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斷驚魂

作者:殷宏章發表于:2019-01-08 12:14:58  短篇懸疑小說關注度:楊柳岸網絡文學為您統計中..

南林縣頭林鄉柳灣村,有個牛能退伍的老兵。中等身材,個頭不高,相貌平平,為人隨和。因為在那個年代吃不飽肚子,所以就到村部報名當了兵。走時父母囑咐到了部隊要好好干,滿臉笑容的告訴二老會混出名堂。在部隊干了六年過去,只搞到個炊事班班長。心恨沒有多讀幾年書,自己曉得小學沒畢業。瞧見家鄉同去部隊的戰友,都能提職連級以上干部了,自己沒有文化整天圍著鍋灶,想著上火就只好退伍回家了。

村里人說:“牛能,你不在部隊里好好干,這怎么想著回來家了?”

牛能說:“大爺,那到部隊整天圍著鍋灶,我聞見油膩味就煩死了。”

村里人說:“你,你父母說在部隊當班長,這怎么到部隊做伙夫了?”

牛能說:“大爺,那叫啥班長說出怕笑話,我就是個帶頭做飯的人。”

村里人說:“牛能,村東頭二賈聽說當連長了,都同去沒文化咋就提干呢?”

牛能說:“大爺,那二賈是個能說會道又送禮,我沒有那個溜須拍馬的本事!”

村里人見到就問部隊的事情,牛能是多遠都躲著怕見了。因為心情不好出現懶干活,所以天天躲在家里不出門。父母總是打理著田地上活,忙的日出而作是日落而息。瞧見兒子整日懶散的樣子,父母看在眼里卻急在心中。隔壁王嬸經常來牛能家串門,沒啥事時總找牛能母親閑聊。看見牛能整天這種墮落情況,她給母親想了個不奈的辦法。讓牛能父母是抓緊托人,想辦法給兒子找個媳婦。你別說王嬸的主意真不錯,沒想到對牛能是很有效果。

母親說:“兒子,你整天游手好閑懶干活,我和你父親都操碎了心。”

牛能說:“母親,那不是在部隊剛回家了,我現在心想寬舒暢多了。”

母親說:“兒子,你現在才像是個正常人,我和你父親心里很高興。”

牛能說:“母親,那不是現在有個媳婦了,我再不自立真就有愧了。”

母親說:“兒子,你在家里幫助娶了媳婦,都盼著你們好好過日子。”

牛能說:“母親,那日子是一天比一天好,我們都會記住你們的好!”

在父母真心真意的撮合下,牛能和花兒就走到一起。沒有都市迎親婚嫁的繁華,只是簡單在家舉辦了婚禮。鄉里鄉親前來吃喜酒的人,四面八方趕禮的人數不少。鞭炮齊鳴,鑼鼓喧天。農家大院里都擺滿了酒席,鄉親們喝著喜酒吃著佳肴。有說有笑似忽高忽低的家常話,空氣中到處彌漫著喜慶的芳香。牛能拿起酒瓶是倒滿了喜酒,小夫妻端起酒杯向客人敬酒。你一言是我一語,酒席進行到尾聲。鄉親們吃完喜酒都紛紛走了,小夫妻就進入了洞房花燭夜。

牛能說:“花兒,我家條件都知道不富裕,你喜歡我到底是圖啥呀?”

花兒說:“牛能,這喜歡是你人而不是錢,我嫁給你前就知道情況。”

牛能說:“花兒,我怎么就得到你的芳心,你看哥模樣長的也不帥?”

花兒說:“牛能,這相親見你甜蜜的笑容,我心里就出現如癡如醉。”

牛能說:“花兒,我咋越聽越感覺心沒底,你說的話到底是真是假。”

花兒說:“牛能,這或許就是人間的緣分,我們相親相愛才走到一起。”

村干部知道牛能在部隊的情況,曉得在部隊當過炊事班的班長。不但在做飯和炒菜是把好手,而且在部隊養豬也是個能手。經常受到連長和指導員的表揚,同時也獲得連隊年年給予表彰。生活中有些的事情,讓人都是難以預料。即使用現代科學技術手段,都有可能說不清和道不明。柳灣村有個集體辦的豬場,說來也巧是缺少個飼養員。在村干部做了一番思想工作,牛能榮幸當上了豬場飼養員。誰想在村里集體辦的養豬場,又認識一個馬寡婦飼養員。在一起工作時間長了,都很投緣是日久生情。

