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爭剪影

作者:蓑笠軒隱者發表于:2018-11-08 10:51:47  短篇歷史小說關注度:楊柳岸網絡文學為您統計中..

璀璨的燈火舞會上,優雅活潑的小提琴曲聲中,觥籌交錯,高朋滿座。束腰緊胸的優雅貴婦和千金小姐們不再討論風流韻事,收起來自異域東方的扇子,一個個列于舉止優雅的軍官面前,行禮求舞。軍官們行禮牽手,踩著節奏,開始了交誼的舞姿。

“嗨,你不上去跳一個嗎?”旁邊的戰友推了推他。

他笑了笑,拿出一個懷表,一打開是自己妻子的畫像。

“對于我這個有妻子的紳士,貿然求舞恐怕并不合適嗎?”

戰友笑了笑:“可前幾天你才說和那個布列塔尼亞的少女有了一段浪漫之夜啊……”

“去你的!”他笑罵道,卻不慎掉落了懷表,清脆的破裂聲后,小畫像被摔了出來。

他剛大驚,想去撿起之時,一道白光蓋過了視界。

原來只是個夢。

可現實是比摔碎一個懷表要殘酷的多。

撿起地上的熊皮帽后,隸屬于蘇格蘭高地警備團的他發現已經身處滑鐵盧戰場的羅索姆農莊里。剛剛遭受強攻的英軍損失慘重,被炮擊震暈的他只不過有些目眩,但他身旁的戰友早就被榴霰彈打成了窟窿。

“愣著干什么?!你這被慣壞的新兵蛋子!”原本還想摸摸身上懷表的他卻因為軍官的斥責,不得不打起十二分精神。法國燧發槍兵團和擲彈兵團再次搭起梯子,強攻農莊,簡易修補過的農莊大門則被猛烈撞擊著。

聽覺一點點恢復,法國的軍號聲和高地兵團的蘇格蘭風琴聲漸漸入耳,可是卻很快被槍炮喊殺聲蓋過。

“For king and country!”第九散兵連和警備團喊著口號,奮力射擊填裝,身強力壯的戰士則用長棍和刺刀推倒梯子。刺鼻的硝煙氣味里,他和其他的戰友們一起頂住莊園大門,不讓敵人突破。

他聽不懂對面的法語,但是每次喊聲愈加強烈之際,他便更加用力。可最終,氣勢洶洶的擲彈兵團用削減的木頭突破了大門。

被沖擊倒地的他,把槍斜舉起,慌亂地對天開了一槍,但很快一個年輕的法軍用刺刀突了過來,挑落了他沒拿穩的棕貝絲步槍,向下刺去。

不想死的他用手接住了刺刀,不約而同地和攻擊者同時吼了起來。

“NO!NO!NO!”看著越來越近的刀尖,他恐懼地大叫,而面前的法軍,咬牙切齒般地咒罵著,使出怪力向下壓迫著。

“Dorothy!”他最后喊了句妻子的名字,絕望地任由刺刀插向了胸膛。

Robert Jones,1788-1815

對于涉身戰爭前的我們,奔赴戰場不過是去做一個英雄救美的騎士、屠龍揚名的圣人。但是,事實從來不是像童話書和英雄史詩一樣美好。

“皇帝萬歲!”胸甲騎士們拿著重直劍,為了法蘭西的榮耀突向英軍的大方陣,中尉一手握住韁繩,另一首揮舞著劍,他隨著馬兒一上一下的臉龐露出對敵人兇煞的表情。

數里寬廣的戰場,數十個早有準備的英軍軍團以方陣陣型迎接對手的沖擊,與此同時一個個觸爆彈和實心彈震撼著大地。

老中尉世代從軍,七年戰爭中父親光榮犧牲,而自己也早早入伍。法國大革命他跟對了隊伍,并且一直幸運地活到了現在。當拿破侖從厄爾巴島偷渡歸來,建立百日王朝的時候,他立刻放棄復辟的波旁王朝,投奔舊主。這不完全是因為忠誠,也有對自己運氣的自信和豪賭。

