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柳岸網絡文學>>小說>> 巨獸的羊頭——青島德軍的戰后回憶

巨獸的羊頭——青島德軍的戰后回憶

作者:蓑笠軒隱者發表于:2018-11-08 10:47:21  短篇歷史小說關注度:楊柳岸網絡文學為您統計中..

阿爾弗雷德·馮·惠特曼,一名德軍被俘士兵,在1918年一戰正式結束后,他坐上了遣返客船回國。而一到德國,除了滿目瘡痍的家鄉讓他垂淚外,還有一件巴黎和會上的事頗引起他的震驚。

他用一包香煙換來的最新報紙上,看到了青島即將被移交給日本的新聞。作為那場戰役的親歷者之一,他深知在爭奪青島殖民地的戰役里沒有一方是足夠正義的,但是最終被戰勝國們標榜為正義的世界大戰結束后,列強政府們的貪婪面目卻更加明顯了,甚至對同為戰勝國的土地也不會放過。

“貪婪、邪惡、強大……”幾個詞語在他的腦海里浮現著,突然間,他想到了這三個詞曾經在神學中的含義——代表了一個古希臘怪獸,奇美拉。

奇美拉,這個怪獸之名來形容青島問題上各國的表現再貼切不過了。阿爾弗雷德放下了報紙,坐在人流不息的月臺座椅上,他回憶著自己和奇美拉的因緣還有他在青島的經歷……

1877年阿爾弗雷德出生在荷爾斯坦因,和大多數居民一樣,他的祖輩都是遷居于此的德意志人,一直說著德語。1864年,通過戰爭,普魯士將這塊土地從丹麥治下奪回,在這之后出生的他很快受到了當時軍國主義的教育。要去為祖國爭取殖民地,參軍打仗,發展技術與武器,是很多老師灌輸的理念。不過阿爾弗雷德并不喜歡這些,課桌下他常常藏著王爾德的書以及繪滿插畫的神話故事冊子。17歲時他仿照了法國異域作家皮埃爾·洛蒂的東方小說,寫了一篇關于中國式背景的小說故事——一名中國王子為救公主勇敢搏斗殺死麒麟的故事。

但很顯然,阿爾弗雷德不僅沒有搞清麒麟和相像的奇美拉的區別,同時與背景格格不入的西方式情節只讓他因此貽笑大方。

“中國的王子竟然數學不及格,他怎么去救公主啊?槍都不會使吧!”

“聽說中國的男人也會扎長長的辮子,那阿爾弗雷德當王子也得先養辮子啊。”

背地里同學的議論挫傷了他的自尊心,他直接選擇退學,背著父母,投筆參軍。1898年,他作為駐防列兵,坐上了前往青島膠州灣的輪船。數個月的長途輪渡中,他喜愛與戰友們講述自己關于中國、日本的了解。有的是《菊子夫人》中的小說情節、有的是《圖蘭朵》這樣話劇的描寫,還有就是各種畫書東拼西湊的。

“中國還有個很可怕的怪獸,叫做麒麟,也有說叫貔貅,他有鹿的角,牛的蹄子,龍的頭,還有……鱗片!”阿爾弗雷德此時正好講到了他記憶中的“麒麟”形象。

一個戰友聽了突然說:“我也在希臘神話的故事中看到過這種怪獸,叫做奇美拉,也是獅子的頭,蛇頭的尾巴,還長出了一只羊的腦袋!”

“那一樣嗎?”阿爾弗雷德問道。

“當然一樣,希臘人的故事里奇美拉是在小亞細亞東邊的,那可是很邪惡強大的怪獸,無比貪吃,而且還可以噴火!”

“我想如果奇美拉真就是麒麟的話,那我們到中國一定要打死一只回來,我們也能成英雄了!”阿爾弗雷德笑道。直到真正來到了中國,通過翻譯與中國商人的對話,他才明白,麒麟在中國其實是一種祥獸。

“在哪可以見到呢?”面對阿爾弗雷德的提問,商人指了指不遠處的衙門府。

“里面官太爺立了一座,是花了幾萬兩銀子造的。”

“那可是太好了!”

“好個屁啊!”中國商人卻皺眉罵了一句,“那錢可是官老爺貪了多少才有的,老百姓看了那麒麟別說有多恨啊!”

此時商人旁邊一個伙計抵了抵他,“掌柜,別瞎講,幾個巡捕才過去呢!”

商人這時方才住了嘴。聽到這里,阿爾弗雷德恨奇怪為什么中國的老百姓會恨一只神獸呢?

第二天商人沒有再到租界辦事,卻很多人說一個姓張的勾結租界里的革命黨,拉去砍了頭。阿爾弗雷德遠遠望著曾經商人指過的衙門府,晚上的燈火抬頭望山便能看到,與底下漆黑的村鎮相比顯眼。

麒麟到底在哪?他是祥瑞的神獸,還是奇美拉一樣的怪獸呢?

