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客

作者:芒果mang發表于:2018-08-27 21:50:33  短篇言情小說關注度:楊柳岸網絡文學為您統計中..

一、這是命中注定,我欠你的!

你知道嗎?總會有這么一些人,在你的生命里來了又去,去了又來,可你始終卻不愿意承認他的存在,更不愿意讓任何人去提起他,那是傷,那是痛,是成長,是回憶!

蘇溪給林然打電話的時候,林然還在熟睡中,電話剛接通,就聽著她火急火燎的喊道,“十分鐘,給你十分鐘,馬上下床,我在樓下”。林然放了手機在床上瞇了大概有那么三十秒,起身下床,然后洗漱,換衣服,下樓。蘇溪在小區門口的椅子上斜躺著,手里攥著今天的報紙,林然用手擋住刺眼的陽光,可依然擋不住蘇溪 手里報紙上赫然醒目的大字,華藝集團的總經理莫北與市長千金何初晴定于本月十五日訂婚,封面上就是那個男人的照片,林然忽然覺得心很痛很痛,她捂住心口,慢慢地蹲下來,眼淚卻不由自主的掉下來,蘇溪過來抱住她,任她在自己懷里淚流成河,這一天,是真的來了啊,那個說要娶她的男人終因為門不當戶不對放棄了她,他終于不要她了,這是命中注定的,他欠她的!

二、他是太陽,他會發光,靠近他,我怕受傷!

