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柳岸網絡文學>>散文>> “葦哥”潑墨向天歌--記開創中國蘆葦風光畫的當代著名國畫家陳華民

“葦哥”潑墨向天歌--記開創中國蘆葦風光畫的當代著名國畫家陳華民

作者:遼寧王忠新發表于:2019-05-19 17:41:07  短篇敘事散文關注度:楊柳岸網絡文學為您統計中..

“葦哥”潑墨向天歌

記開創中國蘆葦風光畫的當代著名國畫家陳華民

“蒹葭蒼蒼,白露為霜。所謂伊人,在水一方”,《詩經》描繪的蘆蕩茫茫十分迷人。中國當代著名國畫家陳華民似乎有種莫名的宿命,就連著這“蒹葭蒼蒼”。他出生在蘆葦蕩,成長在蘆葦蕩,深愛著蘆葦蕩,他不僅用畫筆犁開蘆葦風光畫的先河,更為保護蘆葦濕地潑墨向天歌!

一、他為蘆葦而生,生如一根蘆葦。

從1943年3月的一天,陳華民降生在遼寧東溝縣(現為東港市)桃源村一個農家的炕頭,陳華民的童年,就涂抹著蘆葦無邊的綠色。

兒時的陳華民經常到葦蕩捉“杜魯”(當地對一種螃蟹的稱呼),這螃蟹特別在于自己打個洞在里躲藏。撈小魚、掏鳥蛋、挖蛤喇等。記得一次下雨,他睡覺一睜眼,葦蕩里的螃蟹竟爬到炕上。至于“笛聲依約蘆花里,白鳥成行忽驚起”,更是司空見慣。葦蕩帶給他兒時無窮的童趣和歡樂。

作為窮人家的孩子,他稚嫩的肩膀過早擔起打葦柴的負重。可葦子是造紙的重要原料,政府只允許割 “瞎葦”,就是散長在葦蕩邊上,國家不收割的葦子。而入冬和開春打“瞎葦”,甚至要駕冰排,那很危險。但對陳華民來講,也很刺激,用現在時髦的話講:痛苦著歡樂!

一回首,伴著蘆葦的一青一黃,陳華民已經七十有七了,他一直生活在東港,人生的大部分時間,又都生活在葦蕩,除了那世外桃源般的美景,這蘆葦蕩里的村落、人文、親情、鄉戀,悲傷,還有那埋葬親人尸骨所豎起的石碑等,就成了陳華民的根,深深地扎在蘆蕩中,他感慨萬千地說:“我與蘆葦共命運,我就像蘆葦蕩這大家庭的成員一樣!”

哲學家帕斯卡爾曾說:“人是一支有思想的蘆葦”,而 陳華民則感覺:自己能生在葦蕩,那是得天獨厚;自己能開創蘆葦風光畫,也獲得于蘆葦蕩的積淀,更是自己對蘆葦蕩的回報。都說“繪畫的功夫在繪畫之外”,陳華民葦蕩的生活,大約就是個精彩的詮釋。

二、他于畫壇斷然轉向,開宗立派出蘆葦風光畫。

任何一個人的命運,總和大時代相連。原本像根蘆葦一樣平凡生長的陳華民,唱著“社會主義好,社會主義國家人民地位高”的歌曲,從一個農家子弟,憑借繪畫的天賦,竟被縣文化館招為“以農帶干”,又被轉正為美術文化干部,并當上東港市文化館的美術部主任。

陳華民畫國畫、版畫、水彩畫、 水粉畫,國畫中的人物、山水、花鳥等他都畫,什么具象、寫意、工筆,幾乎無不涉獵。他的寫生畫稿,就畫出千幅之多。而且,正兒八經畫出點名堂,他的年畫“生在富中”獲第五屆全國年畫展二等獎,他的山水畫“家鄉情”被中國國家畫院收藏、 “江山多嬌被”人民大會堂收藏,他還被全國六屆美展特邀為評委等,還在俄國、日本、韓國、西班牙等國舉辦畫展。如此順風順水地畫下去,陳華民在畫壇上的名利雙收,當有不俗地表現。

