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柳岸網絡文學>>小說>>《下崗廠長打工記》>> 第36章:第三十六章 維權

《下崗廠長打工記》

第 36 章

第三十六章 維權

作者:zaq789發表于:2019-04-01 09:20:28  長篇生活小說關注度:楊柳岸網絡文學為您統計中..

接下來開始了我的維權行動。區勞動沖裁委員會是在勞動人事局大院的一座三層小樓里面。我走進一樓的勞動仲裁接待辦公室,負責接待的是兩個年輕人。我將手中的證明材料和一份起訴書遞給了坐在前面的女孩,她看了一遍,在一個冊子上做了登記。然后問我帶身份證了嗎?我把身份證遞給了她。

她把材料又交給一個男青年審查。我問了一句,可以受理嗎?男青年微笑地看了我一眼,說;可以受理,您按著起訴書的意思填寫兩份勞動仲裁申請書。

有關被裁決人一欄里有公司法人代表和公司負責人兩項,我問;可以填公司負責人嗎?他說;都可以的。我于是填上邱明的名字。填他的名字還有一個原因,這個公司的法人并非是汪老板,而是一個女人的名字。

他在證據里檢出了那份考勤表,對我說道;您的證據準備的挺充分,您去把這份材料復印一份,原件交給我們。其余的還放在您自己那里,開庭需要的時候再拿出來。

事情辦的很順利,勞動仲裁委員會接受了我的仲裁要求,下面就是等待開庭審理了。

我現在又住在我開影樓的老同學家。接下來我們開始登上了去西藏的旅途。為了在路上有個照應,老同學還在網上聯絡了邯鄲市的兩個網友一同去。我們到了邯鄲后受到網友的熱情款待,第二天還在邯鄲的叢臺廣場舉行了一個小型的出發儀式。

我們的兩輛車一路南下;先是游覽了我工作過的洛陽,然后向西是古都西安。再從寶雞向南過秦嶺進入了四川,游覽了九寨溝后到了成都。

從成都剛要出發去雅安市,我就接到勞動仲裁委員會的電話,通知我下星期開庭。我沒有預料到他們的辦事效率還挺高,我們這才出來了十多天。我只好乘客車返回重慶,在朝天門碼頭連夜乘船趕往武漢,一路游覽了三峽風光;在武漢乘火車返回了天津。

仲裁審理庭在三樓。進去后沒想到是個面積挺大的場所;大約可以坐四五十人,一個很正規的審判庭,比興海縣法院審判庭強多了。

我望見德興公司的郝會計坐在里面,忙過去笑著打招呼:“郝會計,早來了嗎?”她有些不好意思的答道:“來了,張工。”我問她,“邱明還沒有到嗎?”她回答:“邱明不來,非得讓我來。”我笑道:“我告得是邱明,他不來這官司打的就沒意思了。”她聽了臉上露出笑容說;就是嘛!

“張工,我也是這么說的。可是他死活也不來,汪老板也是讓他來,他說怕您了找人揍他。”我聽了郝會計的話哈哈笑了起來,“怎么會呢?我是依法維護自己的權利,又不是和他過不去,事情解決了,大家還是朋友嘛!別看他總是想擠走我;他也是為了自己的生存,因為他明白老板把我弄來是想替換他的;其實我根本沒打算去搶他這個位置。不過他應該懂得自己是給老板打工的,老板隨時可以不用你;即使張三沒有換掉你,遲早李四也會來頂替你的。”

這時候從門外走進一位四十多歲的中年婦女,個子不高,長得有些豐滿。她望了望我說;是你申請仲裁的?我從嘴里蹦出一個字;對。她于是走向仲裁臺。

看來這位就是仲裁員了,短短的兩句對話,我發現她和郝會計事先是有過接觸的;正常情況下應該是問雙方當事人都到了嗎?