還記得四年前,林然大學剛畢業,身上帶著一股子初生牛犢不怕虎的精神一猛子扎進北漂的行列,那時的她,一把高高束起的馬尾,滿身的青春與活力,眼里的桀驁不羈誰都比不上,通過朋友的介紹,進了華藝,以一個實習生的資格,試用三個月,那是上班第一天,那個像神一樣的男子給他們做培訓,她在臺下眼睛死死的盯住臺上的男人,不停的說好,以至于在后來的四年間,她在那個男人跟前沒有說過半個不好,可是都那么久了不是嗎?你看報紙上都登上去了,他要和市長的千金訂婚了,以后他與她再無瓜葛了,對,是再無瓜葛了!她抱著蘇溪的腿,啜泣道:“我想他了,我不要離開他,只要能和他在一起,我什么都愿意”,蘇溪撫摸著她的背,手心發抖,跟著她哭:“我知道,我什么都知道,可我要怎么幫你”?她拍了拍林然的肩膀,像下了很大決心似的說到:“要不,我找人去鬧婚吧,然后趁機把他搶回來吧?”林然哭的更兇了,此時的她,就像被別人搶了糖吃的小孩一樣,眼里心 里滿滿都是悲傷,跑過來搶了蘇溪手中的報紙,撕的粉碎,像個孩子一樣任性的踩著地上的碎紙,仿佛要踩到地下去,蘇溪緊緊的抱住她,拍著她的肩膀,輕輕地拍著,看著面前的淚人,蘇溪有些后悔,真不應該帶這個東西來找她的,可是說白了有些事情,遲早都得面對不是嗎?過了一會,蘇溪感覺到面前的人兒似乎平靜了許多,于是拉她坐在椅子上,半開玩笑的說到:“走吧,婚禮那天我們就去這樣鬧,嚇死他!”對,他就是那個總經理,林然愛的死去活來的男人,拋棄林然的男人,莫北。林然的直屬上司,華藝的老總!圈子里有名的鉆石王老五,可惜不屬于她林然了,也許從來就沒有屬于過她吧!一直以來都是她自作多情吧!那個男人從來不會在別人面前承認他們的關系,陪她逛街從來不會牽她的手,從來不會和她一起走,這么些年了,林然都習慣,習慣了她在他眼中的微不足道,習慣了他對她的漠視,可是盡管她這樣卑微的習慣,那個男人還是要娶別的女人,不管愛與不愛,他都不屬于她林然,想到這兒,林然似乎感覺自己除了心很痛之外再沒別的感覺,她直起身子,背挺得直直的,索性也不哭了,抹了抹眼睛,拍掉身上的灰塵,拉著蘇溪的手,向小區停車場走去,高速上林然把車開的飛快,坐在副駕駛上的蘇溪雙手打顫,緊抓著安全帶,用另一只手搗了一下林然低聲說道:“小然呀,這是飛機不是車,呸,是車不是飛機,”說完她的舌頭都打結了,很明顯林然并沒有聽她的話,相反車速倒還提升了不少,蘇溪有些后悔出門居然沒有給媽媽留個遺言啊什么的,照這樣開下去,她能有個全尸都不錯了!林然停車的地方是她們經常去的酒吧,記得公司年會莫北在這請公司員工喝酒,在那次之后,林然只來這家酒吧,她說這兒有莫北的氣息,她會安心,一直以來,大家都習慣了叫他莫老大,他本來就是老大,整個公司都是他的,這么叫也沒什么不合適,只有林然,在上班第一天做完自我介紹后就叫他莫北,她說他是她第一眼就愛上的男人,叫了整整四年,可是她什么都沒得到,最后還被傷的體無完膚,和往常一樣,她只喝酒,紅酒白酒換著喝,還記得公司第一次年會,莫北夸獎了她的設計,那天大家都給她敬酒,她有些招架不住,轉身看莫北,莫北二話沒說,擋了所有的酒。她蜷縮在沙發上,一杯一杯的喝酒,眼淚一滴一滴的往下掉,蘇溪去奪她手里的酒杯,她不肯,哭著要莫北,蘇溪知道她喝多了,過去扶她,她死活不動,拉著蘇溪的手,讓她給莫北打電話,拗不住她,蘇溪只能給莫北打電話,可接電話的一個女的,甜甜的聲音說你好,莫北在洗澡,有什么事出來聯系,蘇溪的心咯噔一下,回頭躺在沙發上的林然,慌忙掛了電話。看著酒吧大廳的表時針已經指向一,蘇溪明白該回家了,無奈只能給原野打了電話,原野,林然的同事,林然喜歡了莫北多少年,原野就喜歡了林然多少年,只是那份喜歡只能被林然定義為好同事,從來沒有更進一步的發展。