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源

作者:JETZZ發表于:2019-02-24 15:46:44  短篇科幻小說關注度:楊柳岸網絡文學為您統計中..

秩序定律:不得擾亂低維度時空運行秩序

守恒定律:不得違背當前時空下各守恒定律

文明(科技)定律:不得使用高于當前時空文明(科技)系數的文明(科技).

2020年10月,傍晚,電閃雷鳴,狂風暴雨席卷整座B城。距離此地不遠處有片廣闊茂密的森林,隨著一道閃電撕破天際,從半空中火速飛來一個圓桌大小的不明物體,連續撞斷幾棵挺拔的大樹,在灌木叢中劃出數米的溝痕,地面上被砸出一個諾大的坑,緩緩停了下來。空氣中蔓延著一絲絲電火花,周圍泛著淡淡白霧。

剎那.圍繞在B城郊外高架橋下,一支金光閃閃漫畫中魔杖一樣的東西,一半斜著深深的插在碎裂的橋墩里,漏出赤色鑲金的紋路,魔杖一端九環相扣,時而發出金屬嗡嗡震動的聲音,擊碎的水泥塊散落了一地。而旁邊一群混亂的槍擊聲中,夾雜著嘈雜的幾句:fuck!fuck!go now,now。一個側身躲在皮卡旁的中年黑人刀疤,拿著AK47沖了出來,臉部一條長長的刀傷痕格外明顯,刀疤匆急的爬上皮卡,用力一腳踹開車門,擰上鑰匙,用槍托搗破滿是裂紋的前窗,瞟了一眼地上躺著受傷的傭兵。利索的換了檔位,狠狠地踩下油門,車輪與地面摩擦出滾滾白煙,泥水濺了一地,車身極速的向后倒退了幾米,又向前沖去,魔杖被皮卡尾部栓著的鋼絲繩起開,鋼絲繩也被硬生生的拉斷幾股,車子駛到受傷的警員旁,刀疤拿起車副駕上的手槍,流利的上了膛。警員顫顫巍巍的問道:你知道查理斯嗎,你知道我是誰嗎?我不知道你是誰,但是我知道你的死期,刀疤說完便狠狠補了幾槍。隨著車子的離去,槍聲逐漸平息。

森林里透著淡淡熒光。不明飛行器打開艙門,緩慢伸出一個平臺,平臺逐步展開升出紫金色星云環,兩端符文像金色真龍一樣游動。一絲絲光線從星云環上散射出,雨滴被隔開,地面小草被灼燒化為灰燼。空氣中逐漸映射出半蹲人形的脈絡,在光線的散射下,微分子從四面八方匯聚而來,逐漸構成骨架,皮膚組織緩慢行成,衣服逐漸附著在微黃的皮膚上。黑色短發,178的身高,顯得格外壯實。剛要起身,卻向一邊傾斜了一下,一只手扶著膝蓋,一只手捂著額頭,腦海浮現混亂的記憶,回想起自己在一片荒涼的砂石地與閻魔靈耀打斗受傷倒地、師傅的法杖從天而降、閻魔靈耀打開時空蟲洞,將法杖吸進去、菩薩拿出了星云環,一些零碎不全的情景。在煩亂狂躁中,睜開雙眼,眼前物體前后面仿佛重疊在一起,一眼千里。悟空眨了眨眼睛,調整了視覺維度,眼前逐漸清晰。在微光的照射下,飛行器逐漸消散化為烏有,小草逐漸生長出來,地面上滑落的溝痕也逐漸恢復最初的樣子,悟空站了起來,拿起星云環卡在手腕上,手腕上投影出世界地圖,卻有兩點反向的坐標不停地閃爍著綠色熒光,悟空回頭看了下身后,布滿荊棘,悟空捋了一下頭發,整了下帥氣的發型,選擇了另外一條路線,區域輪廓像一只雄壯的大公雞。突然一只小動物大叫一聲跳到另外一棵樹上,嚇的悟空一哆嗦。天空逐漸亮起,迎來東方黎明。

Tim在這座城里,實力隨弱,但富甲一方。想得到的東西就算金錢買不到,Tomas也會想盡一切辦法給他拿到。Tim提供了Tomas非法研究輻射性武器的所有經費,當然,Tomas的雇傭兵也暗地里保護著Tim向各國供應毒品,販賣人體器官的勾當。老黑刀疤 從來不管那么多,Tomas要他做的,他只在乎時間、地點,在他眼里如果不是他的敵人,他都不會有興趣認識。奪回魔杖雖然沒有丟掉他的性命,但因此也惹上了天大的麻煩,畢竟為了奪取魔杖,射殺了當地12個警方人員,而其中之一便是當地局長charis剛警務實習的獨生子。一腔怒火的charis找到多年前同生共死4位戰友暗中調查此事,無論是任何組織任何人以任何目的殺害自己兒子,一旦調查出,無需審判,全部滅掉。