她開口說道:“我姓宋,是你們這個案子的仲裁員,下面開庭。”我望見臺子上只有她一個人,感覺有些奇怪,至少也要有個書記員啊!我開口問了一句:“就是您一位審理嗎?”我知道規定最少應該是兩人參加;她聽了一愣,瞪了我一眼說:“啊!今天不算正式開庭,我今天是私下先給你們雙方調解,調解不成再開庭仲裁。下面也不走開庭程序了,直接進行調解,你們雙方同意調解嗎?”郝會計搶先答道:“同意調解。”然后她們倆一起望著我;我慢吞吞地說:“好,那就調解吧!”仲裁員說道:“那原告先說一下申請仲裁的理由和要求。”

我開始發言道;本人在德興公司工作四個月后被公司無理由辭退。在職期間公司沒有和我簽訂勞動合同,現要求公司按勞動合同法規定對本人進行雙倍工資補償,共計人民幣一萬八千元。

接下來郝會計發言說;公司不同意張工提出的雙倍工資的要求,因為張工在離職前是要求補償一個月工資,公司當時認為不合理沒有同意。根據相關法律規定;按張工在公司的工作時間,只能多補發半個月工資。

這時仲裁員問到:“原告離職前是提出補償一個月工資的要求嗎?”我答道:“是的,當時被老板拒絕。”她又接著問:“那如果現在按你要求的一個月工資給你們雙方調解可以嗎?”我聽了心想這是要轉移話題啊!于是答道:“不可以,我現在要求的是工作時間的雙倍工資。”她接著說:“那你離職時為什么不提這個要求呢?”我答道:“因為我當時不知道這項條款,現在我認為此條更適合我的情況,所以依法提出仲裁申請。”她聽后瞟了我一眼,不再說話。

現在看來這位宋仲裁員的立場有著明顯的傾向性了;我明白德興公司已經和她有了幕后交易,心中對今天的調解不在抱什么希望了。

“被告還可以多出些錢嗎?”仲裁員開口問,郝會計答道:“我也是一個打工的,只是老板指派我來的,老板說了,最多給一個月工資。”我聽了后,望著仲裁員態度強硬的大聲說道:“那么今天的調解就沒有必要繼續下去了,還是正式開庭仲裁吧!”

一時仲裁庭里的氣氛有些僵持,我發現郝會計臉上露出一絲失望的表情。沉默了一會后,仲裁員開口道,被告先回避一下,我單獨和原告談談。

宋仲裁員依舊坐在臺子上。她望了望我,說道:“您了給人家公司干了這么幾個月,非得要雙倍工資,不覺得這么干有些不符合情理了吧?”我答道:“您的說法是不是有點可笑?既然法律是這樣規定的,就是給勞動者的權益,應該就是合情合理的!”她聽了接下來說:“那你想沒有想到你不能勝訴,即使勝訴了對方也不給你錢呢?”我笑了,說:“當然想到了,我仔細研究過勞動合同法,做了充分的準備,沒有敗訴的可能;如果我的官司都打不贏,那么國家這條法律就形同虛設了。打工的遇到這種情況多了,像我這樣能有條件拿到證據,能夠找你們仲裁本來就是很不容易了。如果萬一敗訴的話;我會先找你們主管部門領導解決,解決不了再找市人大,黨政相關部門反映情況,也就是俗稱的上訪。實在不能解決的話,最后我才去法院起訴。對于裁決后被告不給錢,那就去法院申請執行。官司嘛,倒是沒少打過,法院里的事情我也懂;大不了這一萬八都當費用花上,我也會想辦法執行回錢來;就是要為了給勞動者討個公道!”她聽了我的一番話,吃驚的望著我,警覺的問了一句:“你原來是干什么的?”我笑著答道:“我原來是一名國企的廠長。”她“哦”了一聲后問道:“你想達到什么目的呢?”我說“當然是要錢啊!”她接著又問了一句:“那你最少想要多少錢?”我遲疑了一下答道:“不能低于一萬塊吧!”她聽后轉身走出仲裁廳。

十幾分鐘后,她和郝會計走了進來。仲裁員坐下后,開口說道:“通過剛才和你們的溝通,我認為你們雙方還是可以達成調解的。被告你們說說愿意拿多少錢呢?”郝會計支支吾吾的說道:“六千元吧!”仲裁員又對我問道:“原告呢?”我微笑著答道:“一萬四千元。”這時仲裁員顯出為難的樣子說道:“看來你們雙方的差距太大了,你們的事情還真難辦了。”我開口說道:“好辦啊!您了就來個快刀斬亂麻,從中間劈開;一萬塊錢,不同意就開庭裁決。”她接下來說:“原告再讓一讓,我爭取給你們調解起來。”我說道:“那我就再降兩千,一萬二千元,這是我的底線了。”仲裁員又問郝會計:“被告看看還能長多少?”郝會計答道:“我剛才請示老板了,最多給六千,再多我實在是主不了。”

