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奶奶

作者:陳放發表于:2019-03-25 09:30:20  短篇生活小說關注度:楊柳岸網絡文學為您統計中..

姑奶奶

陳放

過了驚蟄節氣,白天明顯變長,地溫上升很快,一場雨過后,北方遼闊的大地上漸漸就有了春的氣息。圓圓的太陽再不象冬天那樣無精打采,而是在藍色的天空上盡情散發著耀眼的光芒,風也變得暖烘烘的。陽坡上的小草爭著搶著想出人頭地,最明顯的是垂柳,昨天還干干巴巴硬的鐵絲兒似的,今天就軟軟的隨著風擺起來了,如煙似霧,把優美的身姿映在粼粼的池水里。花兒們不誤時令的開放,一片金黃的是迎春,粉白大氣的是玉蘭,桃花似火,杏花如雪。鳥兒歡快地對答,雞鴨貓狗呼鄰喚伴地出游,凍了一冬天的笑容也在人們的臉上徹底舒展開了。外出打工的村民已經走了一個多月,院子里剩下的只是老人、孩子和還有牽絆的婦女,可是春天不管這些,好象一出戲時間一到就要鳴鑼開唱了。

整整一夜,七十五歲的金成媽也沒睡著。想起后半晌娘家小侄子拿箱牛奶來看自己那個高興樣,還真象揀了金元寶的孩子。“大姑,你大孫子找著媳婦了!”“真的?”“沒錯,就是振廣,有對象了!”“謝天謝地,你們兩口子沒少遭罪,這回行了,你爹你媽在世那會就天天盼哪,怕孩子找不著媳婦,哎呀,還真讓大姑看到這一天了。”金成媽一邊用手擦淚,一邊往侄子跟前蹭了蹭,“媳婦模樣好嗎?哪的娘家?”“挺好的,還有文化,就是娘家遠,縣城大西邊,不過人家那邊富裕。”“你就說你們兩口子多不容易,家里翻蓋了新房,還在縣城買了樓房,沒辦法么,就算拉饑荒吧心里也得樂意,咱們農村孩子們不好找媳婦不是?”“是呀,咱村就有二十多個沒找著對象的,哪家不急?大姑,振廣這事兒就得緊著辦,大后天媳婦和娘家人來看家當,順便吃成飯,大秋以前就結婚哪。”“對,省得夜長夢多,把媳婦娶家來心就落地了,你爹你媽要是知道這喜信兒,該有多高興。”人老了沒出息,金成媽又開始用手擦淚。“侄兒啊,你們兩口子負擔忒重,大姑啥也沒有,幫不上一點忙!”“你這么大歲數了,能有啥,別為我們發愁,振廣那小子要強懂事著哩。”“就說呢,英英武武的小伙子。”“大姑,大后天讓振廣早點來接你。”金成媽心里一驚為難地擺擺手說:“哎呀,大姑沒牙少口的吃不了東西,知道這高興事兒就中了,不去呀。” “大姑,你這么大歲數了,去也不用上禮,咋還不去呢?”“那也不能去。”金成媽還是為難地擺手。“我爹媽不在了,你就是大輩兒,不去不中啊。”“咋還不去不中呢?”“大姑,你想吧,孩子定親吃成飯這節骨眼兒上,本村的姑奶奶都沒請,這事要是讓娘家挑出理來,可咋整,這社會找個媳婦多不容易呀。”“不去不中?”金成媽還是意意思思地問。“不中!”侄子誠心誠意地說。“那,那就去吧。”金成媽雖說答應了,心里還是難腸的要命。

