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年

作者:野喬發表于:2018-12-20 14:13:48  短篇生活小說關注度:楊柳岸網絡文學為您統計中..

01

穆英打小起是跟著爺爺奶奶在老家長大的,記憶中老家有一片很大的宅院,大概有一畝半左右,三間正房橫亙于宅院中間,將整個宅子分成前院和后院,中間的廳堂前后都有門,連通著前院和后院。

前院四周栽種著棗樹、椿樹、蘋果樹,在靠近正房門口的兩側,分別栽有玉蘭和木槿,西側是一個放置雜物的牛棚,東側有一個依墻而建的雞窩,門前是一片用黃土夯實的空地。

雞窩向南有條長約百米,寬兩米的通道,通道兩邊是黃土夯制的土墻,高約1。5米左右,土墻的中間有個1米寬的小門,小門是由樹枝綁扎而成的籬笆門。

向南走到土墻的盡頭,可以看到一個與通道一樣寬,高約1米的大柵欄,這就是院門了,從院門出去有一條東西走向連通著整個村子的大路。

在空地與土墻的一角,一個大鋁盆放在手壓井的出水口處,南邊則是一片田地,有一條小徑順著田地的中軸線直通豬圈和茅廁。

田地里,通常會被爺爺種滿了一畦畦綠油油的旱煙,而奶奶則見縫插針地在離正房墻根不遠處點種了一排南瓜,南瓜蔓會順著繩索爬到房頂。

爺爺奶奶年事已高,不方便登梯上房,每到南瓜豐收的季節,從房上取下南瓜的任務責無旁貸地落到英兒的身上。

對于農村長大的孩子來說,爬墻上房是自帶的本領,一起玩的小伙伴在墻頭上可以飛速奔跑,可英兒天生恐高,光是站在上面已覺眩暈,更別說邁步了。

每每要上房摘取南瓜,英兒心里有十二分的不愿意,但總不能讓年邁的奶奶上吧,于是硬著頭皮順著木梯爬上房頂,將系在腰間的繩索解開,一頭拿在手里,另一頭順下去,由奶奶在繩索上系上一個藍子,藍子里放一把采南瓜用的菜刀,提溜上來。

奶奶站在房前的空地上,指揮英兒把成熟的南瓜采下放到藍子里,由于力氣較小,每次只能吊一個南瓜下去,如此往復……

采摘任務完成,英兒還得為如何下房經歷一番痛苦的決擇。

雖然有梯子,但英兒心里總覺得梯子是不牢靠的,隨時會離開房檐倒下去,是斷然不敢從梯子下去的。

那也不能呆在房上不下去啊!好在房前有棵碗口粗的椿樹,樹干較為光滑,英兒不得已只能抱著樹干滑下來,害怕加上方法不得當,每次滑下來,肚皮都會被磨破一層皮。

每次上房對于英兒來說,不亞于是煉獄,以至于成年后會經常做類似的惡夢……

后院是英兒的童年樂園,除了靠近后門兩側各有一棵榆樹和桑樹外,其他三面圍墻附近分別栽種著棗樹和榆樹,中間的田地種著時令的蔬菜,還有一株葡萄藤位于菜園的一角。

奶奶通常會在后院規劃好這一年所需的蔬菜,根據時令播種不同菜種。在農村各家的蔬菜是能夠自給自足的,像白菜、蔥、芫荽、豇豆、扁豆、蘿卜、韭菜、芥菜……

每次奶奶將種子播下后,接下來的時日就屬于英兒的了,她會一天幾次跑到后院,每天都有新的發現,先是嫩芽頂著種子外殼拱出了地面,接著外殼脫落,嫩綠的葉片露了出來,先是一片、兩片,隨著三片、四片,小菜園的顏色逐漸由黃轉綠,仿佛更多的伙伴出現在英兒的身邊,英兒掩飾不住內心的喜悅,把這發現隨時地向奶奶匯報,看到英兒如此快樂的樣子,奶奶總是百般疼愛地將英兒攬入懷中……

02

在老家,女孩大多是不受重視的,如果家里兄弟姊妹多的話,上學的機會大多是留給男孩子的,通常女孩子頂多上到小學畢業,就得回到家中幫助父母侍弄農活,料理家務。

作為穆家的長孫女,英兒在爺爺奶奶這里感受到父輩們做夢都不敢奢望的寵愛,在英兒的記憶里,奶奶是極其溫和善良的,待英兒是含在嘴里怕花了,捧在手里怕摔了。

即便在當時物質極不富裕的年代,當英兒想吃糖塊時,奶奶也會想辦法,用平時舍不得吃的芝麻香油將白糖給熬化了,稍待冷卻,將有些凝固的糖稀放到案板上,搓成條,然后用刀切成一個個菱形的糖塊,這些糖塊是英兒的專供,奶奶是不舍得吃的。