阿爾弗雷德不停思忖著。

之后中國發生了辛亥革命,黃龍旗也換成了六色旗。升為中尉的阿爾弗雷德在革命幾年后終于可以陪同瓦爾耶克(Waldeck)上將(Vice Admiral)前往那座“官太爺”的辦公地,看看麒麟的雕像。

這次會談其實并不愉快,因為會談內容是關于中華民國政府和德意志帝國關于一戰的看法要求。不愉快的還有阿爾弗雷德自己,雕塑的麒麟果然與自己印象中的邪獸差別很大,盡管有著可怕的外表,但是更多的是一種威嚴與神圣。當他想進一步觀察時,衛兵拿著裝有刺刀的步槍抵著他。

“不許你們洋鬼子碰俺們中國的麒麟!”衛兵帶有口音的中國話讓不善中文的阿爾弗雷德聽不明白,不過他感覺到了衛兵的意志,匆匆退下了。

會談之后,北洋政府并沒有明確地提出宣戰之類的詞,然而德國人也沒有繼續喝啤酒打發時光的日子了——趕來圍攻的英國人和日本人比中國似乎更渴望青島這塊土地。

8月23日,膠州灣上的日軍軍艦封鎖了所有港口,而德國人出動全城的力量,在德國僑民里征募臨時兵,鞭打著中國勞工趕修工事、鐵絲網。而阿爾弗雷德這邊,負責炮臺部署。

膠州灣的炮臺有著足夠的炮彈儲量與火炮數目,盡管很多火炮是清朝時遺留下的舊火炮,拿來應急也不為過。每天用潛望鏡觀察日軍的阿爾弗雷德標好了地圖與坐標,盯著手里的懷表,等待著法國異域小說中才見到的日本人是如何與自己作戰的。

9月7日,聽說海上已經有交火的阿爾弗雷德接到了日軍登陸的消息,許多中國居民因為日軍的劫掠補給跑回來,而到了幾天后,他看到了米字旗的英國船與旭日旗的日本船出現在海灣。夜晚時,為了應對敵人起飛轟炸的新型法爾曼水上飛機,全城燈火管制。黑夜中的阿爾弗雷德緊盯著海灣處敵艦閃爍的燈火。

滿腦子里,他想著的不僅是一觸即發的戰事,同時前線處不僅傳回來日軍英軍的動向,還有各種流言:日本人會拿日本刀切下所有戰俘的腦袋、干活的中國勞工中充斥間諜、英軍里的印度兵和美洲土著一樣愛割人皮……

沒有什么能比戰火中的黑夜更會擊垮勇氣了,更何況阿爾弗雷德夢想著的東方會是王子屠殺邪獸救公主的舞臺,有著《菊子夫人》中雍容華貴夫人的寶地。可是呢,這片土地上他看到了各種皮膚的人拿著刀槍艦炮為搶占一塊別人的土地戰斗,看到了被懷疑是間諜而被自己同僚吊死的中國勞工,看到了被洗出來沒有頭的德軍尸體照片,看到了哭泣的中國老少……

他想起來少年時,另一邊的家鄉里讓他們為開拓德國土地而奮斗的老師們,難道說這便是自己應該做的嗎?

戰況持續到10月份,阿爾弗雷德麻木了不眠之夜,伴隨一次次警報提醒,他也完全參與了戰斗。臺風天氣中,炮臺不停發出兇猛的火力壓制日英艦隊,在夜晚德國陸軍的突擊隊會進行夜襲,同時海上的魚雷艇伺機而動。一次次火光照耀下的膠州灣,德軍士兵們或狂喜或悲憤,只有阿爾弗雷德一直是不變的糟糕心情,他對這場罪惡戰斗極端厭惡。

10月31日,臺風過去后淺灘日軍陣地突然爆發了撼天動地的炮響,阿爾弗雷德剛剛拿起潛望觀察鏡的時候,竟然驚訝地發現日軍偷偷架設好的巨炮陣地。

“坐標T1,B3,快還擊!”阿爾弗雷德向看呆的執勤哨兵大喊,匆忙的哨聲剛剛要把所有人喊起,可是炮彈已經落到了陣地上。一陣飛過去的黑影把彈藥庫炸出了絢爛的火焰,而另外一股怪力則從阿爾弗雷德腳底傳來,將炮臺上的炮管掀到了數米高空中……

從強光和耳鳴中恢復過來一點的阿爾弗雷德又想發令,可是戰爭絕不是公平決斗,沒有說停就停的禮儀,第二輪緊隨的炮擊讓上處的山體垮塌掩埋了陣地……

不幸中的萬幸是,醒來后的阿爾弗雷德發現自己坐到了英軍戰俘營里。俘獲他的是威爾士步兵團,而不是印度殖民地的錫克兵團或者日本人,不至于被“砍頭”或者“剝皮”。

更慶幸的是,之后青島戰役中的殘忍故事他沒有繼續見證了,歐洲家鄉地獄般的戰場更沒有讓他體會。

“我們不過是這場世界大戰的替罪羊罷了。”戰俘營里一個戰友和阿爾弗雷德說道。

說到這里阿爾弗雷德再次想起那只麒麟或是奇美拉一樣的怪物,不同的人在遠東廝殺,正如那只丑惡的怪物一樣,奸詐惡毒的蛇尾、兇猛貪食的獅子頭與那只漠然的羊頭,而這只怪物三只頭互相爭奪,為的是多吃點名為“遠東”這塊獵物的肉。

“所以我認為德國的青島殖民地轉給日本并不合適。”他回國后在報紙上的文章寫道,“作為親歷者,我感受到的只有在這片本應繁榮的土地上,眾多聚合的罪孽與殘酷。”

或許只從一名德國人視角看來這并不全面,但至少,一戰中青島戰役的血與惡,能讓我們窺視一點吧!

審核:似婷推薦:似婷
關于短篇歷史小說《巨獸的羊頭——青島德軍的戰后回憶》的編輯點評:

歷史小說,最好注明依據的事件哦!

——似婷
您也許感興趣的
該周最熱小說
小說新作速遞
會員評論

暫無會員評論。

楊柳岸網絡文學網站提供各類網絡文學作品、原創文學在線閱讀。楊柳岸網絡文學版權所有,未經本站或作者許可不得轉載。
本站由http://www.gggooo.com提供技術支持。 楊柳岸網絡文學竭誠為廣大文學愛好者、網絡寫手提供優質的原創文學創作平臺! Copyright©2008-2013 http://www.asowbc.live All Rights Reserved
河南快三走势图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