而另一方,悟空根據坐標位置巡址,找到了信號源,將黑色轎車緩緩停下,降下車窗,看到的信號源竟然來自一個年輕漂亮的姑娘,皓齒明眸,身材姣好,工作服標牌上寫著:Z1029號.佩亼,在一家小商場門口和兩個朋友一起躲雨,說說笑笑。看著她傻笑的樣子,腦海慕名想起一句陌生而又熟悉的話,我猜中了故事開頭,卻未猜中故事結尾。悟空看著路上打著雨傘匆匆行走的人們,升起車窗,彎了下手腕,手環亮起微光緩緩消失,悟空看了下后視鏡,整理了下衣衫,拿起兩把雨傘,打開了車門。

同時GIM負責調查此案件,迅速調取所有B城路段攝像頭,僅發現嫌疑車輛飛快的向城西駛去。根據GIM事發現場勘察,這次的恐怖份子襲擊絕非那么的簡單,四處散落的彈殼,橋墩被嚴重損壞,尤其碎裂的橋墩上留下白色的粉末,還有一具異常的尸體,雙手被燒焦,面部猙獰。更加奇怪的是從橋墩擊穿孔的角度望去,卻是另外一邊的橋墩建筑,竟然絲毫未損,這一切異常的現象指向,這群暴徒一定在隱藏一個非比尋常的秘密。GIM在車中打量著袋中抽取的白色粉末樣品。反復回播著事發前傳來的錄音對話:Jarry.Jarry.請求支援,請求支援,我們受到恐怖分子猛烈反擊,這不是惡作劇,他們要搶這該死東西。在混亂的槍擊爆炸聲中結束了對話。

化驗室檢測人員將白色粉末以及分析數據傳送給GIM,GIM緊急召開會議,屏幕上顯示的微小核輻射數據,以及根據被破壞現場的圖片,仿佛揭開了謎底。這次的恐怖襲擊,可能和恐怖分子研發的新型微核武器有關,根據事發地點,可猜測恐怖份子,是想利用研發新型核武器,對橋梁脊柱進行破壞,以此來引發重大事故。由于武器實驗失敗,被附近正值班巡邏的警隊發現,為了掩蓋此事與巡警發生交火,擊殺了警隊員,奪走了實驗型武器殘骸。而另外距事發地西100多千米森林處,發現了被焚毀的嫌疑車輛。但在附近并沒有發現其他車輛行駛或走動過的痕跡,很明確,恐怖分子可能動用了直升飛機等工具。Gim急忙派遣偵查小隊向城西趕去。charis戰友Tom經過事發地標對比分析,一致認為暴徒不會輕易暴露自己的地標方向,更不可能把軍隊引到自己老巢,如果恐怖份子尚在境內的話,他們很可能在這片禁入的無人區,也是G戰爭后留下的雷區,地勢十分險峻,話音剛落,隊長Tom拿起筆在森林西北處畫了一個圈。隨后Tom一行人在一家廢棄的化工廠倉庫,拉開了一個陳舊的暗倉倉門,一排排武器整齊的擺放在柜臺上,落滿了灰塵。Gie徑直的走向一個陳舊的桌子旁,用力掀開遮灰布,一排狙擊槍散發出冷光,Jet用手揮了揮灰塵,拿起一把鋒利的匕首,緩慢打開一個長方形蓋,嘴角漏出一絲微笑,Tom拿起一把機械弓試拉了一下遞給elgel,elgel將笨重的加特林扔到一邊,打開一個陳舊鐵皮箱,拿出一件黑色的皮大衣,用力甩了一下,本打算酷酷的披在身上,卻不小心掛在架子上,背部拉出一個長長的口子,大家都盯著elgel,安靜了幾秒鐘,又繼續忙碌起來,一番準備。一行人裝滿包裹,整理好行囊,在傍晚潛入了森林西北調查。直升機上扔下包裹,狙擊手Jet帶著觀察員CICI提前跳下飛機。Tom和Ken從左前方潛伏前進,Elgel還是穿著那件皮衣,破損的地方用粗略的縫補了一下,和Gie一起從右前方暗行。一行人悄悄地爬上廣闊的森林制高點,無人機輔助搜尋,然而尋找第一天除了浩瀚的森林和狹長河流,其他一無所獲。