爺爺是絕對的一家之主,脾氣相當的爆燥,稍不如意就會大發雷霆。

在爺爺面前,奶奶總是倍加小心,對爺爺提出的要求從不敢說個“不”字,即便這樣,也難保因為別的什么事受到責罵。

姑姑、父親及叔叔在沒離開家時,也是處處小心,每每聽到爺爺回家的腳步聲,都會提心吊膽,唯恐爺爺哪里不順心了,將火氣撒到他們身上。

聽叔叔說過,你想象一下,老鼠見了貓是什么樣,那他們當時的感受就是什么樣。

可是在英兒的眼里,爺爺并沒有那么可怕。

除了二姑嫁到離娘家有五里地的村子,可以抽空回來照應一下娘家外,父親及叔叔都遠在千里之外,平時家里就爺爺、奶奶和英兒三個人。

或許是真得應了那句老話~隔輩親,爺爺是允許英兒在他面前撒嬌的,甚至可以耍賴。

記得有一次放學,英兒聽同學說看到爺爺在集市上擺攤賣烤煙葉時,在吃火燒夾果子(河北人的叫法,其實就是燒餅夾油條)。

在那個年代,一般人家能吃頓白面烙餅已是很好的生活了,哪舍得花錢去外面買火燒夾果子吃。

奶奶是最無私的人,家里的白面都是緊著爺爺和英兒吃,自己卻用玉米面裹腹。

在爺爺的意識里,從未想過去關心奶奶,奶奶也習慣了不被人關心,習慣了無私的奉獻,可能老輩的婚姻都是這么過來的吧。

在英兒幼小的心里,她是不忍心看著奶奶被如此對待,卻又無力改變,只能把屬于自己的那份分一半給奶奶,奶奶不吃,也要強塞進奶奶嘴里,直到看著奶奶吃下才放心。

這次聽到同學的描述,英兒顧不得回家,找到集市上爺爺經常擺攤的位置,硬是纏著爺爺給買了一個火燒夾果子,拿到手,然后立馬飛奔到家,強逼著奶奶一同分享……

03

英兒上學純粹是個偶然。

那是七五年一個初秋的某一天下午,英兒正在門前的路邊與四五個小伙伴一起瘋跑,房后的街坊大春哥放學回來了,一把抓住英兒問道:“英兒,想上學不?”

“想!”英兒脆聲答道。

“走,我帶你去報名!”說著,大春哥一把把英兒舉過頭頂,放到肩膀上,馱著英兒朝著學校方向走去。

大概是一起玩的小伙伴向家中的奶奶報了信,只聽得身后傳來奶奶的喊聲:“大春,老師問英兒的歲數,就說她七歲了,要不學校不收!”

“我知道了,奶奶!”大春哥回應道。

爺爺奶奶所在的村子是個大村,大約有八百余戶人家。

村小學位于村子的中部,從奶奶家出發向東走約五百米,然后在十字路口向南走100米就到了。

這里原來是村里的寺廟,解放后就改成了小學,學校的大門向西開,進去后有一個黃土墊地的操場。

東面有棵大樹上吊著一口大鐘,操場的南面共有三排教室,北房兩排,正房一排。

操場的北面有個大殿一樣的建筑,兩扇木制的大紅門虛掩著。

大春哥將英兒從肩膀上放了下來,拉著英兒朝大殿走去,踏上門前的石階,輕輕推開大門,邁過足有一尺高的門坎,走到側殿的房間門口,大聲喊道:“報告!”

“進來!”房內傳出柔和的聲音,“尚老師,我帶英兒報名來了。”大春哥說道,并一把將英兒推到尚老師的面前。

這是英兒第一次與尚小蘭老師見面的情景,感覺像做夢一樣,她愣愣地看著老師,越看越覺得老師像是從電影里走出來,由內而外散發著一種恬靜安然的氣息,她那大大的眼睛蘊涵著笑意,輕輕地問:“英兒,你的大名叫什么呢?”