給原野打了電話說了情況不到十分鐘原野就出現在酒吧,兩人把林然弄到車上,到家的時候,林然已經在座位上睡著了,原野背著她上樓,她安安靜靜的趴在原野背上,沒有了白天的那種喧囂和犀利,更多的是溫順,回到家把她放在床上,林然卻死死的抓著原野的手,嘴里喊著莫北的名字手上不放開,大家都心知肚明,她是把原野當成莫北了,原野抽了幾次也沒抽開,索性就地坐下,回過頭看看跟進來的蘇溪,蘇溪無奈的聳聳肩,給他說了聲麻煩你了就出去了,過了會,扔了床被子進來,指著地說:“今晚委屈你了”。原野坐在地上看著眼前安靜的面龐,腮邊還掛著淚珠像極了曹雪芹書中的林黛玉,讓人有一種忍不住想保護的欲望,盡管他在她的眼里什么都不是,她不愛他,可那又能怎么樣了,他能看到她就好了,她能陪著他就好了!熟睡中的她并不怎么安穩,夜里哭著醒來了好多次,原野的手一直沒敢動,第二天早上八點蘇溪進來就看到的是這樣的一副畫面,原野在地上坐著,睡著了。而床上的人兒睡得似乎并不怎么好,眉頭一直皺著,她推了推原野,讓他去外面沙發上躺會,可是他起身看了一下林然就出門了,蘇溪叫醒林然起床,然后去做早點,吃完早點準備出門上班,可林然卻一副病怏怏的樣子說有點不舒服不去上班了,蘇溪過來把包摔在沙發上沖著林然吼到:“你都一周沒去上班了,自從知道他要訂婚了你就一直躲著,有意義嗎?你要躲到什么時候去,沒了他你是不是就不活了?”沒等林然辯解蘇溪就拉著她出了門,剛到公司門口就看到何初晴進了總經理專屬電梯,林然感覺自己忽然有些呼吸困難,抓得蘇溪手都有些痛了,電梯門快要關上的時候,她看到何初晴在對自己笑,那個笑起來很好看的姑娘在知道她和莫北的關系后就一直想盡一切辦法出現在她面前,你看,今天也是這樣。蘇溪拉著她的手給她一個鼓勵的眼神,帶著她向旁邊的電梯走去,進了工作室,大家一如既往的忙著自己的事情,并沒有因為她而改變什么,她定定的坐在自己的位置上,組長拿過來合同讓她拿到總經理的辦公室去把字簽了,她忽然有些為難,到底是去還是不去,猶豫間,組長有催她讓她快點。合同有急用,她看看都在忙著的同事,心一狠上了樓,站在辦公室門前腳卻挪不動步,手放到門上又縮了回去,猶豫間門突然開了,秘書走了出來向她點點頭,她抬眼的瞬間就看到那個男人,站在書桌前,何初晴半跪在沙發上幫他研磨,那個男人手里握著毛筆,這個角度看過去只能看到他的側面,棱角分明,好看的要命,她就那么傻傻的站在門上,進也不是不進也不是,里面的畫面是如此和諧,而她就像突兀出現在風景里的一個人,除了多余還是多于,何初晴看著她笑,笑容中有炫耀也有不屑,她挺了挺背直著眼睛看向莫北,可是他臉上一絲多余的表情都沒有,只是用眼光詢問她要干嘛?她揚了揚手中的合同說:“莫總,這是我們組的合同,你看一下簽個字吧!”不等莫北回答,她匆忙下了樓,在樓梯轉角處,蹲下身去,泣不成聲,這是她四年來第一次叫莫北莫總,是在這樣一個狀況下。她有些恨自己,恨自己不爭氣恨自己的懦弱,可是有什么用,她忘不了他,盡管他們現在形同陌路,可她還是忘不了他啊!她比蘇溪先下班,回到家,打開冰箱,里面空空如也,她準備去超市買點東西,冰箱滿了,心里就會有些慰籍。