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柳岸網絡文學>>散文>> 又是一年雪落時

又是一年雪落時

作者:李妙為發表于:2019-01-04 15:10:05  短篇敘事散文關注度:楊柳岸網絡文學為您統計中..

又是一年雪落時

好友動態有提示,儒雅王者發了一組照片,名曰“又是又一年雪落時”。這哥們現在風雅得很,拍張照片也這么詩情畫意,然人到中年,鬢角已見白發,一個“又”字 ,道出了對青春年少的留戀,對歲月輪回的無奈。

好像沒怎么過秋天,還沒體會道碩果累累豐收的喜悅,也許幸福的日子總是顯得那么短暫,一不留神,很多風景,都被時光覆上了蒼涼的味道,不知不覺,季節已滿是冬的味道。

這場雪居然先落到南方,無錫、蘇州都挺大的,看著天氣預報,心里想著提醒孩子們注意保暖,摸起來電話,又放下了,經歷寒冬、遇到困難、受到挫折、多點磨難對慢慢人生而言又何嘗不是件好事呢?

夜半時分下雪了,潔白無暇的小雪花紛紛揚揚地從天空中飄落下來,漫天飛舞,似煙非煙,似霧非霧,仿佛整個世界都籠罩在茫茫大雪之中,一夜的大雪,房屋被披上了潔白的素裝。天連著地,地連著天,白雪茫茫,無邊無際,整個大地都變成玉琢銀雕的世界。站在樓上看孩子們在雪地中嬉笑追逐,有的打雪仗,有的堆雪人。凍得手和臉紅通通的,頭上卻冒著汗,歡笑著,嬉鬧著,露出久違的本應屬于他們的笑臉。

以前是盼雪的,一入冬天就盼望著雪的到來,沒有大雪的冬天總覺得的少了點什么,少了在雪中堆雪人的樂趣、少了在雪中嬉笑打鬧時的開心、少了衣服鞋子都濕透回家時的溫暖。有母親的世界就是這樣,孩子們都變成了雪花,飄飄灑灑,漫天飛揚。當雪落地了,融化了,就再也無處可覓了,漫漫長夜孤寂的伴隨著風雨、寒冷,化為凄涼,飄散在下一個春天里,現在真的怕下雪了。

每年冬天,家里都會早早生起火爐,從自己打煤餅、燒煤球、用電暖器、一直到使用空調,安暖氣片,父親總是說冷,平時摸摸他的手也是涼涼的,.母親則從沒說過冷,一雙大毛鞋拖拖踏踏,下雪也好,下雨也罷,就能過冬了,不論什么時候,手腳都是暖暖的,這也是她不畏困難,性格堅強的體現。

睡在床上,看見飄落到窗戶的雪花,想著沉寂的黑夜,孤冷的破曉,呼嘯的北風像有節拍的韻律,一遍遍敲擊著我,這樣的天氣,父親冷嗎?母親呢?這個冬天怎么過呢?展轉反側,難以入眠,于是,給這個不成立的問題一個強制性的答案:“不冷,怎么會冷呢?雖然他們的墓地在空曠的田野里、在白雪皚皚的世界里、在一望無垠的寂寞里,但高高的土堆,還有覆蓋的茅草,肯定是溫暖的”。于是睡去,默默留下兩行淚水和無盡的思念。

感到寒冬的事還不少,李詠走了,少了一位幽默、風趣的主持人;金庸先生走了,世上江湖尚存,只是再無大俠;二月河先生走了,“落霞三部曲”成為絕唱;中美貿易戰激戰正酣,尚無停息的跡象;中加互相拘役人員,尚不知今夕何年。位卑未敢忘憂國啊。還有幾件事也挺和冬天應景的,不表也罷。現今的世界怎么了,國與國之間的地緣政治之爭、不同種族文化意識之爭、科技發展與軍力實力之爭。個人也如此,經濟急劇膨脹的時代,物質富有了,失去了生活和工作的憂患意識,心態浮躁了、互不信任了、會弄虛作假了、沒有忠誠信任了、瘋狂單調而迷失了自己,社會變得越來越特朗普了。

這又如何?

志愿軍入朝,贏得新中國的尊嚴和地位;中印一戰,邊界平安了幾十年;文革結束,百廢待興,改革開放了四十年,中國又站在了世界的前沿。毛主席教導我們:“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華春瑩也用甜美而堅定的口吻說:“綿延不斷5000多年的文明史、沒有可以對我們頤指氣使的教師爺”。

樹上的瓊花,在寒風中傲然站立,依然挺拔偉岸。來往的行人沒有因為畏懼大雪嚴寒而停下腳步。紅塵之中,哪個人不是負重前行?生命若生長在堅強里,大雪、寒冬又算得了什么呢?還有中國人過不去的坎嗎?

“一片一片又一片,飛入蘆花皆不見”。飛舞的雪花不結伴、不綿纏,就像人生際遇,不過萍水相逢,相聚是美好,留下是風景。人生無論是在高低浮沉中,還是柳暗花明時,總有屬于自己的那一縷溫暖陽光。

我盼望寒冬的到來,冬天來了,春天還會遠嗎?

本文標簽:

審核:江翀d今日關注:江翀d
關于短篇敘事散文《又是一年雪落時》的編輯點評:

暫無編輯點評


您也許感興趣的
該周最熱散文
散文新作速遞
會員評論

暫無會員評論。

楊柳岸網絡文學網站提供各類網絡文學作品、原創文學在線閱讀。楊柳岸網絡文學版權所有,未經本站或作者許可不得轉載。
本站由http://www.gggooo.com提供技術支持。 楊柳岸網絡文學竭誠為廣大文學愛好者、網絡寫手提供優質的原創文學創作平臺! Copyright©2008-2013 http://www.asowbc.live All Rights Reserved
河南快三走势图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