夜深了,下弦月慢慢地爬上天空,朦朧的月光從窗戶上照進來,金成媽翻了個身。剛才心里還在打退堂鼓,這會兒又尋思自己不去吧,按說還沒登過家門的媳婦怎么也不會知道有她這個姑奶奶,可是當天吃成飯得坐十幾桌親戚,這就保不齊誰會說漏了嘴呀。就說去吧,屬自己年紀大,往那一坐,侄兒侄兒媳婦準得給介紹,新媳婦要是叫一聲姑奶奶,不給見面禮好嗎?為這惹人家心里不痛快能對得起誰呢。振廣先前說過四五個對象最后都沒成,還不是新媳婦有一點不高興說不來就不來了。唉!哪家都得把媳婦當祖宗一樣供著。老話說,不給孩子娶媳婦爹媽有罪么,在莊稼院里,干多大事兒也比不過給孩子娶媳婦出彩。又想起哥哥嫂子著急地盼孫子結婚的樣子,還真得去呀!當姑奶奶的,給多少錢好呢?唉!現在不養豬不養雞的,一點進項沒有,花錢就得手心朝上向兒子媳婦們要,兒子倒好說,知道爹沒了,當媽的難,可是都不在家,老大金成老三銅成都去關外出門打工去了,老二銀成雖說沒走遠吧,兩口子在縣城賣菜想當城市人一年回不來幾趟,真要和家里的兩個媳婦要錢金成媽知道哪個也不是省油的燈。現時說老大金成家倒不用娶媳婦蓋房了,兩兒子家的兩孫子兩孫女也都大咧,就是天天比著花爺爺奶奶的錢,一年下來金成家也剩不下啥,怕一碗水端不平么。老二銀成家就一個閨女早嫁人了,可偏偏鬼迷心竅的不進縣城活不了,又買樓又裝修鬧的緊緊巴巴。這會兒最困難的就數銅成家,一個男孩,也跟振廣似的老大不小了剛定婚,為了讓沒過門的兒媳婦高興先貸款買了樓房,想早結婚,上個月又貸款買了汽車。唉!錢把人逼得眼里滴血呀。兒媳婦們早就說了,你這么大年紀,啥人情也不用走咧,省下的就是攢下的,自己手里有錢就不用我們老惦記著了。這不是唱明了嗎,除了每年一家給五百塊養老錢,其他的就別想了。唉!現在說誰對誰好可不比以前,兩手攥空拳是不行了,人老咧,啥也沒有,人家能敬著你?也不怪孩子們呀,這社會錢就象魚餌釣著人到處跑哩,沒錢辦不了事么。這回說啥也不能跟兒媳婦們要了,辦不成不說恐怕還白惹人家生氣。給新媳婦多少錢好呢?院子里起風了,把大門刮的響了幾下,大黃狗一聲也沒汪汪,想是睡著了。金成媽又翻了個身。心里說光是想著去,自己連件象樣點兒的衣裳還沒有呢,人老自丑,一臉溝溝坎坎的,大喜的日子不也是給侄兒一家添堵么,不叫你去不合適,自己不去又不中,就是一個累贅呀!老頭子在那會兒,想趕集坐著電三輪就去咧,現在腿疼得一里地也走不了,想買衣裳可咋趕這個集呢?金成媳婦推走電三輪那會兒到是嘴巧地說想趕集了我送你接你,其實她是想騎著接送孫子孫女上學。為啥這么說,上個月自己讓她拉著去集上轉轉她不就說車沒電了嗎。唉!死老頭子呀,你走前邊算是省心去咧,不管我了!眼淚一顆接一顆地沖過了溝溝坎坎,又落在枕巾上,慢慢地就濕了一大片。天傍亮那會兒,金成媽終于迷迷糊糊合上了眼。

鄰居家公雞嘹亮的啼鳴和大黃狗撓門的聲音,把金成媽叫醒。心里有事兒躺也躺不住,摸摸索索拄著拐棍來到前院,紫色的楊樹毛子讓風刮的到處都是,不知不覺什么都被春天帶著來了。金成媽剛想蹲下腰掐點菠菜,大門口槐樹上的喜鵲就對著她喳喳叫起來,“知道啦,知道啦,你給姑奶奶報喜來了!”嘴上這么一說,大黃狗也高興地晃起尾巴來。