打車去了超市,在超市門口看到打折促銷的小廣告,她掃了一眼就進去了,以往她和蘇溪去逛超市看到這種打折的廣告都會從頭看到尾的,希望能淘到她們心儀便宜的東西,如今,她已經沒有力氣去看了,結賬的時候,她推著滿滿一車方便面,超市收銀的姑娘好心提醒她今天的方便面不做促銷活動,林然友好的沖收銀姑娘笑笑,拿出錢包結賬,拎著一大袋子方便面出了超市門,外面正下著大雨,林然有些后悔沒在超市多呆會,順手攔了一輛出租車回家,剛坐車上就接到蘇溪的電話,沒帶傘,打不到車,讓林然去接她,林然只能麻煩師傅轉個彎往公司方向開,到公司門口,蘇溪還沒出來,林然給蘇溪打電話讓快點,自己無聊的把玩著手機,抬頭就看見了莫北,他穿著白色的襯衫,西服舉在頭上擋雨,那件剪裁得體的西服下,是何初晴楚楚動人的臉,那一瞬間,她有一些呆住了,她從來沒有見過這樣的莫北,與她在一起的四年里,他從來沒有過這樣的舉動,她忽然覺得自己是多么可笑,原來一直以來都是自己在自作多情,她一直以為莫北是愛她的,只是迫于家庭因素而已,可是現在看來,一切都是她多想了。那個她日思夜想的男人,此刻充當了別人的護花使者,那個被她當做神一樣的男人,如今是別人的人,不再屬于她了。想到這兒,她有些難過,就那么呆呆的忘著她們離去的背影,心口痛的讓她差點窒息,背上的涼意襲卷了全身,她抱住膝蓋企圖讓自己暖和些,可似乎并不起什么作用,她想哭,可是卻哭不出來,就那么呆呆的坐在座位上,看著剛剛他們離開的地方······不一會兒,蘇溪挎著包包風風火火的從公司大廳跑出來,她沖蘇溪招招手叫她上車,到家的時候已經過了飯點,她在蘇溪目瞪口呆的表情下拖著從超市買的方便面進了廚房,熟練的洗菜、切菜、煮面,她已經記不起上一次做飯在什么時候了,只記得莫北喜歡她做的飯,剛開始是嫌棄的,她給莫北做的第一頓飯就是煮泡面,可惜那天天公很不作美,蛋是生的,莫北吃了一口就吐了,轉過身板著臉訓她“一個姑娘家,做飯怎么可以成這樣,以后誰會要。”后面他就叫了外賣,比她做的好多了,本來是莫北一句很無心得玩笑話,可是林然卻當真了,從那次以后,她就一直在廚房,只要一下班就帶著食譜進廚房,網上學,跟著鄰居阿姨學,那段時間,她一直圍著廚房轉,手上不是燙傷就是菜刀不小心劃傷的,可是這些付出還是很值得的,至少她做飯水平提高了很多很多。莫北胃不好,于是她改了懶床的習慣,每天早上早早起來給莫北熬粥,然后用保溫盒小心翼翼的裝好,帶到公司去,盡管莫北只是偶爾吃一兩口,可是她還是一如既往的堅持了這么久,不過現在不用了,她可以每天多睡會了,不用在擔心一天天帶給他的粥合不合他的胃口,她忽然覺得好輕松好輕松。吃完飯,她讓蘇溪去洗碗,自己進了房間,躺在床上,卻怎么也睡不著,眼睛直直的望著天花板,蘇溪換了睡衣進來躺在她身邊,抱住她給她說:“小然我們休息一下吧,去外面散散心吧!”見她沒吭聲,蘇溪拿了手機出來查詢航班,“買明天的吧,我們明天就走”林然捂了被子轉過身去不再說話,開始睡覺。第二天早上林然早早起來收拾東西,破天荒的做了早餐,雖然就煎了兩個雞蛋而已,可是這讓蘇溪已經很欣慰了,至少林然能夠好好生活了。吃了早餐,兩人一起去了公司,設計部比較煩人,休假必須得在領導跟前批準,必須得親自去,蘇溪很快就請好了假,然后在樓下等林然。只是她不知道的是。林然并不是來休假的,辭職報告今天早上早早就寫好了,  她不知道該怎樣交給莫北,在莫北門前站了很久很久,她終究沒有勇氣走進去,只得托秘書帶進去交給他,然后頭也不回的下了樓,做這個決定之前,她是想了好久的,辭職,不光意味著她沒了工作,更意味著她以后見莫北的機會很少了,可是不這樣做,還有什么辦法呢?莫北訂完婚,就不會和她有任何關系了,倒不如自己主動些,畢竟長痛不如短痛,她是時候放自己一條生路了!下了樓,跟組里的同事一一道別,路過原野的辦公桌,她停住了腳步,沖著原野笑了笑,然后走開,她林然從來不是什么好女人,可原野是個好男人,他值得好的人來愛他,她林然不配,一點都不配。所以還是不要招惹他!出了門,拉著蘇溪直奔機場,兩點的票,現在一點,她們還有一個小時就要離開這兒了。離開這個給她傷痛的地方了,如果可以,她想選擇不再回來!如果逃避能讓她好過一些,那就逃避吧!