悟空買了一大束滿天星,穿著一身時尚休閑裝,在她公司樓下的路口,依靠車旁等她,悟空的出現,讓她的生活充滿了驚喜,更另她的同事們流露出羨慕眼光。一起去晚餐?佩亼暗自歡喜羞射的回答道:好的

浩瀚的森林中有座隱蔽的研究所,披著迷彩墻衣,透過玻璃墻可以看到,博士拿出一副眼鏡給托馬斯,Tomas帶上眼鏡,博士打開研究室隔離門,一排排屏幕運算著數據,魔杖發出時而發出耀眼的光,忽明忽暗,博士告訴Tomas,在中子的激發下,魔杖持續不斷的釋放巨大能量,并可以在短暫0.002s內輕而易舉的穿透多層600mm裝甲板,并進行操作演示。與此同時,博士研究發現還有個驚人的信息,魔杖在量子觀上正在和某個生命體存在微弱的關聯,而魔杖蘊含的能量波動,可能也是在隨著這個生命體的作息變化而發生變化。Tomas急切的問道:刀疤在哪里?博士停頓了一下,興奮的說道:請跟我來。博士打開兩道鈦鋼防御隔離門,一只龐然大物,背部長著長長的尖刺,漏出尖銳的獠牙,出現Tomas面前,隔著鋼化玻璃也令人不由心生恐懼,博士解釋道:刀疤受到魔杖的直接輻射,身體發生了惡劣的變異,皮膚組織逐步硬化,骨骼結構發生突變,心臟已經缺氧死亡,準確的來說,他已經沒有正常的生命體征,奇怪的是心臟雖不在跳動,但他卻依然可以支配四肢運動。刀疤仿佛聽到了Tomas的聲音,狂亂的嘶吼著。Tomas喊了幾聲刀疤,刀疤仿佛聽的見,暴躁的拉了拉手臂上的鐵鏈。看著Tomas轉身要走,刀疤憤怒的拽著鐵鏈,想要掙脫,隔離倉鋼化玻璃被震出裂紋四處蔓延,鏈鎖險些被掙斷,安全防御自行啟動,四處擴散著煙霧,Tomas慌忙走了出去,博士命令關了防御門。

第十四天 Tom一行人,沿著泥濘的沼澤地向前搜尋,Cici重新放飛了無人機,將耗盡能量的可自然降解電池,用密封袋包裹起來,扔進濃密的草叢里,Gie趴在山頭拿著夜視望遠鏡巡視了一番,除了發現幾只覓食的小動物在活動,其他并沒有任何發現。

悟空和佩一起從奶茶店鋪歡樂的走出來,佩開心的像個孩子,歡樂的蹦蹦跳跳。他們討論著夢想,討論著偶像,胡亂討論著世界發展方向。他們經過布滿人群的街道,走過充滿畫意的小橋。這一刻對于悟空來說,其他什么也都不再重要。

Tomas研究所也在瘋狂的進行著實驗,博士也越來越發現魔杖中的奧秘,也發現了和魔杖有著關聯關系的佩亼。與此同時不斷地做著生物活體實驗,將越來越多的無辜者變成怪物,并將他們的意識通過腦電波進行消除改寫,將他們淪為只會服從指令的戰爭機器。Tom等人收拾了行裝,多日搜尋無果,食物所剩不多,便決定放棄此次行動,于凌晨撤回。Gim滅掉手中的煙,放下杯中咖啡,依靠在椅子上,揉了揉太陽穴,然而多日的調查并沒有什么新發現,而charis也接到Tom的電話,看著桌上相框中的兒子,失望的搖動著杯中的伏特加,淚水濕了眼眶,甚顯憔悴。

佩亼放下手中的畫筆,一副幾分相似悟空的畫像,大叔般模樣呈現在面前。悟空拿起畫筆,看著趴在桌上的佩亼,兩只手在畫板上快速的劃來劃去,迅速的給佩亼畫了一副肖像,悟空捂住佩亼雙眼,走到畫像前,可畫的卻像老太婆一樣。佩亼斜著眼睛瞪著悟空,狠狠地給了悟空一白眼,悟空趁著佩亼不注意,用手沾了些水彩,錯不及防的給佩亼涂了一個大花臉,佩亼一陣抓狂,滿屋追打著悟空,他們像孩子一樣嬉鬧著。而那副畫像飄落在地上,倒著望去栩栩如生,宛如紅紗拂面的新娘,格外美麗。

