”俊昊沒有說話。“一個不錯的女孩兒,今天老爸高興,要是你媽在也會高興的.......”阿健看一眼阿容的遺像。“這是我在京都小區買的房子......你爸爸我老了......也沒什么能留給你!”阿健最后的話聲音很低,很低......俊昊,沒有說話卻感到難過,芳芳的眼淚落了下來。

“把那個房子還賣了吧!你這一輩子掙那幾個錢也不容易,還是留著給你養老吧!我在這個房子里生活了二十年,屋子的每個角落都有我媽媽的影子,我哪兒都不去!芳芳你不怕和我住在這里委屈吧?”俊昊擁了滿臉是淚的芳芳問。“你和叔叔都讓我感動,我在這里也是幸福才對!”芳芳確實善解人意。“俊昊這是你媽媽給我的最后一封信,這么多年我沒打開過,給你吧!”阿健把貼身帶著他溫度的一個小布包遞了過來!俊昊接了過來解開布包已經發黃的信封呈現開來,熟悉的字跡在眼前晃動.......俊昊又把信封還給父親。“那我把它燒了吧?”阿健征求俊昊的意見,俊昊點點頭。

若干年后,俊昊帶著妻子兒子,扶著阿健給阿容上墳,阿健忽然問:“俊昊,恨了我那么多年,為什么不把媽媽的信打開?”“因為那是我們都深愛的女人,誰都想她活的更好!”兩個男人緊緊抱在一起,墓碑上是他們深愛的漂亮的女人,還是那么溫柔的對著他們燦燦的笑著,好像跟他們說:“因為你們我很幸福!”

本文標簽:

審核:江翀d精華:江翀d
關于短篇言情小說《因為我們都很愛她(2014征文)》的編輯點評:

暫無編輯點評


您也許感興趣的
該周最熱小說
小說新作速遞
會員評論

暫無會員評論。

楊柳岸網絡文學網站提供各類網絡文學作品、原創文學在線閱讀。楊柳岸網絡文學版權所有,未經本站或作者許可不得轉載。
本站由http://www.gggooo.com提供技術支持。 楊柳岸網絡文學竭誠為廣大文學愛好者、網絡寫手提供優質的原創文學創作平臺! Copyright©2008-2013 http://www.asowbc.live All Rights Reserved
河南快三走势图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