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雎夢

作者:紫雪發表于:2015-11-08 17:36:39  短篇生活小說關注度:楊柳岸網絡文學為您統計中..

“喂,螢嗎?我是……阿姨。已經五年了,春節能出來看我了嗎?”

“已經五年了嗎?媽。”

“不要難過了,畢竟都五年了。”

“也是,都五年了。應該可以回去了。”

“嗯,不要老是想過去,聽話,媽,不,阿姨很想你。”

“嗯。”

話筒里不斷傳來她年邁的聲音,絮絮不止,我在話筒前機械的點頭,明明她看不見,卻堅持著,傻的冒泡。淚蒙上眼睛,朦朧之中他瘦小的身軀晃得扎眼。我佯作憤怒:“5年了,我不想再見到你!”

你有什么值得我喜歡的呢?年輕?我們相見的時候我只十八;帥氣?也許,不過我配你也綽綽有余;有錢?我擁有一家家族企業。

可那瘦小的身軀啊,我如何才能見到你……

五年了呀……

五年了……

時光匆匆,你早已遁入了時光的縫隙里,被時光碾的粉碎,而我還支撐著殘破的身軀。

歲月不饒人,大抵如此。

我還在等你,你卻不見蹤影。

……

母親說我出生那天盛夏,屋前西瓜地里飛舞著螢火蟲,明艷艷的暖人心,就給我小名取了螢。夏天我赤著腳丫在小溪里奔跑,在田埂上奔跑,在山林間奔跑,村里老人都說從未見過這么貪玩調皮的女孩子,我撇嘴:“林老師說了,這叫什么,哦對,陽光!”我學到的第一個詞語,我毫不吝嗇的把它分享給了全村的人,從此再沒人說我調皮,張口閉口的陽光,我很滿意。這樣才是有文化的人,不像是這個西北小山村里的野孩子。我很陽光的把家里的西瓜藤拔了起來,林老師說西瓜從根里吸收營養,那我和西瓜也差不多,或許可以從根里吸收營養,我硬生生吃下了全部西瓜藤,事實證明,林老師說的并不對,爸媽把我的屁股打腫了。我很陽光的把王阿婆家的雞放了出來,野雞多珍貴啊,可我的屁股又腫了。我很陽光的把牛糞蓋在菜地里,蓋得滿滿的,多天然的肥料,好吧,這次屁股腫的更厲害了。

從此,我反感陽光,反感了好幾年。

后來慢慢長大,春節的時候跑到經常去的森林,抱著最老的樹哭訴,我爹太壞了,殺了豬全給別人吃了,我還沒吃幾口呢。我媽也壞,春節多大的節日啊,也不給買新衣服,就這么哭了十來年。

十五歲的時候,終于,大樹聽得修成人形了。

一個比我還瘦的男生躲在樹后,笑出了聲,我走到樹后看著這個樹妖叉腰學著村里的婦女,大 罵道:“偷聽啊,姑奶奶打死你個妖精!”

他見我撲來忙止住笑,跑遠道:“別,別,別,我第一次來這兒,我不是妖精,我是外省的。你這人怎么這樣啊。”

我停住腳步,疑惑:“你不是妖?”

他苦笑:“你見過被人追著跑的妖嗎?”

我想了想,講的頗有道理,姑且信他。我挑挑眉看著他,小樣,長得挺不錯。他從棉襖口袋里拿出幾顆從未見過的糖遞給我,我眼前一亮,搶下他手心的糖:“真是的,不早說,嚇我一跳了。”

他無奈笑:“是,嚇了一跳……”

我小心撕開糖紙,含著糖問:“你誰啊,怎么來這兒了。”

他笑:“我叫旭冬,你就叫我冬吧,我母親回娘家帶了我來。”

我又打開一粒糖:“冬?哪個冬?東南西北?咚個隆咚鏘?”

冬笑:“冬天的冬。你呢?”

我含著最后一粒糖:“冬天的冬呀,怪不得冬天見到你。我?你叫我螢吧,螢火蟲的螢。我跟你講,我們村可好了,巴拉巴拉巴拉……”

冬笑著點頭,過了不知多久,我實在講不出什么村子的好話了,見他仍笑,問:“你怎么老是笑啊。”

“呵呵。”

“你肯定很善良。”

“呵呵。”

“還有糖嗎?”

“沒了。”

“你這人太兇殘了,肯定不是好人。”

“呵呵。”

“咱別笑了成嗎?”

“呵呵。”

我搖頭,這孩子太傻了。嘖嘖嘖,沒前途啊。

冬天的森林,雪地上留下一對淺淺的腳印,莫名的美好。穿著簡單的我纏著冬,漸漸走遠,我想起電視里才子佳人的相遇,那閨閣小姐總是千嬌百媚才使那白面書生一見鐘情,大概,我們是出喜劇?