Cici坐在窗臺,查看著無人機里的錄像,看完一段便進行清除,在看到最后一段將要結尾的時,突然發現屏幕中出現了一個亮點,經過放大處理,可以依稀辨認出是一個微弱的建筑燈光。Tom等人再次收拾了裝備,重新踏上了直升飛機。而另一邊,刀疤卻倒在地上一動不動,將研究人員成功的騙了進來,由于刀疤不斷地變異,不停的生長,體型也逐漸壯大,愈發難以控制,將研究人員狠狠甩出一邊,掙斷鎖鏈,闖進了辦公區域,武裝人員迅速趕到,一陣步槍射擊徹底激怒了刀疤,一陣廝殺,殘忍至極。博士帶領護衛隊急忙趕來,采用新型離子武器火力壓制,刀疤受傷撞破玻璃幕墻,回頭憤怒的看著博士,跳出防御墻向森林深處倉惶逃去。

清晨,Tom掌著舵機緩慢的駕駛著汽艇,Jet拿著狙擊站在船尾,旁邊斜放著一個長木箱,Cici拿著水果刀不慌不忙的削著蘋果。氣艇穿過霧蒙蒙的茂密叢林,驚起幾只水鳥,掀起陣陣漣漪,Ken舉起步槍透過CoS鏡,四處打量著。Gie、elgel、Tom、Ken一字陣型向前搜索,Jet、Cici進行遠處掩護。

月光格外明亮,悟空背著佩亼走到公寓樓下,佩亼提著粉色小包下來,按下電梯,轉過身張開雙臂擁抱了一下悟空,悟空輕輕捏了一下佩亼的鼻梁,佩亼欣喜一笑,親了一下悟空臉頰,就在悟空手插進口袋,將要拿出一枚鉆戒的時候。電梯門打開,煙霧繚繞,幾個小混混依靠著電梯扶手,鄙視的眼神看著悟空,走下電梯一把將悟空推開,悟空攥起拳頭本想一番教訓,星云環溶于手腕,發出隱隱熾熱光,牽制著悟空。佩亼看到悟空沒有說話,便沉默著沒有再說話,電梯緩慢的關著門,佩亼擺了擺手透漏著一副蒙蒙不樂的樣子。悟空將鉆戒放進口袋,手插兜兜走過路口,與正面駛來的兩輛黑色SUV擦肩而過,透過車窗瞄了一眼黑色皮膚的駕駛員,聽著音樂搖著頭。

一群武裝人員帶著搜索犬,順著折斷樹枝的痕跡,向前展開搜索,兩架武裝直升飛機在空中待命,而另一邊Tom一行人在悄悄趕來。

一覺睡到午后,悟空伸著懶腰,滿懷欣喜的打開手機,像以往一樣查看著與佩亼的對話框:我們發展的可能太快了,我有些累了,謝謝你。陽光明媚心情本該甚好,卻如突來的大雨撲滅了喜悅,悟空整理一下失落的心情,洗漱后,對著鏡子故作微笑,站在玻璃鏡前,搖了搖頭換了換發型。鏡中映照著身后墻紙上的一束玫瑰花,悟空伸手從鏡中取出最美麗的一支,打開抽屜,拿出紫色鉆戒裝進口袋。悟空給佩亼電話卻一直關著機,拿起玫瑰,關了車門。悟空輕輕的敲著佩亼的門,卻始終無人回應,撥打著手機卻一直提示關機狀態。悟空透過貓眼看去,一瞬間時間倒退,黑白交錯,扭曲的畫面中,看到四個男人持槍闖進佩亼的房間,將佩亼注射一支不明液體后,將手機關機扔在沙發上,而拖走佩亼的那個人,卻是昨晚迎面遇到的那個司機。悟空卷起手臂,看了下星云圖,卻驚訝的發現,佩亼的運動軌跡直向魔杖,一種不祥的預感驀然涌上心頭。悟空匆匆關上車門,一路飛馳而去。

