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柳岸網絡文學>>小說>>《下崗廠長打工記》>> 第32章:第三十二章 移花接木

《下崗廠長打工記》

第 32 章

第三十二章 移花接木

作者:zaq789發表于:2019-03-28 07:28:09  長篇生活小說關注度:楊柳岸網絡文學為您統計中..

旅游車在一處廟宇前停下了,這是在五臺山隨處可見的寺院。導游領著大家來到廟里的一排偏殿前;奇怪是殿內的窗戶都在里面遮住了,難道是放在里面的佛祖舍利子怕見陽光?導游把大家分為兩組,我和慶東,寶忠和張師傅先被領了進去。

我們走入一個不太大的房間;二十來人呆在里面顯得有些擁擠。一個三四十歲的女士先負責接待,她開口介紹自己,說是畢業于西域某佛學院的研究生。我定睛望去,只見她黑胖的身材,穿著普通人衣服,樣子有些俗氣,讓人怎么看也不像是佛家的學子;說是菜市場賣菜的大姐還差不多。

不過她的伶牙俐齒的口才實在讓人折服;連著講了兩個佛教的因果報應的故事,有古人的也有近代的。沒有多少時間,便成功的給大家洗了腦;屋內的人差不多快變成虔誠的佛教信徒了。接下來她告訴大家,下面開始拜佛舍利子了,見舍利子就如同見佛祖。大家可以為自己或家人許愿,只有你心誠,一定會靈驗的。

人們進入供奉佛舍利子的房間,里面香煙繚繞,可是光線很暗。房中間有一尊木雕的如來佛像,佛像前面的一個玻璃罩子里便是佛舍利子了。在周圍彩燈的照射下,舍利子一閃一閃的發著光。我仔細觀察了一番,和在法門寺見到的舍利子不同;法門寺的舍利子是一節圓柱形狀的,像是骨頭的化石。這個舍利子是圓形狀的,好似是一塊礦石,看上去應該是一件仿品。舍利子兩旁是兩尊瓷質的菩薩像,墻上掛著佛教故事的畫圖。屋里交織著一股神秘色彩的燈光,耳邊響著誦經的樂曲。

拜過佛舍利子后,接下來又進入一個房間,房間依舊很暗,里面放滿一排排小板凳。這次是聽一位‘高僧’講經,身披袈裟的和尚很年輕,三十來歲的樣子,面目清秀,用現在的說法是個帥哥吧。和尚一會誦經,一會講經;人們坐在小板凳上,似懂非懂的瞪大眼睛看著他。

這時坐在我旁邊的慶東手機響了,他剛慌忙關掉,一會他旁邊寶忠的手機又響了,那個年代手機還沒有普及;和尚看了二人一眼。

接下來和尚雙手合一,叫了一聲‘阿彌陀佛’,口中念道:“我佛慈悲,救世人脫離苦海,為眾生免病消災。下面發給你們每人一個裝著圣土的布袋,里面的圣土不是一般的土;是我們不遠萬里從佛陀成佛的菩提樹下取來的。回去供奉在家里,可以消災免病,保佑你一家平安。”這時旁邊走過一個小和尚,雙手端著一個托盤,上面放著黃色綢子做的布袋。‘高僧’走到每人面前,親手將布袋遞給每人手中。走到慶東和寶忠面前卻一閃而過;他倆見狀滿面失色,瞪大眼睛問我:“張工,怎么不給俺們呢?”我笑道:“是看你倆拜佛心不誠吧!”

布袋發完了,和尚告訴大家可以走了。然后招呼慶東他們幾個沒有發到布袋的跟他走;幾個人立刻聽話的跟他去了后面的房間。一群人喜悅的拿著可以保佑平安的寶物,走出房間。

外面是一個狹長的過道,一張長桌擋在門口,一個胖和尚站在桌子后面,高聲喝道:“各位施主,請留下功德錢!”人們一下子愣住了;“多少都可以嗎?”有人在問,“最少也要一百!”和尚答道。這時有人掏出錢放在功德箱里,有人在小聲嘟囔,怎么又收錢了!這時和尚又說道:“諸位都看過西游記吧?唐僧去西天取經,佛祖還要收下紫金缽盂作為‘人事’呢!天下沒有免費的午餐。”我聽了舉起手中的布袋說道:“這個我不要那該可以了吧?”胖和尚惡狠狠的答道:“不要會給你家人帶來災難的。”這不是在咒罵人嗎?我聽了氣得正要發作;但看到門口不知什么時候多出兩個兇神惡煞般的壯漢。張師傅在一旁小聲說道,張工,不就一百,給他們算了。