三、說好了要放手的,你不要回頭!

我做足了放手的準備,你別回頭,我也別挽留好嗎?

林然在登上飛機的時候,口袋里電話響了,來電顯示赫然寫著莫北兩個大字,刺的林然眼睛生痛,她猶豫了一下,顫抖著按下掛機鍵,然后關機,登上飛機。蘇溪坐在她旁邊用眼神示意她沒事吧,林然轉過身去向蘇溪笑笑,表示她很好,空姐很友好的幫她系上了安全帶,并給她送了飲料,到達目的地的時候已經晚上了,蘇溪的朋友來接機,一男一女,蘇溪給她一一介紹,男的叫陸勍深,女的陳程,林然抬眼看向陸勍深,想都沒想就對他說道:“你長的真好看”,陸勍深笑了,露出一口白白的牙齒,回到“你很可愛!”然后很順手的接過她的行李箱,林然挽著蘇溪的胳膊,晃著給蘇溪說,“他的眉毛很像莫北的”蘇溪停住腳步,看向她,她忽然意識到自己剛剛做了什么,莫北,她剛喊了莫北的名字,像個做錯事的孩子一樣她轉過身去,眼睛卻不由自主紅了,原來這個世界上還有比莫北好看的人啊,這么些年來,她的視線始終繞著莫北轉,卻始終發現不了別人的好。就像現在,她都打算放手了,可掛在嘴邊的名字依舊是他,她有些討厭自己,怎么可以這樣?怎么可以這樣沒骨氣?怎么可以這樣不爭氣?蘇溪安慰她似的拍拍她的肩膀,然后上車,她低著頭,呆呆的跟在后面。沉默著。陸勍深帶他們去吃飯,是一家日本的店,她要了好多好多壽司,然后一個人在那特別努力的吃著,陸勍深坐在對面,只看著她笑,不說話,她有些不好意思的解釋道今天一天沒吃飯了,有點餓了,陸勍深遞過來一張紙巾,表示很理解的點點頭,然后把她旁邊的紅酒換成白開水,她忽然有些感動,莫北就不會這樣,她跟莫北吃飯都是他迅速吃完然后坐在對面不耐煩的等她,而此時此刻,她忽然很想哭,索性飯也不吃了,借口去衛生間,靠在衛生間門上,她深深地吸了一口氣,然后掏出手機開機,顯示只有一條短信未讀,她點開,是莫北的,只有簡簡單單的三個字,愿安好,她終于忍不住失聲痛哭,她交了辭職報告,她在一個陌生的城市,那個男人,那個她心心念念的男人,只送給了她三個字,愿安好,她林然上輩子是欠了他莫北了,是欠他們全家了,這輩子要被他這樣踐踏,她連給她留得最后一絲自尊都沒了,真可笑!她顧不了那么多,直接坐在衛生間的地上,放聲大哭,旁邊一個人遞過來紙巾,她接過來用沙啞的聲音說了聲謝謝繼續哭,旁邊的人并沒有走,而是跟著她一同坐在地上,林然抬起頭來看她,不是別人,正是今天來接她們的那個叫陳程的女的,一頭犀利的短發,看著特別干練,此刻,她正看著她的眼睛,一字一句的說到:“林然,你知道嗎?我跟你一樣,我未婚夫今天結婚,我也被人拋棄過”,林然停住了哭泣,看著陳程的平靜的臉龐,臉上寫滿了詫異,陳程學林然一屁股坐在地上,點燃了一支煙,煙霧繚繞中林然看到了陳程眼角的淚滴,林然忽然有些心疼這個看起來特別高冷的姑娘,林然側身握住陳程的手,兩只冰涼的手就一直這么緊緊地握著······直到衛生間的門被推開,蘇溪著急的沖進來看著地上坐著的兩個人,有些詫異,卻也沒說什么,扶起兩人然后向外走去,三個人很有默契的不說話,晚上陸勍深開車送她們回賓館,下了車林然說了聲謝謝頭也不回的進了門,換了鞋子,林然把自己泡在浴缸里,昏昏沉沉的睡過去,不知是過了多久,聽見蘇溪在外面砸門的聲音,在外面著急的喊道:“林然你沒事吧?你可千萬別想不開呀,好男人多的是,你別吊死在一棵樹上呀,你快開門”,林然自嘲的笑笑,朝著門外喊了句,“我沒事,馬上就出來”,門外的人松了一口氣,轉身離去。第二天一大早,陸勍深來接她們去海邊,林然這樣一個內陸長大的孩子對大海是充滿了向往的,她曾無數次幻想過和莫北去海邊手牽著手散步的場景,可現在看來一切是那么的可笑,是那么的不切實際,下了車,她脫了鞋子直奔海灘,海邊的日出很美,可周圍一切,與她無關,莫北不會因為這些美景而回到她身邊的,就讓她一個人在這享受孤獨終老的感覺吧!此刻,與他人無關,只有自己,她只為自己任性一把!她光著腳丫子踩在柔軟的沙灘上,盡情的歡笑著,奔跑著,蘇溪看著眼前活奔亂跳的人兒,咧開嘴笑了,她有多久沒有看到林然此刻的笑容了······他們還去爬了海邊的山,直到傍晚才下了山,躺在沙灘上,林然喊腳痛,死活不走了,陸勍深打趣道:“要不我背你吧!”林然笑笑,說,:“大帥哥背我呀,可是我太重了”,說著自己捂著嘴笑起來,忽然,林然的笑容凝住了,眼睛望著前方望去,順著林然的目光看過去,蘇溪看到,莫北手拉著他的未婚妻,正往他們的方向走來,林然呆呆的望著莫北,嘴里說不出來一句話,蘇溪把林然從沙灘上扶起來,不知死活的跑過去向莫北問好,莫北點點頭,并不看她,他還是一如既往的風度翩翩,右手插在口袋里,左手被美女挽著,沖林然微笑了一下,然后從他們身邊走過去,林然腿一軟,差點倒在地上,幸虧陸勍深及時扶住她,她苦澀的笑笑,一個人向前走去,大家默默地在后面跟著她,晚上下了大雨,林然裹著被子在抱著電腦看泡沫劇,忽然聽到手機響聲,她拿過來看到手機上熟悉的號碼,接電話的手在半空中僵住了,電話是莫北打來的,林然不知道到底該不該接,把手機扔在床上,任她一遍又一遍的響個不停,林然把自己用被子捂的嚴嚴實實的,關了燈睡覺,她以為這樣她睡著了就可以不用再去想他了,可是翻來覆去她就是睡不著,她打開手機看了一下時間,凌晨三點,給莫北回了條短信:“怎么了”,很快短信就回過來了,“你下來”,林然看了一下窗外,雨還在下,她來不及穿衣服,匆匆跑了出去,剛跑到門口就被揉進一個冰涼的懷抱,莫北眼圈紅紅的,緊緊地抱著她,沙啞著嗓子說:“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他一連說了三個對不起,林然看著滿地的煙頭,心里心疼極了莫北,她抬著頭看他,一字一句的對他說:“我愛你,所以不管什么樣子,都沒有對不起”,“我愛你,可除了愛你,我什么都給不了你的,我和她,是說不清的”,說完這些,莫北在沒有下文,“我會等你,等到你和他結婚,或者分手”林然堅定的說到。莫北點燃了一支煙,煙霧繚繞在半空中,盤旋著消散去,最終莫北還是什么都沒說,林然雙腳麻木的挪回賓館。他連一個承諾都舍不得給她,或者說他根本就不敢給什么承諾。真的是情到深處轉薄情啊,握不住的沙,拿就揚了他吧!