武裝人員放慢步伐,一片寂靜靜的背后,卻是一陣樹葉搖動的聲音,聲音越來越近,越來清晰,剎那間刀疤從空中一躍而下,臨近的兩個傭兵還沒反應過來就被刀疤干掉,四處槍聲響起,直升飛機也從附近趕來。Tom隊長突然停了下來招了招手,大家都停了下腳步蹲身隱蔽,仔細聽著遠處傳來的槍聲,隊長做出散開的手勢,大家防御陣型,迅速左右散開。刀疤在森林里疾速的穿梭,突然出現在傭兵身后,尖銳的右臂刺進傭兵胸膛。兩家直升飛機在空中盤旋,四處尋找著目標。突然警犬停下步伐,對著前方狂吠,傭兵舉槍對著前方,刀疤突然從半樹腰出現,跳在另一棵樹干上。直升飛機發現目標,機槍手緊握著加特林瘋狂掃射,樹干被撕開斷落一地,刀疤瘋狂逃竄,一路樹木搖晃,直升飛機窮追不舍,一路火力猛擊。在一片茂密的森林覆蓋下,刀疤躲藏了起來,直升飛機呼叫失去目標。刀疤潛行逃出射擊范圍,一路狂跑,武裝人員搜索前進。cc隱藏在枯木旁,觀察著顯示平板,一個模糊綠點逐漸出現,越來越近,CC將平板折疊收起,拿起望遠鏡朝著綠點來的方向望去,一陣樹木晃動,目標逐漸清晰出現在鏡頭中,Cc驚慌的拍著旁邊的枯葉,順著移動的槍管看到十分隱蔽的Jet。Jet一臉懵逼說道: 臥槽,這是什么鬼? 8點鐘方向,出現可疑目標,大家注意目標即將逼近。天色漸暗,刀疤仿佛可以嗅到人類存在,直沖而來,CC兩手迅速抄起烏茲開槍射擊,Jet舉槍爆頭,子彈卡進刀疤頭骨,絲毫不影響刀疤行動。Jet對著刀疤腿部連續射擊,刀疤躍起,腿骨折斷,手臂刺向cc,Jet一把推開cc,尖刺刺穿Jet臂膀,Jet拔刀砍斷尖刺,將刀用力甩出,正中插在刀疤胸口,刀疤退了半步,拔出刀扔在一邊,傷口逐漸愈合。“快跑”Jet看著CC,大聲說道。CC驚慌失措,遲疑片刻,大步跑開。Jet拖著刀疤視野,讓cc跑遠,Jet被刀疤打倒在地,迅速拔出手槍射擊,趁刀疤躲避瞬間,捂著臂膀向前一路奔跑,刀疤一路左搖右晃的追擊,天色灰暗,Jet一不小心失足滑落山坡。

翌日清晨,黑色布條蒙著佩亼雙眼,嘴巴被膠布封住,雙手被綁在背后,被幾個持槍的傭兵帶下直升機。Tomas看著前線傳來的視頻,發現了CC丟落的烏茲,和一個軍需包,打開里面存放著食物和狙擊子彈,指著博士大發雷霆“軍方已經參與了這件事的調查,你最好早點擺平這件事”“請你做好成為世界主宰的準備”博士不慌不忙的說完,打開隔離倉門,里面瘋瘋癲癲的走出來幾只變異的軍犬,露著尖銳的牙齒,尾巴上長著長長的倒刺,排一字停了下來,體格十分強壯,異常兇猛。博士打開密封袋,拿出CC的烏茲,對著三只變異犬扣下扳機,彈殼落了一地,變異犬紋絲不動,傷口快速愈合。Tomas驚訝的說不出話來,博士將烏茲扔在地上,變異犬鼻子湊上來嗅了一下,博士擺了一下手,三只變異犬張著獠牙,瘋狂的跑了出去。

One.two.three.four....Ken通過CoS鏡數著敵人,Tom忽然發現事情沒有想象中的那么簡單,不斷重復地呼叫著Jet.Cici,卻一直收不到答復,Tom命令Gie.elgel.迅速就地退回,尋找Jet.Cici,然后帶著Ken隱蔽前往敵方基地一探究竟。