金六福超市是個能聚人的地方,買不買東西早上人們也愛來這兒點個卯,順便打聽一些張家長李家短的小道消息。特別是幾個能動的老家伙,讓大家看看就說明昨天晚上還是平安無事,都放心吧。沒辦法,村里人少了么。金成媽費半天勁剛挪到這就聽見“哈-哈哈哈-哈”的笑聲,不用抬頭看也知道是村支書俊生媳婦玉平來了。這閨女要人樣有人樣,心眼還好使喚,就是這個笑忒假,不管聲大聲小,都能拉出月牙兒的彎度來。“嬸子,給你道喜呀!”玉平沖著金成媽說。“你知道咧?”“那還能不知道,這喜事兒振廣他爹見誰告訴誰呢,怎么樣,昨天請你這姑奶奶來著吧?”“是呀,我不想去。”“那能行,正經的老家兒,你不去能開席。”“你倒是會說話,新媳婦重要大姑重要,我們這年紀人都愛清靜,不比你們正在好時侯,出頭露面慣咧。”“去去去,這事兒外人知道都得捧場,換件好衣裳,漂漂亮亮高高興興地去。”“還說衣裳呢,明天我想趕個馬莊子集。”“哈-哈哈哈-哈,還說不想去,這不連趕集買衣裳都思謀好咧,嬸子,我跟你說,集上那好衣裳就別提有多少了,樣式新,顏色好,就是長短肥瘦得自己慢慢挑。”金成媽心里想也真是的,這買衣裳不比買白菜、山藥的時間短,得大半天功夫讓外人帶著去不合適,唉!就說:“讓金成媳婦帶我去吧。”“巧了,嬸子,我正好去村東頭,先告訴她去。”“中啊,”這閨女真是熱心腸子,金成媽在心里這么夸著。

耀眼的太陽剛掠過成排的柳樹,坑沿兒上小草頂著露珠晶晶閃閃一片新綠,水里幾只鴨子你追我趕的覓食,天空很藍,亮堂的能望見遠處跑來跑去的小汽車,村子里幾座紅頂子白瓷磚墻的樓房被前兩天的雨沖刷的干干凈凈,這會兒也象剛開的花兒一樣美麗。今兒早晨的空氣仿佛格外清涼甘潤,金成媽心里舒服一些了,溝溝坎坎的臉面紅樸樸的。

時間就象流水一樣不知不覺就會過去,轉眼功夫晌午歪了,金成媽沒有收到任何準確消息,金成媳婦明天能帶自己趕集去嗎?哎呀,指望村支書媳婦給捎這個話兒怕不中,人家是貴人多忘事,這要沒提前打招呼,光是這么眼巴巴地等著,明天金成媳婦又說三輪車沒電了咋辦?現在呀啥老規矩也守不住了,要是換早先,婆婆使喚兒媳婦那不是天經地義的事兒,不聽說打一頓不給飯吃也不框外。金成媽坐也不是站也不是,求人不如求己,還是自己去和兒媳婦說吧。

金成媽拄著拐棍走一會兒停一會兒,終于能看見兒子家大門了。額頭上布滿一層細汗,稀疏花白的頭發被風吹得很亂,氣喘的象在拉風箱,半大孩子們早就露著腳脖子到處跑了,自己還穿著厚棉褲呢,不行,實在邁不動步,盼著,盼著。。。。。。