第二天,我又來到那大樹下,果然見到了冬,他抱著本厚厚的書靠著樹出神。他看得極認真,甚至頭上蓋了白雪,發梢雪消融掛上水滴,他仍毫無反應。我并未走近,只是遠遠的看著他一動不動,他像陽光,細碎的發沾了雪水,四周的雪融成一個小水坑,暖的帶光。陽光透過發梢的水珠,折射陽光,落入我的眼眸。過了不知多久,我走上前,拂去他頭頂、肩上的白雪,他抬頭,未曾說話,只是嘴角掛上了笑容,我亦微笑。他合上書,我收回手:“我帶你散步,別看書了。”他點頭:“你安靜的時候,很美。”

我遠離冬的半邊臉紅的不像話,靠近他的半邊臉依舊佯作沉靜:“是嗎?你看的什么書?”

冬不回答我前半個問題,目光無限深遠:“書不出名,不說也罷,只是有句話寫的很好。”

我用冰冷的手降下半邊臉的溫度,不經意開口:“什么話?”

冬收了收笑容,回頭認真看我:“悲與喜是雙生子。”

我回過神看著冬的臉,從未見過的認真。他的瞳孔內水波瀲瀲,冬日的陽光斜射入他的眼睛,黑色的眼眸添了一份金色,高貴溫柔。從未見過這樣的他。一瞬間我僵住了,他見我一僵,笑開了:“今天帶我去看看你的學校吧。”

冬闊步向前,我拍拍臉追上他:“跑那么快干嘛,等我一下啊。”

冬停下腳步,轉身:“張開嘴。”

“嗯?”

“張嘴。”

“哦,啊……”

一顆糖被塞入我的嘴里,甜味絲絲滲出。

冬拍拍我的頭:“小孩子才這么愛吃糖。”

我拽住冬的手:“我還要……”

“真是小孩子啊,好吧,那你今天不搗亂我就給你。”

我小雞啄米般點頭:“是,是,是。”

他嘴角上揚:“小孩子,走啦。”

“等我啊喂!!”

在村里,冬牽著我的手帶我躲過村里的人,我猶記得有一年來了一個城里人,全村男女老少圍著參觀,畢竟這個深山里的小村,除了瘋子,又有誰會想起?

我們在山林里聊天,冬告訴我城里的事情,城里人都玩電腦,而村里的我們卻還買不起一臺像樣的電視,城里的女孩穿著裙子,可是我在春節卻還盼望著擁有一件溫暖的新衣,我的世界仍舊停留在幾十年前,我的父親憑著一輛老舊的自行車娶了全村數得上的美人,我的母親。改革開放,似乎漏了我們村。他稍長的頭發細碎的垂在耳側,不可否認,他的確擁有能使人圍觀的美貌,所以才總是避開村中的女孩,我仿佛理解了他為什么會來到這個小村莊,這兒純凈如水。更沒有他所在的城市的嘈雜,爭斗。他很聰明,知道很多,他的成績好的驚人,他有許許多多的才藝,我總是在他面前自慚形穢,可他卻不嫌棄笨拙的我,反而對我說他見過很多表面溫文儒雅卻令人惡心的淑女,都比不上我雖然笨拙可真誠善良。我對他說,他是我見過唯一一個喜歡小村莊的人,他也對我說,我是唯一一個理解他的人。風攜帶著山林的氣味,掠過我與他,他的半邊臉被頭發遮掩,只是嘴角上揚著,我把頭發別在耳后,春天來得很快啊。

我們相遇半個月后,冬的母親就叫他回城市,他來向我告別,我問:“你想要回去么?”

冬搖了搖頭,又低下頭,他的頭發遮住眼眸一句不吭。我用手指甲掐著手背,忍住淚,笑的開懷:“沒事啊,沒事啊,你就回去吧,畢竟也是你的母親呢。我不想你的。”

冬緩慢的抬起頭,手插在褲子口袋里,頭發遮住半邊臉:“你很希望我回去啊,那我就走了。我以為你會不一樣。”

我的笑容僵在臉上,手背被我掐出血,他轉身,低下頭,走了。沒說一句話,我看著他的背影,明明很瘦,卻劃開雪幕,堅決又悲傷,他走了幾步回頭,動了動嘴,我卻沒聽清那句話。我傻站著,看著十七年來唯一不會嫌棄我的貧窮,不會嘲笑我的夢想的人,漸漸遠離,我用手背抹了抹臉上的淚,卻擦上了血跡。血與淚混合滴落在雪地上,

我追上冬的背影,漫天大雪掩住了他的痕跡,我站在雪中嚎哭。我怎么會想失去你?