畫作不斷獲獎,可陳華民總覺得心中有點郁悶。他看著自己獲獎的畫,總覺得在中國的畫壇,多幾張不嫌多,少幾張不嫌少。咋能跳出天下山水的“千人一面”,這是他長久的困惑。

2008年7月的一天,他在文化館推窗遠眺,看到夕陽下一抹蘆葦特別搶眼,由此想到自家老屋四周已不見一株葦子,心弦突然被重重撥響。或許,這是一種呼喚,讓他猛然感到“天降大任于斯”的悲壯,若能畫出傳遞思想的蘆葦,這不僅是對山水畫的開拓,也是對家鄉保護生態的宣傳,更能畫出屬于陳華民的自我。

為此,陳華民重起鍋灶畫蘆葦,戛然于畫壇沉寂一年,再現“江湖”時,他拿出創作的40幅蘆葦畫“試水”,意想不到《中國書畫報》竟以“陳華民首創中國蘆葦風光畫”為題發表。“你若花開,清風自來”,一時畫壇引起強烈反響,他也被譽為畫壇的“葦哥”。

作為著名美術史學家、美術評論家、中央美術學院教授、中國美協理事的薛永年這樣撰文評論“葦哥”:“陳華民以一個北方人的文化視角,聚焦在‘北國風光不入畫’的無人問津的蘆葦風光世界里。他以蘆葦風光的題材,新的表現手法,形成了陳華民獨特的蘆葦風光語言符號和自己的藝術模式。”再直白點說,就是陳華民給中國的山水畫開宗立派出蘆葦風光畫,這應是畫壇的開疆拓土!

三、能在畫壇獨樹一幟,蘆葦風光畫有何不凡?

這畫“葦”一畫就10多年,那“葦哥”的蘆葦風光畫有何不凡?

這是專門“以蘆葦風光為題材”的畫。中國古代畫蘆葦,雖偶有畫過《蘆花寒雁圖》,但獨立將蘆葦作為題材成畫的極少。任何一門學科的確立,必須有獨特的研究對象。陳華民前無古人地獨開以蘆葦為題材的風光畫,這是為中國的山水畫拓展了一片天地。中國美協理事,原遼寧省美協常務副主席、全國美展總評委李秀忠評價:“在中國畫壇上還不曾有過以蘆葦為主題性創作,并取得成功的先例。”而陳華民“起點很高,氣魄很大,很是了得”。

這是以“新的表現手法”畫的蘆葦。在全部科學中,最饒有意味的就是方法論。任何大師級的科學家、藝術家、理論家,必有獨特的研究方法和表現方法。陳華民將積累幾十年的多種繪畫技巧,打破之間傳統的繪畫分界,盡收于集中表現蘆葦。“在表現手法上沖破常規,沖、寫、潑、拓,將水墨特性和宣紙的滲化效果發揮得淋漓盡致”,他蘆葦山水畫的多色彩運用,更是大膽的突破!薛永年對他的評論:“在全面繼承中國傳統文化的品格基礎上,又將形式與技法重新進行了大膽的革命”!

這畫風鼓蕩“雄健的力感和奔騰的美感”。畫壇大家必有成熟畫風,“葦哥”的蘆葦風光畫畫風體現著“七少七多”:有江南小橋流水的韻味,但少了一點婉約,多了一點大氣磅礴;有南方田園畫的詩意,但少了一點精細,多了幾分粗獷豪情;有水鄉風光的娟秀,但少了一點柔弱,多了一點風骨硬朗;有江南風光的精巧,但少了一點密致,多了一點跌宕壯闊;有傳統山水畫的潑墨為主,但少了一點色彩的單調,多了一點斑斕艷麗;有國畫注重意境的傳承,但少了一點虛無,多了一點虛中求實;有對水墨畫章法構圖的堅持,但少了一點雷同,多了一點個性鮮明。