馬姐說:“牛能,這聽說你是養豬的能手,我們豬場就靠你管理了。”

牛能說:“馬姐,我們還是共同管理豬場,你不幫忙豬場也搞不好。”

馬姐說:“牛能,這剛結婚你生活幸福嗎?我聽說找了個漂亮媳婦。”

牛能說:“馬姐,我和媳婦過日子還湊活,你說幸福的話談不上了。”

馬姐說:“牛能,這姐可沒有把你當外人,在一起工作有些時間了。”

牛能說:“馬姐,我和媳婦時常的打冷戰,漂亮女人都不想要孩子?”

這天夜間天空中烏云密布,那瞧見時不時的電閃雷鳴。大風呼呼的刮,雨嘩啦嘩啦的下。風吹打著窗戶噼里啪啦,雨落在玻璃上滴滴答答。大風刮起似猛獸般怒吼,電閃雷鳴像天崩地裂。牛能和馬寡婦是豬場飼養員,日常工作和生活都住在豬場。柳灣村村辦集體的養豬場,有牛能和馬寡婦負責管理。他們平時在工作和生活中,都是形影不離和相互照應。大雨使馬寡婦睡夢中驚醒,一片漆黑讓她感覺到害怕。只好起床急忙走出女工宿舍,戰戰兢兢敲開牛能宿舍的門。

牛能說:“誰呀?這么晚打雷下雨不睡覺,你敲什么敲要不要人活。”

馬姐說:“我呦!這打雷和下雨太嚇人了,我想到你宿舍來避一避。”

牛能說:“馬姐,這咱們孤男寡女在一起,你就不怕別人會說閑話?”

馬姐說:“牛能,這話說的聽著有些變扭,我來你宿舍真就出事了。”

牛能說:“馬姐,這看上去大我不了幾歲,你長的依然是豐滿迷人。”

馬姐說:“牛能,這話到你嘴里就變味了,我一個女人能把你吃了!”

牛能推開豬場宿舍房間的門,她沖上去抱著牛能就不放手。呀!媽呀!牛能示意想要讓她撒開手,可馬寡婦曉得堅決不理睬。咱倆這樣的話不好,說的話就是不答應。牛能身體在微微的顫抖,馬寡婦抱著是越來越緊。一個孤男寡女在一起,一個相依相伴在一塊。全身上下血液在沸騰,猶如燃燒的干柴烈火。牛能忘掉姐弟間傳統的觀念,滿腦子都稀泥糊涂想著美事。伸著脖子用嘴正想要輕吻,只見豬圈有頭豬哼哼叫喚,心里想的美夢給打亂了,急忙來豬圈觀察了情況。

馬姐說:“牛能,你瞧見是哪頭豬在叫喚,這頭豬是不是真就餓了?”

牛能說:“馬姐,我沒有看清楚是哪頭豬,這人來怎么就不叫喚了。”

馬姐說:“牛能,你說這頭豬是不是很怪,這真會趕時間湊熱鬧了。”

牛能說:“馬姐,我也感覺有頭豬不對勁,這咱們一親熱它就叫喚。”

馬姐說:“牛能,你在豬圈說要不要臉了,這頭豬曉得死鬼你壞呦!”

牛能說:“馬姐,我不是故意想占你便宜,這也是控制不住的欲望。”

馬寡婦撒嬌的打打鬧鬧,牛能抱著就輕吻了一口。只見那頭老黑(黑豬)哼哼叫喚,她跟牛能說老黑吃醋了。牛能聽到是頭老黑在哼哼,看見這頭豬長的模樣很怪。悄悄的鼻子,尖尖的嘴。肥胖的身子,短短的腿。心里面越想是越來氣,在附近找來一根樹枝。一邊兒打著是一邊說話,讓你吃醋讓你多管閑事。打的老黑豬疼得到處亂跑,牛能還是不依不饒的追打。瞧見自己滿身都是傷痕,用嘴猛拱一下牛能屁股。讓牛能爬地來個狗吃屎,看得出老黑真的急眼了。

牛能說:“嗨呀!你老黑敢用豬嘴來拱人,我非把你割掉做下酒菜。”

馬姐說:“牛能,我說死鬼叫你不干好事,這老黑都看不慣反抗了。”

牛能說:“老黑,你在豬場再不服從管制,我哪天非先宰了你不可。”

馬姐說:“牛能,我看上去老黑都不理睬,這雨停夜靜都去睡覺吧!”