四。我們就這樣彼此放過吧!

回去的時候已經是三天后了,不管以前她經歷了什么,可是這三天她很安心,至少不會讓自己在那個虛無的世界中無法自拔,愛一個人有多難,也許只有她自己知道吧!或者說愛一個不屬于自己的人有多難,只有她自己的切身體會吧!一場沒有交易的感情,一場不對等的付出,不管有多么的為難,有多么的有緣無份,她始終以一個受害者的身份貫穿在她生命的始終!從機場出來林然直奔理發店,四年來視發如命的她減掉了齊腰的長發 ,垂到耳邊的短發扎的她脖子痛。莫北說過,喜歡她長發及腰,喜歡她衣袂飄飄,可是現在什么都沒有了,他仍是她的軟肋,卻不再是她的盔甲。如果說愛情能夠讓人成長,那么此刻林然應該是一個白發蒼蒼的老人了吧!莫北,我們就這樣放過彼此吧!

五。決定了嗎?不回頭

下定決心要離開的時候,我們就不應該回頭,誰都不要挽留,哪怕從此之后,我們都不會有任何交集。

——2018年8月蘭州
審核:玉面郎君
關于短篇言情小說《過客》的編輯點評:

暫無編輯點評


您也許感興趣的
該周最熱小說
小說新作速遞
會員評論

暫無會員評論。

楊柳岸網絡文學網站提供各類網絡文學作品、原創文學在線閱讀。楊柳岸網絡文學版權所有,未經本站或作者許可不得轉載。
本站由http://www.gggooo.com提供技術支持。 楊柳岸網絡文學竭誠為廣大文學愛好者、網絡寫手提供優質的原創文學創作平臺! Copyright©2008-2013 http://www.asowbc.live All Rights Reserved
河南快三走势图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