我在小村里唯一一條馬路上狂奔,風雪在我耳邊轟隆,我一直奔跑著,直至我跑到鎮上的汽車站,平生第一次坐上去城市的汽車,花了我攢了十七年的壓歲錢,我到達城市,顧不得欣賞我夢寐以求的地方,找到了城市中的火車站,我像一個闖入了現實的灰姑娘,路上不斷有人嘲笑我,我一聲不吭,畢竟我的目的是找到那個不同的他。

我在火車站里尋尋覓覓,想要找到冬,我踮起腳,在檢票口看見他的身影,我穿過一層又一層的人潮,想要擁抱他,告訴他我并不想讓他走,我很想很想讓他留下。我像一只喪家犬,被陌生的人咒罵著,我哭著懇求他們放我過去,我這輩子就這么一次可以修改我的一生了。他們有的為我讓開了一條路,有的不住地罵我,我奔向檢票口,他早已走上月臺,我偷偷逃過檢票員的檢查,跑上月臺,他的身影就在不遠處,火車即將開動的時候,我跑到他的身后,拽住他的手,他已踏上火車,卻愣住了,我氣喘吁吁的說:“留下......我要.......你留下。”

冬走下火車,轉身擁住我,我呼出一口熱氣,耳邊傳來他慵懶的聲音:“你終于來了。”

一滴淚落在冬的肩頭:“是,我來了。不要走。”

冬抱緊我:“我不走,我不走。”

火車開動,冬被我留下了。我笑了:“我留住你了。”

冬牽著我的手,走出檢票口,人群不斷擠著我,他把我護在身后,為我擋下了所有的擁擠。我小的時候總聽說父親為了母親忍受了很多詆毀,很多謾罵,可是父親從不抱怨,他說過,一個男人要是不能為自己的女人做這些的話,還算什么男人呢?我眼眶濕潤,終于,上天厚待我,讓我遇見了冬。我們回到了相遇的樹下,“你不回去真的沒事嗎?”

“我本就不打算走,只是你的話傷到了我。”

“你那天說了什么?我沒聽清。”

“哦,我說,等著我。”

“什么?”

“即使我現在要離開你,可我仍舊會回來。"

我抬頭看著他:“謝謝。”

“謝什么?”

“謝謝你不會嫌棄我,謝謝你在我說了那樣的話以后仍舊不忍離去,謝謝你對我這么好,要謝的很多啊。”

“那么,為了報答我,我們在一起吧。”

“嗯?這是......表白?”

“恩,表白。”

“你為什么會喜歡上我?”我顫抖著聲音,并不相信。

他臉微紅:“一見鐘情。”

我退后幾步:“你等等,什么一見鐘情啊,我們好像才認識一個多月啊!”

“沒事,你可以用一輩子慢慢認識我。”

他笑,“你愿意嗎?”

我把頭偏向一邊,臉紅:“恩.....”

“你說什么?”他笑得奸詐。

我瞪他一眼:“我說恩!”

“是嗎?”他低頭,輕輕吻了吻我的眼睛,我怔住,他臉紅:“咳咳,那個,我們可以不要在這兒嗎?很冷。”

我眨了眨眼,心跳的很快很快,我轉過身,掩住羞澀:“哦哦哦,走,去我秘密基地......”

他不吭聲,跟在我身后,我腳步飛快,想要逃走,他卻拉住我的手。我咽了咽口水,這個妖孽。

我的秘密基地其實就只是一個山洞,小的時候我把它裝飾的像一個家,他是我家的唯一一位來客,也是男主人。他坐在凳子上,輕笑開口:“其實,在日本的南部有冬天的螢火蟲。你也是我的螢火蟲,我的陽光。”

我站在他的面前,他拉著我的手,我摸摸他的頭:“是,我是你的螢火蟲。”

冬天的森林,雪很大,眼睛上還留著他冰冷的吻,而夢中的那個人正在我眼前,雪花飄入山洞,森林靜謐,仿佛只剩他的臉,你也是我的陽光啊,只是未曾說出口。

我想,我又要再次愛上“陽光”這詞了。

他又待了一個多月,我們像一對夫妻,他走的那天,我為他理了理衣服,他的十指扣著我的十指,他手指纖長,卻握著粗糙的我的手,我最后抱了一下他:“我會等你。”

“我會回來。”然后留下一個瘦弱的背影,干凈的背影。

我沖他的背影揮了揮手。安靜轉身,明年我就18了,我可以去找他了。

可我怎么也沒有想到,相見來得這么快。

盛夏蟬鳴時,他出現在村口,我飛奔回山洞,握著身份證,想給他一個驚喜,我可以隨他而去了。我躲在山洞里,他走進,背后卻跟著一個衣著華麗的中年女子。

他率先開口:“我們回去就可以娶你的女兒了。”中年女子感激點頭。我在角落里一聲不吭。

“你是唯一在冬天活躍的螢火蟲。”