四、打上“地理標識”,方能跳出“千人一面”。

中國畫壇不僅山水畫存在“千人一面”, 就是人物畫、花鳥畫等,也都如此。要害就在于畫作缺乏“地理標識”,以致它山不知何處山,此水不知何方水。

濱海濕地的特點就是獨特地標。遼寧鴨綠江口濱海濕地國家級自然保護區面積10.81萬公頃,就位于“葦哥”的家鄉東港市內,“葦哥”將這濕地概括出三大特點:

濕地緊連大海。緊連渤海和黃海交界的海天與葦蕩的交匯,形成一種中國獨有的,令人震撼的壯闊。

濕地葦蕩如林。根據水熱和生態環境差異,我國將蘆葦劃分五大葦區,鴨綠江口濱海濕地蘆葦,當屬“北方沼澤葦區”一部分,可當年對遼寧蘆葦品種調研分類卻獨落了丹東,以致今天丹東蘆葦還沒有自己的學名。可你若精彩,天自安排。鴨綠江入海口濕地的北方濱海蘆葦,其長的粗壯、高大,尤其蘆花穗紫、穗長,明顯有別其它蘆葦,當地人將其叫“大葦”,管葦蕩叫“葦林”,足見氣勢非凡。

濕地是鳥類天堂。這一望無際的蘆葦濕地是鳥類的樂園,還是世界遷徙鳥類的重要驛站,那上百萬只連續飛行八天八夜,還一晝夜飛行1400公里,被譽為“永不停歇飛行的鳥”的斑尾塍鷸,更是濕地一大奇觀。

在帶寫實的表現中凸顯“地理標識”。藝術高于生活,但藝術必須來與生活。“葦哥”的蘆葦風光畫之所以跳出“千人一面”,就是畫作緊緊抓住鴨綠江口濱海濕地的特點,多視角、多層面地表現。無論海天與葦蕩銜接著,顯現層次跌宕與大氣磅礴,也無論葦蕩畫面點綴的小鳥和小生物,都帶有寫實特點。“葦哥”的蘆葦風光畫在強烈的地理標識中,與“千人一面”的山水畫,就相揖而別了。

在畫蘆花中凸顯蘆葦畫的個性。一到秋天,鴨綠江口濱海濕地的蘆花開的特別長,特別的豐盈,特別的恣意,特別的壯觀。可謂“月明疑似飄大雪,白日枝枝搖浪花”。蘆花在百花譜上沒名,但在陳華民筆下有意,在陳華民的眼里,蘆花是葦蕩的魂。相比畫葦葉,凸顯的清雅、清寒、清凈,陳華民“與自然為伍,用我家之法”,在畫蘆花中畫蘆葦,更有動感,更有形象感,更有色彩感,更有表現力,更能凸顯個性,也更有沖擊力。為此,“葦哥”畫蘆葦以蘆花為主調,用多種色彩凸顯蘆花,“葦哥”的蘆葦風光畫,就鼓蕩起鴨綠江入海口廣袤濕地蘆葦蕩的雄風。

如此這般,“葦哥”無疑是有故事的畫家,也是能點燃人們激情的畫家,或許,還是能引起畫壇思索的畫家。

本文標簽:

審核:陳士彬推薦:陳士彬
關于短篇敘事散文《“葦哥”潑墨向天歌--記開創中國蘆葦風光畫的當代著名國畫家陳華民》的編輯點評:

暫無編輯點評


您也許感興趣的
該周最熱散文
散文新作速遞
會員評論

暫無會員評論。

楊柳岸網絡文學網站提供各類網絡文學作品、原創文學在線閱讀。楊柳岸網絡文學版權所有,未經本站或作者許可不得轉載。
本站由http://www.gggooo.com提供技術支持。 楊柳岸網絡文學竭誠為廣大文學愛好者、網絡寫手提供優質的原創文學創作平臺! Copyright©2008-2013 http://www.asowbc.live All Rights Reserved
河南快三走势图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