接下來就是宋仲裁員開始對我喋喋不休的勸說了,給我舉出她調解過的一個個案例,證實如果能要回這么多錢已經很不錯了。我耐著性子聽著;不時的開口反駁她的說法。這時給我感覺似乎不是和仲裁員在對話,而是她代表被告在和我進行法庭辯論。

不過仲裁員的表現讓我察覺到了她內心深處的想法;就是今天怎么也要用最少的錢數調解起來,好像是在完成任務。她接下來說:“時候也不早了,我主張就按七千塊錢給你們調解起來,看看你們雙方是否同意?”

這時我已經掌握了對方的心理,就是千方百計的想法調解起來,避免開庭審理。其實我的想法也是如此,最好能調解起來,并不想繼續再糾纏下去了。

接下來我的臉色突變,現出一副憤怒和不耐煩的樣子;大聲說道:“我看還是開庭仲裁吧!給我七千就想了起來,這是不可能的。最少是一萬元,行,今天咱們就調解起來,否則我就立馬走人!”說著我站起身來,要向外面走去。

這時郝會計喊住我;張工!您了等一下,我給汪老板打一個電話。她接通電話后,講了幾句后,把手機遞給了我。我接過電話,聽到電話里面汪老板氣急敗壞的聲音:“張工!你可夠黑的!我看你是不是專門鉆法律空子,想法到我這額錢來的吧?”我聽后笑了起來,說:“你這樣認為也可以,如果你老老實實的遵紀守法,那我不就無空可鉆了嗎!現在不只是錢的問題;你當初一再讓我來,是說來接替邱明的。來了后你把我晾在一邊,最后又把我辭掉,有你這么干的嗎?”汪老板這時語調變得緩和了:“你可也沒有提出接替他啊!”我說道:“這種事情有自己提的嗎?他不走,你也不辭退他,我接替誰啊?其實是明擺著的事情,邱明自己不走,你根本不敢辭退他;你如果為難了,你可以找我解釋清楚,我可以自己走人的。可是你以我不能勝任工作為理由讓邱明來辭退我;我還沒接這個經理,你怎么知道我不行呢?”對方沒有吱聲,接下來我怒氣沖沖的對他大聲說道:“我和你打這個官司,不只是為了錢,也是為了一口氣。當初你辭退我時,我要一個月工資你不給,我說過到時候給兩個月工資也不行;現在我再說一句,今天你不按我說的給錢,到時候咱們就法院見,一萬八少一分也不行!”說完我把手機遞給了郝會計。

一會,郝會計對仲裁員說道,老板同意按一萬元調解。仲裁員寫好調解書后遞給郝會計簽字;然后又遞給我說:“原告也簽字吧!”我一聽,又來氣了,瞪起眼對她說道:“簽字?有你這么調解的嗎?我做出讓步,就是想馬上解決問題。錢哪?簽完字我找誰要錢去?難道是今天折騰了半天,我把一萬八變成一萬了,最后還得追著你們要賬,有這么干的嗎?”

宋仲裁員知道今天是碰到懂行的了,無奈的望了望郝會計;郝會計說道:“張工,我今天沒帶錢來,明天吧!”

第二天上午,還是在勞動仲裁接待室辦理的。等郝會計走后;我舉著手中的一沓人民幣,面帶感激的表情說道:“感謝你們為我討回來勞動所得,謝謝你們的工作,謝謝了!”兩個年輕人高興的答道,不用謝!這是我們應該做的。我望了宋仲裁員一眼,她對我的感謝,臉上露出了說不清的表情。

本文標簽:

審核:bigyao
關于長篇生活小說《下崗廠長打工記》第36章 第三十六章 維權 的編輯點評:

暫無編輯點評


您也許感興趣的
該周最熱小說
小說新作速遞
會員評論

暫無會員評論。

楊柳岸網絡文學網站提供各類網絡文學作品、原創文學在線閱讀。楊柳岸網絡文學版權所有,未經本站或作者許可不得轉載。
本站由http://www.gggooo.com提供技術支持。 楊柳岸網絡文學竭誠為廣大文學愛好者、網絡寫手提供優質的原創文學創作平臺! Copyright©2008-2013 http://www.asowbc.live All Rights Reserved
河南快三走势图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