“所有人兩翼分開,從方陣拐角突擊!”可怕的戰場上,他嘶聲力竭地發出來命令,而在面前的煙霧突然消散,赫然出現了一組英軍方陣。

年輕的新兵騎兵沒有控制住馬匹,直沖沖地撞向了方陣,然而下方的刺刀和簡易拒馬直接刺穿了這些可憐蛋的坐騎。

老中尉快速反應,很快把住了方向,和殘存的騎兵們,從各個方陣空隙插入。

“加速!不要停!”老中尉繼續大喊,超高的馬速讓密集的彈雨也不能追上,至多也是在胸甲上留下彈痕。而就在對手填裝之際,老中尉迅速果敢的出擊,他猛地拉起來馬頭,晃過刺刀,然后又支起重劍,擋住三把步槍刺刀的突刺,最后巧妙回撥,割破一個英軍的喉嚨。其他騎兵紛紛效仿,老中尉同樣也準備再次攻擊。此時四點鐘方向突然有了一陣巨響,老中尉猛地轉頭,一發八磅實心彈流星般飛來,把他的胸甲貫穿,硬生生地墜落在地上。彌留之際,一匹不知名的戰馬在失去主人后瘋狂地亂跑,瀕死的老中尉在鐵蹄踐踏中根本沒有殘念的機會……

Bruno Brent 1774-1815

我們來自歐洲各地,操著不同的語言,卻在一個戰地上做著殺人的事,只是為了結束一場結束一切的戰斗……可是什么也沒結束。

“Advance! Advance!” 帶著濃重德意志口音的英王德意志軍團,也跟著英軍的口號開始反沖鋒。廢棄的炮架車輪、燃燒的田埂和農莊、倒地的遺骸殘肢他們并不陌生。

大部分是漢諾威人的他們追隨先前漢諾威帝選侯,繼續參戰著,亞歷山大·巴布羅曾稱贊他們“可以與英軍最好部隊平起平坐”

逼近硝煙的深處,是發了瘋地狂攻中的法國老近衛軍。

幾百人在兩個線列中抵近射擊一輪后,直接開始了拼刺刀的白刃戰。那把象征榮耀的法軍鷹旗飄舞陣中,令目睹它的敵人不寒而栗。

在英軍戰友們撐不住的時候,側翼的英王德意志軍團從側翼開始了精密的射擊,隨后發起沖鋒。而身為鼓手的他,也立馬打起快速的節奏,帶動戰友們整齊迅速的步伐。撞到在地上的士兵用拳頭較勁,掐著對方脖子不肯松手,可同時不知何處的冷槍就會讓飆出的血液濺到雙方軍服上。

鼓手失措,他的雙手不知不覺麻木不能動彈,明明經歷了那么多次戰役,可是為什么這一次……

他看到了對面的法軍鼓手,似乎也在恐慌。不知不覺相視地二人,在相同的境遇下似乎明白了什么,就在他們要說些什么的,一陣炮雨把所有人化成殘軀……

或許你可以遺忘戰場,但是戰爭不會遺忘任何一個參與者。

在戰場的最后一處,為了掩護撤退的拿破侖,老近衛軍組成最后的方陣。

普魯士英國聯軍團團包圍下的方陣堅決拒絕了招降,而英國人四面推上了大炮,將他們全部炸死。可故事沒有結束,三十分鐘后,倒下的方陣中一名法軍帶著瞎掉的右眼,爬出了尸體堆,他迷茫地看著已經滿目瘡痍的法軍陣地,按著傷口,緘默不語。

一只手突然拍了拍他的肩膀,回過頭來,他嚇破了膽……是一名英國步兵。

他用手支撐著退后,想去撿一把槍,可是手卻動不了……

英國人看了,把自己手里的槍扔掉,他走進法軍面前,蹲下身子,緩緩地說了一句:“Bonjour”

不能動彈地法國人也說了一句:“I……Surrender”

英國人苦笑,坐了下去,和法軍凝視著遠方的戰場,遍布三個國家軍隊尸體的戰場,迎來了自己的日出。

他們敢推進,我們就反擊。 每隔一段時間,我們就會努力向前沖鋒,直到云層中透出一道曙光,照亮戰場以外的世界,只是遙不可及。戰爭就是這個世界,這個世界滿是戰爭。每一聲槍聲背后,是一個活生生的人,我們就是這些人。我們早已厭倦,我們還很天真,我們是榮耀的,也是有罪的。我們被傳奇所縛,在過往中迷失,我們是天空中的騎士,荒漠中的幽靈,和血海中的小人。 這就是我們的故事

本文標簽:

歷史戰爭小說

審核:似婷推薦:似婷
關于短篇歷史小說《戰爭剪影》的編輯點評:

期待更多佳作!

——似婷
您也許感興趣的
該周最熱小說
小說新作速遞
會員評論

暫無會員評論。

楊柳岸網絡文學網站提供各類網絡文學作品、原創文學在線閱讀。楊柳岸網絡文學版權所有,未經本站或作者許可不得轉載。
本站由http://www.gggooo.com提供技術支持。 楊柳岸網絡文學竭誠為廣大文學愛好者、網絡寫手提供優質的原創文學創作平臺! Copyright©2008-2013 http://www.asowbc.live All Rights Reserved
河南快三走势图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