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柳岸網絡文學>>雜文>> 遙向先民揮揮手

遙向先民揮揮手

作者:靳文亞發表于:2019-03-27 15:54:12  短篇隨感雜文關注度:楊柳岸網絡文學為您統計中..

近期,瀏覽打印成冊的河北省保定市滿城區文物旅游資料,囫圇吞棗地惡補一些歷史知識。隔行如隔山!那些凝聚著專家學者的研究成果,那些充滿本土氣息的鮮活文字,讓我對這塊熱土上的先民致以誠摯敬意。

我小時候,偶爾看到村里坍塌的土塹下,會有壇壇罐罐隨著土批下來,淪為孩子們嬉笑打鬧下的垃圾。鄉親們一說寶貝多認為就是金銀珠寶,我們當地不少民間傳說就滿足了這種奢望心理,比方說抱陽上的“金蟈蟈”、永安莊小獨山的“南天門”、東于河柏樹林的“聚寶盆”、東于河黃土寨上的金銀庫;就連我族長輩相傳的祖宗墳“靳家墳”,也是墓中的封建官僚被冤屈問斬,因皇帝良心發現,便賜金頭安葬。靳家墳原位于東、西于河村南邊,屬于靠近抱陽的接壤地帶,我的祖輩能說清本村與東于河、城內、北臺漁三村靳姓遠近分支關系。“文革”中,鄰村大張旗鼓地炸了靳家墳,傳言事后還有進去摸到金疙瘩的。

“今人不見古時月,今月曾經照古人”。我們腳下,我們生機盎然的土地上,原住先民也好,死后卜葬也好,留下可供子孫們學習研究的文化。保定是人類早期活動集中的一個區域,從徐水釜山文化、徐水南莊頭新石器遺址、清苑東臧村等仰韶文化遺址、淶水縣北邊橋舊石器時代遺址、易縣北福地等新石器時代遺址、曲陽釣魚臺新石器仰韶文化遺址和容城上坡磁山文化遺址等可見端倪。保定不少地方名字與五帝有關,順平、唐縣和望都還有唐堯文化,但傳說畢竟沒有科學論證,我國至今都沒有國際上承認的夏朝歷史資料。商朝,一個古老的神秘部落,自盤庚遷殷后,國勢日漸強大,很快北擴到易水,西延至太行,滿城發現商周遺址不足為奇。要莊,中國商周考古一項重大發現,它將正式發掘河北城址的歷史,一下子提早到西周時期。“周公吐哺,天下歸心”。我想象著遙遠時代的要莊:農耕文化與草原文化交融,他們走出混沌、穿越洪荒,宗廟、社壇盡有,商業區、居住地有別,屋頂鋪瓦,民著衣裳;織機、冶銅、鐵器、染坊、釀酒、制瓷、角器、漆木、陶器、玉石器等等,一個又一個手工作坊述說著東方的文明;井田制下的庶人,種地深耕熟耘,懂得漚肥、利用草木灰,他們像《詩經》描述的那樣,也有詩意的遠方,也有熱烈奔放的愛情追求……夜借村的歷史,不僅僅是宋朝的邊境前線,也有商周先人生活的足跡。滿城發現周朝遺址的,像東村、眺山營、抱陽、南上坎、石井、東于河等等并不少。我經常在西苑街北頭步行,不遠處就有春秋時期趙簡子修筑的城池遺址。

遺址、古墓不能與建村歷史相提并論,但在村里最早定居的是哪些家族,始祖叫啥,何年來——是顛沛流離后的落戶定居,還是明燕王掃北后的移民大軍,抑或躲避朝廷追殺的隱姓埋名,或為追隨某個貴族的免稅農民?滿城漢墓不僅有陵山漢墓,倘建筑施工的話,一不小心就可能弄出個漢墓來。我能羅列的,就有城內、謁山、順民、楊佐、韓莊、長旺、夜借、大冊營、李佐、后屯、良賈、神星、寺角、大樓、郎村、永安莊、疙瘩屯、宋屯、野里、白堡等村,漢代遺址像南原、前大留、后大留、西黃村、南宋、大冊營、六間房、北宋、市頭村、守陵、后屯、毛賈、柳佐等村,遍布東南西北中,平原山區兼而有之。滿城漢代畫像石刻也屢屢被,被專家學者津津樂道。相比之下,元代的張柔墓就靠后多了。