牛能說:“馬姐,你聽食堂里有電話響了,我們趕緊去接個電話了。”

馬姐說:“牛能,我說不是殺豬就是請客,這就是村部飯館的地方。”

第二天,縣相關部門領導到村里調研,按照村長昨晚打來電話指示,讓豬場準備好迎接的工作,搞好殺頭豬招待上級領導。根據鄉政府相關文件的規定,村務必做好迎接和招待工作。在那個物價是統供統銷的歲月,買布料稱點肉都要憑票的時代。老百姓在逢時過節才見到葷,平時能把肚子填飽就不錯了。村里面殺頭豬來招待縣領導的客人,看得出村干部對待調研工作很重視。縣里面提出調研是共產黨的好政策,村里人都知道是政府給百姓辦實事。

馬姐說:“牛能,這村里面來了什么大官,我們買酒殺豬招待客人?”

牛能說:“馬姐,我們村百姓有好出路了,你沒聽出縣領導來調研?”

馬姐說:“牛能,這來調研是有什么好處,我沒讀過書你給說一說。”

牛能說:“馬姐,我們村在好政策下要富,你沒有文化說了也不懂。”

馬姐說:“喲喲!這多讀點書就來裝逼了,我沒看出來你有票區別。”

牛能說:“馬姐,我們去挑選哪頭豬要殺,你真是哪壺不開提哪壺。”

牛能心目中早就有數了,顯然想把老黑豬給除掉。這頭愛吃醋和搗亂的老黑豬,真就是牛能眼中釘和肉中刺。當他們都走進了豬圈時,卻發現老黑豬就不見了。嗯 !這,這是怎么回事?馬寡婦上前一步清點數目,也覺得十分蹊蹺少了頭豬。牛能仔細的觀察了一番,四面嚴實堅固豬會飛了?經過兩人共同的商量,決定打電話匯報村長。縣長和相關領導挨家挨戶的走訪,眼瞅著快到了中午要吃飯的時候。在村長真心實意的邀請下,只好都準備著往豬場趕了。

縣長說:“村長,這村調研走訪差不多了,我們先去豬場看一看吧 !”

村長說:“好呀,歡迎對村豬場檢查工作,我們中午用餐都準備了。”

縣長說:“村長,這千萬不要搞鋪張浪費,我們先去看一看豬圈吧!”

村長說:“縣長,我們豬場養了幾十頭豬,有兩位飼養員打理工作。”

縣長說:“村長,這村都有集體辦的豬場,我們來調研走錯地方了。”

村長說:“縣長,我們村整體看比較困難,這豬場是村里支柱產業。”

在村長和村里干部的陪同下,縣長和相關領導參觀了豬場。對村辦豬場的基礎建設和管理工作,當場縣長給予高度評價和口頭表揚。在肉蛋市場都比較緊張的情況,為我縣“菜籃子”的工程做了貢獻。頭林鄉柳灣村村辦集體的養豬場,為全縣致富帶了好頭和樹立典范。我們回到縣里要召開個“三干”會議,動員縣、鄉和村干部研究致富門路。呼吁全縣干部到柳灣村進行實際考察,號召我縣各部門各單位學習致富經驗。

村長說:“縣長,我們工作做的還不夠好,歡迎多來村里指導工作。”

縣長說:“村長,你們村里工作做的不錯,我們對該表揚就要表揚。”

村長說:“縣長,我們餐廳都準備了飯菜,請縣領導都去食堂餐廳。”

縣長說:“村長,你們村招待工作很到位,我們走村串戶肚子餓了。”

村長說:“縣長,我們村是比較困難的村,你們來招待不周望海涵!”

縣長說:“村長,你們千萬不要大操大辦,我們到村肚子搞飽就行。”

縣長和相關領導走到食堂餐廳,看見餐廳桌子上擺滿美酒佳肴。突然,滿臉的笑容變成了陰冷的面孔,空氣中像布滿嚴肅緊張的氣氛。縣長在桌子邊走了一圈,嘴里嘮叨這要花不少錢。村長瞧見縣長不高興的樣子,急忙上前向縣領導們來解釋。縣長問馬寡婦招待酒席的事情,她如實回答了縣長提出的問話。剛才縣長和相關領導考察豬場,還夸獎自己村里工作做的很好。都說溜須拍馬要分場合,誰想辦件好事卻搞砸了。站在旁邊腦瓜子冒汗,心想村長烏紗要完了。

縣長說:“村長,這養的豬你是想殺就殺,誰給了你這么大的權力?”