金成媳婦正和后對門大串兒媽面對面地擇菜,看見婆婆來了先沖對方使個眼色,輕輕咳嗽一聲以后說:“媽,這么老遠你怎么來了,快坐下。”金成媽雖然心里咯噔一下,但是聽兒媳婦當著外人這么叫自己還是挺滿意,都說不養兒不知父母恩,看來當了婆婆的就更不一樣了。“我來看看。”坐下以后金成媽氣還沒喘勻。“有事兒?”“有事兒,明天我想趕個馬莊子集。”“怪冷的天氣趕集干啥?”“我看合適了想買件衣裳。”“年都過去咧,還買衣裳?”“啊,這不南街你老表弟家振廣找著媳婦咧,想后天吃成飯,非得叫我去么,當姑奶奶的,連件象樣點的衣裳也沒有。”“哼,要我說你別去,小振廣長年累月也不來看你一回,眼里就沒你這個大輩兒。”“孩子成天在外面跑著掙錢沒時間么,不怨他。”“他沒時間,他爹他媽呢?”“這你可就說差了,我那侄兒侄兒媳婦過年過節都請我吃飯,平時也沒少來。”金成媽耐著性子。“再說咧,你這當姑奶奶的去坐席,不給見面禮中啊?”“現在孩子找個媳婦不容易,該給就給吧,我不跟你們要錢。”金成媽怕兒媳婦誤會。金成媳婦輕輕咳嗽一聲說:“哎呀,明天趕集還不中。”“咋不中呢?”金成媽著急地問。金成媳婦又給大串兒媽使個眼色以后說:“這不,我們倆個昨天就和縣城種子公司定好了,明天買玉米種子去。”“是昨天定好的,明天去。”大串兒媽眼瞅著地說。 “你們改個日子不中?”金成媽心里不痛快。“不中,定的可死呢。”大串兒媽眼瞅著天說。“反正明天我沒時間,你找銅成媳婦去呀。她家還有大汽車呢,坐著更舒坦。”金成媽雖說心里難受極了可不犯糊涂,這事兒要是拐到老兒子家就不得了,孫子媳婦還沒娶啊,要真傳出個風言風語來自己跳進黃河也洗不清,身上氣的打顫, “我,我不用你了!”金成媽猛地站起身來,頭暈了一下,扶了把門框然后沖了出來。

金成媽茫然地朝前走了幾步,感覺渾身沒勁,兩手不知道抓啥,原來竟把拐棍忘拿了。大串兒媽追上來,一邊往手里遞拐棍一邊說嬸子你別著急,聲音小的跟蚊子叫喚似的,臉蛋兒紅的跟唱關公似的。

金成媽委屈呀,當初推電三輪的時侯你說的比唱的都好聽,說想趕集了我送你接你,這會兒就一推六二五咧。唉!眼里的淚水象斷了線的珍珠,怕讓別人看見,緊走幾步,拐到小道上來。停下以后不住地嘆氣,人呀,活在世上就是受罪來了,還以為享福呢,心里難腸的要命,一下子好象身邊什么東西也沒有,自己啥也不知道了。

天上兩朵潔白的云彩含情脈脈地對視,風兒先推推這個,再推推那個,各自羞羞答答地努力了好幾次,終于緊緊地抱在了一起。高高的楊樹枝條經過溫暖陽光的撫慰,嫩嫩的新葉伸胳膊展腿發出叭叭的聲音。學校操場上的紅旗呼拉拉的飄蕩,小學生們正在用幼稚的嗓子齊齊地朗讀課文,慈母手中線,游子身上衣。。。。。。

事情都從一個巧字上來,正在金成媽淚眼婆娑精神恍惚的時候,銅成媳婦騎著電動車優哉游哉地從對面來了。“媽,媽,你怎么啦?”金成媽使勁揉了揉眼睛看清楚是老兒子媳婦,嘆口氣說:“柳樹毛子忒多,飛到我眼睛里了。”“啊,有風你站在這兒干啥?”金成媽覺得兒媳婦今天挺高興,就說:“我想明天趕個馬莊子集,你大嫂子有事脫不開身,還沒時間帶我,你有空兒啊?”“哎呀,我,我,我也沒時間,昨天跟我娘家兄弟定好咧,明天看我二姨去。”“真定好咧?你們改個日子不中?”金成媽抱著一線希望。“不中,我兄弟都從單位請假了。要說起來就數我二哥二嫂會躲清靜,兩口子往縣城里一鉆,家里啥事兒不管,這要是在跟前,他們就可以帶你去咧。”金成媽還沒有平復的心酸的滴水,不知道接茬兒自己說啥,沒有答話,用拐棍在地上搗了幾下,低下頭,緩緩地朝家走去。