“穆英”英兒答道,老師在一個本子寫下了英兒的名字,又問了大春哥關于英兒的具體情況,最后說明天就可以過來上學了。

出了校門,大春哥又繼續將英兒舉過頭頂放到肩膀上,原路返回家中。

得知英兒已報上名,奶奶謝過大春哥,問了上學時間及需要準備的東西。

隨后奶奶帶著英兒來到合作社買了鉛筆、橡皮、小刀、小黑板、石筆和兩大張草紙,回家后把草紙裁成書本大小,用針線裝訂成了兩個作業本,又去房后鄰居家借來了一年級的課本,連夜給英兒縫制了一個花書包。

就這樣,英兒稀里糊涂地就成了一名小學生。

04

上學第一天,發生了一件讓英兒終身難忘的事。

這天天一亮,奶奶喚醒睡夢中的英兒,穿好衣服,洗過臉,然后沾著水用木梳將英兒拱得如雞窩一般的頭發給捋順,并精心地給英兒編了兩根麻花小辮。

吃完早飯,奶奶把花書包給英兒背在了肩上,親自將英兒送到了學校門口,囑咐她在學校一定要聽老師的話。

此時小蘭老師正在學校門口迎接新同學,她向英兒招了招手,示意英兒站到隊列中去。

同時向奶奶打著招呼:“嬸子,你回去吧!學校這么近,以后上學就讓英兒自己來吧,不用親自送了。”

奶奶嘴里應著小蘭老師的話,眼睛卻仍放在英兒身上,直到目送他們跟著老師進入了教室,才轉身離去。

一年級的教室在操場的南面,這教室是標準的北方農村的建筑形式,青色的瓦頂,四周青磚包著土坯墻,內墻就是土坯的本色,沒有刷白,教室的門向北開。

教室里有三排課桌,每排有五個,課桌兩邊的腿是用磚砌起來的,據說桌面是用水泥板做的凹槽,里邊鋪上紙漿,干了后在上面刷了黑色的漆。

板凳的兩邊也是磚砌起來的,凳面是一塊長條木板,是木頭的本色。

英兒個小被安排在靠近門口的第一排座位,“鐺、鐺、鐺、鐺”,傳來幾聲圓潤、渾厚的鐘聲,那是值日老師在敲預備鐘聲。

沒多久,又傳來幾聲“鐺、鐺、鐺、鐺”的聲音,這是正式上課的鐘聲。

第一節課上的是拼音課,尚老師讓大家跟著她念“a,o,e”等,過了不久,“鐺、鐺、鐺”下課了,英兒把課本和文具往書包里一裝,跟著同學去上廁所,當時上廁所的人很多,等她出來,上課的鐘聲已經響起,大家都跑回各自的教室,英兒沒記住自己班的教室在哪里,偌大的操場上看不到其他人,沒辦法只好背著書包回家了。

后來小蘭老師發現英兒沒回去上課,派同學到家里去找,才知道她是因為找不到教室才缺課的,從第二天起,就專門安排了與她家相近的較大一些的同學陪同一起上下學。

05

離開老家是沒有任何征兆的,那是1976年,那一年發生了好幾件大事,依稀記得一個冬天的早上爺爺拿回一張報紙,上面登著周總理逝世的消息。

到了夏天的某一天,英兒在睡夢中被抱到了院子里,聽說是地震了。后來幾天發現從村里的道路上不斷開過去一輛又一輛的大巴車, 這可是以前從來沒有出現過的情形,那時候在村里很少能見到大巴車,小孩子們都跑到路邊去看稀罕,聽大人們說,是唐山發生了大地震,死了不少的人。

奶奶家的院子里也搭起了罩著塑料布的防震棚,那段時間即便是下雨的天氣,也是在防震棚中度過的。

學校也不在教室里上課了,老師把他們帶到村子池塘邊的小樹林,把小黑板掛到樹枝上,大家席地而坐,朗朗的讀書聲不時從小樹林中飄出。

后來就是父母帶著弟弟、妹妹回來看望爺爺奶奶了。

誰知他們到家的第二天,就聽到大隊的大喇叭里奏起了哀樂,是毛主席逝世了。

學校要統一買黑布,做胳膊上帶的黑箍,要求學生們回家向家長要五寸布票和一角錢,記得當時是媽媽給的,英兒上學時交給了老師,那時剛剛升入二年級。

過了沒幾天,爸爸到學校給英兒辦了轉學手續,就這樣離開了那個鄉村小學,離開了漂亮的小蘭老師,也離開了撫養她長大的爺爺奶奶。

本文標簽:

故鄉童年

審核:似婷
關于短篇生活小說《童年》的編輯點評:

不一樣的童年,一樣的值得留戀。

——似婷
您也許感興趣的
該周最熱小說
小說新作速遞
會員評論

暫無會員評論。

楊柳岸網絡文學網站提供各類網絡文學作品、原創文學在線閱讀。楊柳岸網絡文學版權所有,未經本站或作者許可不得轉載。
本站由http://www.gggooo.com提供技術支持。 楊柳岸網絡文學竭誠為廣大文學愛好者、網絡寫手提供優質的原創文學創作平臺! Copyright©2008-2013 http://www.asowbc.live All Rights Reserved
河南快三走势图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