悟空駕駛著山地車一路狂飆,山路崎嶇,轉彎處毫不減速,向星云圖區坐標域全速趕進。突然間傳來一陣急促跑動聲,透過紅點鏡可以看到有人跑來,elgel舉起機械弓瞄準目標,人影越來越清晰,逐漸滿身污垢,遍體劃傷的Cici越來越近。elgel弓箭掩護,Gie斜向跑去一把抓住Cici,Cici迅速拔出尖刀,回首進攻,尖刀劃過削斷樹枝,猛然發現是戰友Gie,看到戰友瞬間緩了一口氣,Gie示意elgel向后撤退。此刻,敵人在步步靠近,三只變異犬也參與搜索隊伍。Tom和Ken到達了制高點,Tom啃著餅干趴在草叢里,Ken拿著望遠鏡四處查看,敵人戒備森嚴,路口不斷的有隊伍在巡邏,時而有武裝車輛進入,左側瞭望塔有狙擊手偵查,右側有機槍手守護。Tom呼叫Gie.elgel.讓他們一路向西35度方向撤退,到第二天傍晚到達彎角河,與接應者匯合,收到請回答,卻發現信號被屏蔽。而此時悟空駕駛的山車撞在一棵大樹上,側翻在大樹旁,冒著滾滾濃煙,一只車輪斷軸,不知所蹤,沿著車頭的方向,可以看到雜草叢生中,斜插著一個銹跡斑斑的鐵牌,上面印著幾個字,在歲月的洗禮下依稀可見:雷區,禁入。夜色中,趁著薄霧Tom.Ken匍匐前進,透過望遠鏡沿著鐵絲網查看,發現鐵絲網外布滿機械跳雷,閃爍著微弱的燈光,在一片明亮的區域,關押著一群變異的生物,一些兇猛的變異人類在自相殘殺互相撕咬著。一群穿著白色服裝研究人員不停的忙碌著,Tom關了錄像,將視頻保存了下來。

激光瞄鏡在薄霧中穿梭,打破了黎明的寧靜,Gie遞給Cici一支巧克力,突然發現有個紅點掠過cici的衣服,又照射在樹干上。cici等人迅速彎腰隱蔽,隱隱約約看到遠處敵軍逐漸逼近,仔細聽可以聽到有直升飛機在向這邊趕來。忽然間感知靈敏的變異犬發現了他們,向他們狂奔而來,elgel迅速拔箭射擊,一只變異犬絲毫沒有躲避,身上帶著三支箭猛撲而來。一支箭射在了傭兵旁的樹干上,引起了傭兵的注意,傭兵嚷嚷著,瘋狂開槍射擊。危機中,elgel從彈頭倉中,連續抽出爆炸箭頭射擊,一只變異犬被擊中碎尸。一只變異犬跳起,elgel迅速躲避,不料手臂被變異犬鋒利的彎爪抓傷,cici開槍射擊,變異犬齜牙咧嘴惡狠狠的撲咬,敵人越靠越近,Gie.cici射擊掩護,elgel不小心被撲到在地,變異犬瘋狂撕咬著,elgel受傷嚴重,傷口不停的流著血,躺在地上一動不動,然而變異犬傷口慢慢的愈合,Gie.cici憤怒的盯著變異犬,cici丟下手中的槍,緊握著鋒利的尖刀,緩慢的向后退。兇猛的變異犬齜著牙,elgel突然醒來一把抓住變異犬后腿,嘴中吐著獻血,嘶啞的吃力的喊著:快走,快走,不要管我。敵人逐漸逼近,Gie.cici看著受重傷的elgel,悲痛撤離。變異犬狠狠的想要掙脫,elgel卻寧死不放手,變異犬回頭撕咬住elgel脖子,elgel艱難的呼吸著,獻血從尖銳的齒間滲出,看著cici.Gie的背影逐漸消失在薄霧中,elgel按下手中爆炸箭頭的綠色按鈕。Jet身體忽然抖動了一下,緩緩睜開了眼睛,扶著樹木艱難的站了起來,搖搖晃晃的走到山間小溪,體力不支的倒在水里,Jet支起身體,捧起小溪的水喝了幾口,咳了幾下,喘了幾口氣緩了緩,洗了洗臉,拔起刀插住一條游來的黑背長條魚,打下魚鱗拋開魚肚,在水中擺了擺,直接生吃了起來。悟空輕輕挪動著腳,的確踩到的是一顆地雷,看了看四下無人,悄悄蹲了下來,星云圖上顯示著這顆地雷的信息,并散射出一道道細密如絲的光,照射在地雷表面,地雷組成結構逐漸被星云環分解。佩亼被綁在腦電波控制臺上掙扎著, 頭部帶著這個特殊頭盔,斷斷續續的光循環的掃描著,博士拎著一個銀白色金屬箱走了進來,將箱子放在工作臺上打開,冒出陣陣寒氣,從箱中幾支綠色的藥劑中取出了一支,用針槍打在佩亼脖子上,佩亼一陣痛苦掙扎后,一動不動,安靜了下來,眼淚不由的從眼角流下,博士在計算機旁一陣操作,將佩亼記憶讀取并消除改寫。