我正不知如何是好;這時從后面走過一人,生的英姿勃勃,身上透著軍人的風度;我記起他們是夫妻倆帶一個女孩和一個老太太一家四口。他走到胖和尚面前,將手中幾個布袋放在桌子上,開口說道:“我是天津市公安局的!”說著拿出警官證在和尚眼前晃了晃,大聲說道:“大家不想要的,把東西給他們放下,就可以走了。”胖和尚聽了一時呆若木雞。人們見狀紛紛扔下布袋,向門口涌去。我往門口望去,兩個壯漢早已不知去向。

我和張師傅在門口外面等了一會,只見慶東他兩個垂頭喪氣地走了出來。慶東問到:“找你們要錢了嗎?”張師傅答道:“要了,俺們沒給。”這時寶忠伸出手掌沖著我說道:“張工!我倆一人要了一巴掌,這還是最少的。”慶東說:“和尚把我們幾個叫后頭去了,給我們每人點了個蓮花燈,又把名字寫了上去,讓我們許愿,每人交了五百塊。張工,這個管用嗎?”我笑著答道:“心誠則靈,花錢消災吧!”

回到車上呆了一會,后面三個人也回來了,結果是無一幸免。數陳會計花的最多,一千多塊。

騙子騙錢的路數真是五花八門,現在居然打著佛祖的旗號騙人;真是為了錢什么辦法都想出來了。這是一伙行騙的和尚,不知是真和尚還是假和尚?讓我們落入精心設計好的騙局;想必是和導游串通一氣了。我想佛祖如果在天有靈,應該將騙子們統統打入十八層地獄。

公司開始陸續接到購買鋼絲纏繞機的訂單,廠里的生產基本上維持正常運轉了。公司的經營效益開始好轉,于是又購進幾臺新設備,蓋了一座新車間。

一晃我已經來公司快兩年了,我發現東升公司難以得到發展的原因是沒有優秀的領軍人物。趙連國的人品很好,但不是經營企業的人才。公司的另一個關鍵人物,日常管理工廠的陳慶東,是一個土生土長的農民。他沒有什么文化,更不懂得企業管理,也沒有正規學習過機械技術,可是還覺得自己很了不起,夜郎自大。

公司買來的新車床,陳慶東居然讓不做基礎固定,隨便放在地上就開始用。我找到他,告訴他這樣做不妥;他聽了固執地對我說,張工,用不著固定,沒事。我告訴他,確實不會出什么事,可是要影響設備的精度和壽命的。后來還是慶東的弟弟慶凱見我說有道理,便領著兩個人用螺栓做了簡單的固定。慶東對于公司的產品和給用戶加工的設備零件,也都是馬馬虎虎,得過且過,既不要求內在的質量,更不在意產品外觀。

小型民營企業經營的好壞,主要靠老板,也就是看老板自己的本事了。我接觸過的機械行業的小型民營企業;多是靠關系依附一兩個大型企業,為其做配套加工,也就是從大企業中分一杯羹。

眼下的東升公司,不僅沒有優秀的管理人員,而且缺少優秀的營銷人才,加上企業規模和設備技術上都沒有優勢,公司也只是維持生存。

東泊村開始選舉村委會了。競選人挨戶登門拜訪拉選票;街上不時地有小面包車忙碌著,挨戶的請村民去飯店吃飯,還有就是一家一戶的送米面油。街上比往常熱鬧起來了,人們高興的像是在過節。我聽到股東們和車間的工人在議論;某某給了每個選民多少錢,某某給每戶發了多少東西。

這就是呈現在我面前的民主選舉。我原來認為民主選舉村官可以選出優秀的當家人,但現在變成了一場鬧劇;細想起來,也是必然的。原來村里是集體經濟,村里搞得好壞,關系的每個人的切身利益。村民必須有一個優秀的帶頭人,才能過上好日子,因此村民對選誰當村官還是很認真的。

當初我在農村插隊的時候,那時叫做社員的村民是很重視生產隊長的選舉。當時是以生產隊為核算單位,因此隊長這個當家人,決定每個人一年的收入。而當隊長不僅操心受累,以身作則,還沒有額外收入;更不要說吃吃喝喝,占公家的便宜了;那時是沒人愿意當這個官的。