村長說:“縣長,我們村部商量才敢決定,這是想請你們嘗新鮮肉。”

縣長說:“村長,這殺了頭和擺滿了酒宴,我們在浪費群眾血汗錢。”

村長說:“縣長,我們往后工作上注意了,真就沒想到問題重要性。”

縣長說:“村長,這樣招待客人心情理解,想到滋生腐敗敢享受呀!”

瞧見縣長和相關領導都低聲細語,沒有吃午飯就匆匆離開柳灣村了。沒過幾天全縣召開了“三干”會議,在縣里面柳灣村真就是出名了。既表揚了柳灣村辦豬場的好事,也批評了村長招待搞不正之風。呼吁全縣干部到柳灣村實際考察,號召全縣干部去柳灣村學習經驗。全縣召開“三干”會議結束,沒過數日村長就辭職了。有人說村長在縣里掛了彩,有人講村長給鄉里免職了。牛能和馬寡婦少了頭豬,分別給予了警告和罰款。誰想馬寡婦找到知心的愛人,她離開養豬場就結婚嫁人了。

花兒說:“牛能,這縣長來到村里面調研,村長沒有討好倒免職了。”

牛能說:“花兒,我最討厭是拍馬屁的人,這村長的職務給革得好。”

花兒說:“牛能,這馬姐都結婚是嫁人了,你現在一個人打理豬場?”

牛能說:“花兒,我占時先打理豬場的活,書記說過些天來人上班。”

花兒說:“牛能,這馬姐離開豬場嫁人了,你是否心里有些想念吧!”

牛能說:“花兒,我和馬姐沒你想的齷蹉,這都胡說八道些什么話。”

牛能回家時看望了媳婦,又來到了村辦豬場上班。媳婦曉得牛能在豬場上班忙,她知道丈夫豬場工作比較累。日復一日,年復一年。為了夫妻是生活的美滿,牛能每個星期回家一趟。白天村部對豬場有了安排,臨時找人前來給豬場幫忙。夜晚牛能就只好空守著豬場,只能一個人住在職工的宿舍。一般人真要在偏遠的地方,那想起空守著豬場會心虛。人們講鄉村出現的故事多,民間說怪事流傳的也不少。牛能膽子大真就什么都不怕,或許當個兵有著軍人的威信。

牛能說:“你是,你說話的聲音咋好熟悉,我在睡夢中讓你攪醒了。”

老黑說:“呵呵,打亂你和馬寡婦的美夢,我是你想要殺的老黑呀!”

牛能說:“老黑,你是不是回到高老莊了,少頭豬挨罵不說還罰款。”

老黑說:“呵呵,這不離開你是真要殺我,我看你有些是動機不純。”

牛能說:“老黑,你到底是個人還是頭豬,我看不到你像見到鬼了!”

老黑說:“牛能,那是人是豬都不太重要,你當是鬼我要去天庭了。”

白天豬場工作累得要死,晚間是睡夢中遇見老黑。牛能睡夢中聽到熟悉的聲音,那是老黑在豬場宿舍的呼喚。瞧見房間是伸手不見五指,心里面想著想著有些害怕。我一直想把老黑給殺掉,如今是不是來找我算賬?老黑告訴前來看望的想法,沒有說要傷害牛能的意思。讓空氣中彌漫著緊張的氣息,在心里面開始就慢慢的平息。老黑臨走時就留下一句話,讓他好好善待自己的媳婦。本本分分的做人,實實在在的做事。

審核:似婷
關于短篇懸疑小說《夢斷驚魂》的編輯點評:

噩夢即心魔。

——似婷
您也許感興趣的
該周最熱小說
小說新作速遞
會員評論

暫無會員評論。

楊柳岸網絡文學網站提供各類網絡文學作品、原創文學在線閱讀。楊柳岸網絡文學版權所有,未經本站或作者許可不得轉載。
本站由http://www.gggooo.com提供技術支持。 楊柳岸網絡文學竭誠為廣大文學愛好者、網絡寫手提供優質的原創文學創作平臺! Copyright©2008-2013 http://www.asowbc.live All Rights Reserved
河南快三走势图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