直升飛機在空中盤旋,發現了cici.Gie,機槍手瘋狂的開槍射擊,樹干被子彈撕開,cici.Gie快速左右走位躲避,逐漸體力不支慢下了步伐。說時遲那時快,一顆子彈擊穿樹干,擊中cici,cici腿部受傷趴倒在地,直升飛機掠過樹尖轉彎掉過頭,機槍手換著鏈式彈倉,Gie將cici拖到大樹后面,打開背包迅速換上彈夾將消音器拆掉,舉槍反擊,槍林彈雨卷地而來。說時遲那時快,只聽的空中傳來一聲炮聲,回響四方,透徹森林,一顆尖銳的子彈擊穿飛機尾部,在空中劃過一道明亮的軌跡,聲音再次響起,只見的遠處樹梢猛的一下抖動,一顆旋轉的子彈帶著火光沖了出來,飛機尾部冒起濃濃黑煙,飛機失衡操作失控開始偏向旋轉。沿著子彈飛來的軌跡,穿過樹叢,撥開樹葉,只見得Jet再一次拉上弦,彈殼被推出墜落,將巴雷特搭在受傷的左臂,透過瞄鏡對準螺旋槳轉軸扣動扳機,直升飛機側身落下爆炸,火光四濺。Jet瞄鏡看著飛奔而來的變異犬,連續射擊,變異犬被疾速飛馳的子彈撕個粉碎。Jet按下無線電道: Dont worry.Im come back.

悟空逐漸靠近研發基地,看見佩亼顯示坐標信號越來越弱,心情愈發躁亂,悟空一路避開巡邏武裝人員,慢慢向佩亼靠近。前行中一不小心踩到一顆跳雷,氣憤不已,抬起腳,跳雷瞬間跳起,悟空猛的一腳將正在彈起跳雷踩炸,側臉被破碎的彈片劃傷緩慢愈合,腿部一層堅固納米保護層逐漸消失,由于觸犯規定限制,星云環發出陣陣熾熱光暈,不斷灼燒著悟空手腕,悟空捂著疼痛的手腕四處躲避敵人的攻擊。狙擊手拿著北極.50BGM透過八倍鏡瞄準扣下扳機,子彈強大的沖擊,將悟空擊趴下,悟空回過頭看著瞭望塔上的狙擊手咬牙切齒。Tom看到敵人發起猛烈的攻擊,再次呼叫elgel.Gie,卻因信號被屏蔽,一直收不到回答,Tom和Ken決定前去營救,分別進行左右同步打擊,率先干掉了瞭望塔上的機槍手和狙擊手,狙擊瞄鏡也被偏移的子彈打碎。博士急忙驗證權限,啟動攻擊系統,鎖定目標,屋頂火箭發射器啟動向周圍發射,進行空對地覆蓋打擊,Tom.Ken將電子干擾打開插在地面,躲避在一塊巨石后面。悟空爬上瞭望塔,將死去狙擊手舉起來,在瞭望臺上轉了半圈扔了下去,撿起損壞倍鏡的北極,直接用力將損壞的瞄鏡掰扯下來,挺起胸上,眨了眨眼睛,冒出熾熱的光,直接透過墻壁看到隱體后的敵人,連續開槍射擊,子彈擊碎墻壁,擊殺敵人。透過墻壁模糊的看到魔杖不斷的再向佩亼不斷灌輸著能量,周圍圍著幾個人忙忙碌碌。遠處沖來幾輛卡車,乘坐多名組裝人員前來支援,北極子彈耗盡,悟空用力拍了拍彈夾,再次扣動扳機依然沒有反應,本想將北極甩出去,忽然間看到地面上掉落的彈殼,迅速從星云環中取出一支特殊的彈夾換上,向卡車方向連續射擊,卡車爆炸燃燒,火光沖天,在連續不斷的火力打擊壓制下,北極槍管發熱嚴重,逐漸熔化彎曲炸裂。突然不遠處圍墻出現裂紋,逐漸露出長長的的炮塔,圍墻被推倒,一顆炮彈從炮膛中飛出,擊散灰塵,瞭望塔被炸翻火光四處飛濺,悟空掉落地面四處躲避。剎那間,刀疤從二樓跳出,一把拉住悟空,用力甩飛撞在一排柵欄上,數米柵欄被擠壓變形,悟空起身迅速從能量環中取出電磁能量堆,扔在旁邊坦克上,瞬間釋放強大的電能,造成坦克癱瘓。