“小狼羔子們呀,白養活你們啦!人都有老的那一天啊!”金成媽站在自己安靜的小院,滿眼的淚水沖過溝溝坎坎,流到她的衣襟上,流到春天的泥土里。三間低矮的老房和懂事的大黃狗都不言不語地望著自己,腳邊兒幾棵經過霜雪覆蓋過的老蔥孤零零的立著。菠菜畦埂上螞蟻們正在前拉后推地搬能吃的東西,跑前跑后,吱吱唧唧,好象在喊一起努力呀。金成媽覺得蟲兒們是那樣的親切和氣,看著看著,耳邊好象傳來了老伴的聲音,“老娘子,你餓不餓?累不累?難不難?”唉!死老頭子呀,你走前邊算是省心去咧,不管我了!風從北邊兒吹過來,掀起金成媽稀疏花白的頭發,吧嗒,吧嗒,是什么掉地上了?原來還是兩串淚珠子。唉!有要強的心沒有要強的命啊,還想當姑奶奶呢?算啦,算啦!認命了,認命了人的心就寬展咧。人老了就可憐了,得看孩子們的臉色,得按孩子們的心思,人老了,還得顧及孩子們的名聲。咕嚕,咕嚕,這時侯了,金成媽早飯、午飯還沒吃呢,她不想吃,慢慢地倒在了炕上。。。。。。

“哈-哈哈哈-哈”的笑聲傳進來,村支書媳婦來了。“嬸子,早起那會兒我告訴金成媳婦說你明天想趕馬莊子集,她也沒說去也沒說不去,不行我再給你問問她去?”“云頭媽呀,你別去,前半晌金成媳婦來了說明天她有事趕不了集。”“啊,那我給你問問銅成媳婦去?”“云頭媽呀,你別去,后半晌銅成媳婦來了說明天她也有事趕不了集。”“啊,啊,嬸子,你明天還趕集去不?”“不去了,我要是去南街坐席就有啥穿啥,要是不去就不去,到時侯看吧。”金成媽緩緩地說。“還看什么呢?真不當姑奶奶去咧?”“當,不當,到時侯看吧。”“到時侯看,到時侯看,哪有放著好端端姑奶奶不當的道理。”哈-哈哈哈-哈,玉平閃著一雙迷人的大眼睛走了。

春天的傍晚很好,風是溫熱的,輕柔的,把清新潮濕帶著花香的空氣從窗縫吹進來,蟬不鳴蛙不叫,萬事萬物都在平靜和諧的氛圍里向著美好的方向努力爭取哩。

“叭,叭,叭”有人敲門,“誰呀?”金成媽抓著拐棍問。“奶奶,是我,快開門。”金成媽聽出是大孫子媳婦小霞,打開門一看,孫子媳婦端著一碗熱氣騰騰的餃子笑容滿面的走進來,后面還跟著生龍活虎的重孫子,“老太,快吃,可香呢。”“你們怎么來了?”“奶奶,明天我帶你去趕馬莊子集。”“真的?你不去上班中啊?”“中,我和別人倒了個班。”“倒班扣你錢不?”金成媽接過餃子問。“不扣,放心吧。”“你咋知道奶奶明天想趕集呢?”“玉平嬸告訴我了,沒事兒,奶奶,以后你想出門我媽和老嬸兒要是不方便,我就帶你去。一點也不費事兒。”“真的?”“真的!”

金成媽感覺今天晚上吃的餃子,真香!晚上覺睡的,也真香!半夜里夢見大孫子媳婦小霞帶著自己,在紅火熱鬧的馬莊子集上轉過來轉過去地買衣裳,長的短的,紅的綠的,挑了一件又一件,高興的呀,都把自己笑醒了。

本文標簽:

審核:陳士彬精華:陳士彬
關于短篇生活小說《姑奶奶》的編輯點評:

暫無編輯點評


您也許感興趣的
該周最熱小說
小說新作速遞
會員評論

暫無會員評論。

楊柳岸網絡文學網站提供各類網絡文學作品、原創文學在線閱讀。楊柳岸網絡文學版權所有,未經本站或作者許可不得轉載。
本站由http://www.gggooo.com提供技術支持。 楊柳岸網絡文學竭誠為廣大文學愛好者、網絡寫手提供優質的原創文學創作平臺! Copyright©2008-2013 http://www.asowbc.live All Rights Reserved
河南快三走势图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