記得當時生產隊有兩間低矮土坯房,叫記工處,實際也是生產隊的辦公室兼會議室。村民每晚來記工,然后是以隊長為首開始議論隊里的事情,按現在的說法是每天的生產調度會吧!內容無非是哪塊的地該耕了,哪塊地該種什么。有時會爭論的面紅耳赤,當然最后做決定的是隊長。不管春夏秋冬,酷暑嚴寒,天天如此。每晚社員們陸續走了,最后只剩下三個隊長坐在昏暗的煤油燈下。

當隊長的經常會撂挑子,不過通常是有原因的;比如某某頂撞隊長了,或者有不聽指揮消極怠工的。每當早上沒人敲鐘了,就是隊長開始撂挑子了。先是隊長說明自己辭職的原因,情緒激昂的講自己再也不干了。下面就會有隊里的德高望重的老人出面來說說道道;接下來相關的人出來,或承認錯誤,或賠禮道歉。人們也開始說好話,央求隊長繼續干,接下來副隊長先把活安排下去,多數情況下隊長第二天又照常敲鐘了。

現在的村只是一級行政單位,一切都私有化了,誰來當這個官,對村民無所謂。什么能力大小,品德如何,反正哪個上去了也是為了自己撈一把。老百姓倒不如誰給的好處多,和誰的關系近就選誰。現在是競選人需要村民投票,便對村民請客送禮;村民需要村干部辦事時,還是請客送禮;不知從什么時候開始,都變成赤裸裸的金錢交易了!

后來我和連國談起村里選舉的事;他告訴我,這次選舉,最多的投入幾十萬,少的也要幾萬。不過他們這里不算回事,聽說靠近市區的一個村,有投入上百萬還沒有選上村主任的。

一天早上,我吃早點回來,發現大狗被拴在廠門口。大狗望見我,吱吱地叫著,沒有了每次見到我歡快的樣子;眼神似乎是在求救,我心中不由得有些詫異。我從大狗身邊走過去,又回頭望了它一眼;大狗見我走開了,睜大眼睛望著我,目光中露出絕望。

我回到辦公室,看到慶東坐在那里,便問道,誰把大狗拴在門口干什么?他吞吞吐吐的答道,這兩天廠里太亂,我拴它在那看著大門,說著神情露出一絲慌亂。

快到中午的時候,我聽到收狗的喇叭聲從窗口閃過,心中冒出一個念頭;慶東是不是要把狗賣掉。我正想出去看看大狗還在嗎;這時慶東走了進來,呲了呲牙,對我說:“張工,大狗讓我送給來收廢鐵的老王了,他那缺個狗看家。”我聽了說道:“你是不是賣給收狗的了!”慶東忙辯解道:“真的給收廢品的了,不信哪天我帶您了去看看。”

幾天后,孫師傅來了,到了晚上沒有見到大狗,問我:“張工,怎么沒有見到大狗呢?”我答道:“讓慶東給收廢品的了,我估計是給賣了。”老孫聽了,急乎乎的說:“張工您了怎么讓他們賣了呢?他要賣咱們買下,多少錢我出。”我笑著答道:“別看狗是咱們在喂,但是屬于公司的。當老板的想怎樣處理,用不著和咱們商量的;這不是還有一只小狗嗎!”孫師傅聽了搖搖頭說:“這個傻乎乎的,大狗多仁義。”說來這只小狗也是很靈通的,可是只認我一個主人。每次孫師傅來了,從來不理睬的;只是大狗每次都撲過去歡迎他。

從那以后,大狗最后絕望的眼神,經常會出現在我的眼前;每當此時,心中總會感到有些悲哀。

本文標簽:

審核:bigyao
關于長篇生活小說《下崗廠長打工記》第32章 第三十二章 移花接木 的編輯點評:

暫無編輯點評


您也許感興趣的
該周最熱小說
小說新作速遞
會員評論

暫無會員評論。

楊柳岸網絡文學網站提供各類網絡文學作品、原創文學在線閱讀。楊柳岸網絡文學版權所有,未經本站或作者許可不得轉載。
本站由http://www.gggooo.com提供技術支持。 楊柳岸網絡文學竭誠為廣大文學愛好者、網絡寫手提供優質的原創文學創作平臺! Copyright©2008-2013 http://www.asowbc.live All Rights Reserved
河南快三走势图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