我摘記下靳輔父母“墓志銘”文字,對這位老輩相傳的“祖先”多了幾分敬仰。靳輔祖籍山東省濟南歷城,其父靳應選,這跟我的長輩們一直傳教的很吻合。靳輔始祖明初以百戶之職戍守遼陽,便落戶于此;先祖陣亡后,世襲千戶職,數傳下來均不顯赫。至靳應選,兄弟七人卻五個早故,從五品官不大不小,執意歸老逝于北京家中。其子靳輔9歲喪母,13歲隨父入關,自小聰穎過人,早年參加公考,不到20歲就成為國史館編修,做安徽巡撫多有政績,45歲后以治河有方堪稱十七世紀最有影響的水利專家。治學、平藩、安民、反腐、治河,他都干得風生水起,卻數次官場沉浮,晚年跌宕起伏,甚至賦閑在家三年,令人唏噓不已。本已心力交瘁,得知再次被康熙啟用,以衰病為由婉拒未準,只能全力以赴,無奈當年七月病重,申請退休終被允,數月后病逝。其父亡故都不能奔喪,曾吃住在水利工程的工棚,發現偷工減料等問題必須返工,責任人要被杖打,還要賠付返工的全部費用。在貪污成風的大清“盛世”,讒言甚囂塵上,如靳輔自身不潔,恐怕朝中再無人,好大喜功的皇帝也不會糾錯式地再用這樣的老臣。其墓為“卜葬”,看中抱陽山風景宜人。靳輔的母親32歲英年早逝,被匆忙葬于遼陽,后人未曾祭拜,恐難尋墳墓蹤影。靳輔生前征詢左右,故將母親衣冠葬,勒石記之,家國情懷略表其中。一品太夫人安葬當有朝冠,頂鏤花金座,中飾東珠,上銜紅寶石,皆不知落入誰人之手。15座清代家族墓,唯有靳輔父母合葬墓規模最大。傳說當年用雞蛋清作為粘合劑,墓頂用瓷碗覆扣。從春秋時期就猖獗不衰的盜墓賊,何以沒光顧前不著村、后不著店的“靳家墳”?是因約定俗成的行規,對百姓傳頌的忠臣志士墓敬而遠之吧。但假革命之名的狂熱下,炎帝都不能幸免,孔子頭顱被當了球踢,岳飛、海瑞、包拯、左宗棠、康有為、秋瑾等名人墓也未能幸免,有的尸骨不存,有的棄尸荒野。靳輔之后沒有“官二代”,這一血脈的輝煌戛然而止,子孫歸隱成平民百姓。墓地不是故鄉,亦非功成名就的地方,這就不難理解家譜失傳、北方無靳輔祠、墓葬被炸無后人站出來痛斥、搶救性發掘只有自稱后裔的鄰村人進行理論等問題。我至今沒去方順橋看看靳公神道碑,當年可是傳說四五十里一個這樣的引路碑……

歷史文化的共鳴,來源于文化符號的日漸清晰。我們在超越著古人,也在研究著先輩們。互聯網的普及,讓信息獲得渠道快了、廣了,但碎片多了、八卦多了。好在我們終與歷史握手言和,不少人參與到保護和利用文物中來。我與先民揮揮手,愿后旅發時代多些傳播滿城歷史文化的使者。

本文標簽:

審核:陳士彬精華:陳士彬
關于短篇隨感雜文《遙向先民揮揮手》的編輯點評:

暫無編輯點評


您也許感興趣的
該周最熱雜文
雜文新作速遞
會員評論

暫無會員評論。

楊柳岸網絡文學網站提供各類網絡文學作品、原創文學在線閱讀。楊柳岸網絡文學版權所有,未經本站或作者許可不得轉載。
本站由http://www.gggooo.com提供技術支持。 楊柳岸網絡文學竭誠為廣大文學愛好者、網絡寫手提供優質的原創文學創作平臺! Copyright©2008-2013 http://www.asowbc.live All Rights Reserved
河南快三走势图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