可你忘了,冬季的螢火蟲不來自小山村,她來自城市。本就無法相遇。

我走出角落,他上前擁抱我,我推開,笑得燦爛:“你去吧,不必要告訴我的,真的,我怎么會等你呢?你是城里人,和那個城里的女孩更配。”

像是天崩地裂,我抹了抹臉,有水。他卻推了我一把,把我推出了山洞。

從此,再未相見。

“小姐,小姐,醒醒,查身份證。有個神經病人逃了出來,可能在這車上。”臨座的乘客叫醒我,我才想起我登上了汽車,正在回家見養母的路上,一不小心想起了過去。夢想這種東西,只會在夢里蠶食你。

我下車,隱約記得那天的報紙頭條。

“19歲男子幫助失散母女重聚,不幸遇地質不穩定,葬身于山區。”

……

下車檢查完身份證,我被帶走了。

是,我就是那個出逃的病人。我掙扎著不愿被帶走,我還想去那山洞,再見一見我的家。

車上的醫生給我打了一劑鎮定劑,我又一次睡著。

再次醒來,我回到了我呆了十年的地方,窗簾緊閉,目光所及之處,一片雪白。

醫生詢問我想起了什么,我告訴了他。

醫生在病例卡上記著:

病人:螢,因小時被雙親遺棄,被養父母虐待,導致身體、精神出現嚴重問題,患有嚴重幻想癥。幻想曾遇到了名叫冬的男子。

我用被子蒙住頭,我討厭陽光。

陽光會溫暖所有人,卻唯獨不溫暖我。

小的時候,養父母把我關在黑屋子里,一關就是好幾年,我從未見過光。

總有醫生催眠我,讓我忘了冬。每次我被催眠,醫生總是哭著停止催眠,我不斷說著,不要忘了冬, 不要忘了冬,不要忘了冬。他說他真的不忍心毀了我的夢。我的親生父母擁有家族企業,可他們知道我瘋了,卻不愿見我,把我扔在了這個醫院十年。我剛到的時候才八歲,我只會自殘,只會哭,把自己蒙在被子里,晚上從不敢睡著,可是一年前我夢到了冬,從此我安靜了下來,對著空氣微笑,每天不再害怕深夜,可卻加深了精神問題,醫院要治好我就必須讓我忘了冬。

我知道這是夢,我上輩子欠了冬的,我要一點一點還給他,我只是在和時間賽跑,我還能喜歡他多久?

全世界的孤獨都連在一起籠罩著夜空,今夜也是這般耀眼,能幫我實現多少愿望呢?有多少思念可以傳遞給未曾見過的冬天?

本文標簽:

審核:江翀d
關于短篇生活小說《關雎夢》的編輯點評:

暫無編輯點評


您也許感興趣的
該周最熱小說
小說新作速遞
會員評論
回復評論
星空〗對原創文學作品生活小說《關雎夢》發表評論    評論于2018-12-01 17:05:15

優秀

紫雪〗回復于2019-01-08 20:25:10

謝謝

回復評論
yh3791804〗對原創文學作品生活小說《關雎夢》發表評論    評論于2015-11-10 19:38:48

理想與現實兩個世界,相互糾纏,分不清,卻又深陷其中,不敢說文章好于壞,但這種感覺卻也糾纏著我,痛的撕心裂肺,美得忘記自己。

回復評論
yh3791804〗對原創文學作品生活小說《關雎夢》發表評論    評論于2015-11-10 19:38:16

理想與現實兩個世界,相互糾纏,分不清,卻又深陷其中,不敢說文章好于壞,但這種感覺卻也糾纏著我,痛的撕心裂肺,美得忘記自己。

回復評論
yh3791804〗對原創文學作品生活小說《關雎夢》發表評論    評論于2015-11-10 19:37:50

理想與現實兩個世界,相互糾纏,分不清,卻又深陷其中,不敢說文章好于壞,但這種感覺卻也糾纏著我,痛的撕心裂肺,美得忘記自己。

回復評論
yh3791804〗對原創文學作品生活小說《關雎夢》發表評論    評論于2015-11-10 19:37:39

理想與現實兩個世界,相互糾纏,分不清,卻又深陷其中,不敢說文章好于壞,但這種感覺卻也糾纏著我,痛的撕心裂肺,美得忘記自己。

紫雪〗回復于2015-11-20 23:34:33

謝謝

楊柳岸網絡文學網站提供各類網絡文學作品、原創文學在線閱讀。楊柳岸網絡文學版權所有,未經本站或作者許可不得轉載。
本站由http://www.gggooo.com提供技術支持。 楊柳岸網絡文學竭誠為廣大文學愛好者、網絡寫手提供優質的原創文學創作平臺! Copyright©2008-2013 http://www.asowbc.live All Rights Reserved
河南快三走势图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