佩亼睜開眼,流溢出光芒,攥緊拳頭掙開固定帶,張開手心,法杖強烈震動波及著電弧四處蔓延,振碎固定裝置,漂浮到佩亼手中,椅子、儀器、幕墻玻璃被震碎散落一地。傷痕累累的悟空迅速從星云環拿出盾牌,擋住刀疤的尖刺。佩亼浮在空中,周圍圍繞著赤紅色閃電。博士頭發豎起,四處躲避溢散的電弧,大聲叫囂著,干掉他們,佩亼狠狠地看著博士,博士嚇退幾步想要離開,佩亼手持魔杖對著博士,時間瞬間被分離,博士驚訝的看到身后的自己向自己走來,身前的自己向前走去,自己卻像塵土一樣逐漸的飄散在空氣中。墻壁溶散,佩亼間斷閃現出來,拿著魔杖指向悟空,匯聚出一股強大的能量束,能量束擊穿刀疤,刀疤瞬間化為碎末,悟空四處躲閃,不料還是被擊中,盾牌被擊碎,悟空被擊飛,撞在坦克上,停了下來,坦克被撞擊凹了進去,坦克尾部被能量束擊中,整個被削了下來,金屬斷面處被融化冒著火花。悟空看著佩亼,內心憤怒痛苦不已,抓狂吼叫著,一顆炮彈從彈倉中劃出,掉落在悟空旁。悟空看著滿載的彈倉,又看了看手腕,便撿起地上炮彈單手舉起呀的一聲,用力一握,整個彈倉瞬間被燃爆,坦克被炸翻到空中,地面被炸出一個諾大的坑,灰塵煙霧彌漫在空氣中,悟空逐漸出現,渾身散著火光,肌肉逐漸膨脹,體型略顯變大,長出金色毛發,漏出尖銳的牙齒。悟空取下星云環,雙手用力將手環掰開,咬著牙用手狠狠的攥著掠直,金箍棒閃閃的在悟空手中出現。剎那間,一道光束飛來,悟空將金箍棒用力插入地面,半跪姿勢進行防御,光束擊中金箍棒,悟空被擊退數米,地面被金箍棒刮出一道深深的溝痕,身后被腳掌尖銳的爪踏碎,憤怒的齜著牙,十分兇悍,隨手抓來一塊石塊,扔向佩亼,石塊極速飛去卻在佩亼面前突然靜止,時間仿佛加快流逝,石塊迅速風化成灰塵飄落在空氣中,剎那間,悟空將金箍棒用力甩出插在不遠處一座山頭上,悟空閉上赤紅的雙眼,伸出手臂,掌心對著金箍棒,只見金箍棒逐漸匯聚天地能量,將能量引入掌心,悟空猛地睜開釋放出兩束無窮耀眼的光,直射在魔杖上,魔杖劇烈的抖動,佩亼被強烈沖擊波彈開,撞在地面,一支鋼筋穿過胸膛,血液順著地面流淌,逐漸停止了呼吸,閻魔靈耀露出面目猙獰扭曲的形態。法杖不停旋轉匯聚出一股強大能量直射出天空,穿越大氣層,向九個方向散出光,杖軸逆向轉了一刻鐘,時間倒退回到最初,法杖突然出現在橋墩之間,猛烈的撞擊在橋墩上。悟空輕輕的走到佩亼的臥室,看著在睡夢中的佩亼,輕輕的撫摸了一下佩亼的額頭,將記憶儲存在佩亼腦海里,略顯悲傷。在佩亼的睡袍口袋,留下一枚紫色的鉆戒便消散而去。

清晨,佩亼在洗漱時,接到閨蜜的回電,興奮的告訴她,昨夜做了一個很長很長的夢,很浪漫卻又很刺激,還告訴她,在夢中見到了心目中白馬王子,還在她的口袋里留下了一枚紫色的鉆戒,說著手意識的摸了下口袋,卻從口袋里掏出了一枚紫色鉆戒......

法杖的存在,暴露了地球的四維(線,面,體,時間)坐標,此刻光年之外,不明艦群在疾速的靠近。悟空也因違反了秩序定律,被貶化為三丈六尺之石,此后便受天真地秀,日精月華,重新悟道修行......

本文標簽:

審核:紫雪推薦:紫雪
關于短篇科幻小說《起源》的編輯點評:

暫無編輯點評


您也許感興趣的
該周最熱小說
小說新作速遞
會員評論

暫無會員評論。

楊柳岸網絡文學網站提供各類網絡文學作品、原創文學在線閱讀。楊柳岸網絡文學版權所有,未經本站或作者許可不得轉載。
本站由http://www.gggooo.com提供技術支持。 楊柳岸網絡文學竭誠為廣大文學愛好者、網絡寫手提供優質的原創文學創作平臺! Copyright©2008-2013 http://www.asowbc.live All Rights Reserved
河南快三走势图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