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柳岸網絡文學>>小說>>《下崗廠長打工記》>> 第38章:第三十八章 財神爺

《下崗廠長打工記》

第 38 章

第三十八章 財神爺

作者:zaq789發表于:2019-04-03 09:17:57  長篇生活小說關注度:楊柳岸網絡文學為您統計中..

第二天我剛到技術部坐下;范主任便拿著一個滿是油污的舊機器零件走了進來。“張工,把這個給測繪一下!”他對我說,“好的主任,放在這吧!”我拿過一張廢報紙放在桌子上答道。零件是圓柱型的,不算復雜,可是不太常見。我發現零件兩頭的孔小,中間有兩個尺寸大于外徑;是沒法用量具量出里面的尺寸的。

我用卡尺量一下外形尺寸,剛開始勾畫草圖;只見侯主任從外面風風火火的跑了進來,沖著我大聲說道:“張工!這個零件客戶不讓加工了,再說里面的尺寸沒法測量,畫不了圖。我剛聽工人說讓老范拿著走了,就知道送這來了;老范!你是不是想來刁難張工啊!”范主任聽了,沖她翻翻眼珠,沒有說話。我聽了說:“我看到了,有辦法量的。”他倆聽后,瞪大眼睛望著我。

我拿過一張白紙,撕成一張圓形和一張條形,分別粘到里面的孔上。當我小心的取出后,兩張紙上印出孔的直徑和深度的油印。我笑著說道,這不就有尺寸了嗎?這個辦法,還是在興海農機廠時跟工人師傅學的。

第二天,我拿著圖紙和舊零件送到了侯主任的辦公室。她見了說道:“張工還挺有辦法,其實用不著圖紙也可以加工出來。”我說:“我知道,有經驗的車工干這種活有實物參照就可以,可是人家范主任是想考考我啊!這么我也正好有活干。”

接下來侯主任告訴我說:“不過老范也不是什么好東西,張工看出來了吧!他蹲過監獄,電焊技術就是在里面學到的。他現在是廠里的一霸,您了盡量別惹著他,以上的劉工就是讓他打跑的。”我聽了吃了一驚,說道:“我一來就看他像黑社會的,怎么他還敢打人嗎?”侯主任聽了撲哧一笑,說道:“什么黑社會,他也就算是一個臭流氓。不過他和劉工打架還是事出有因,里面的故事有些難以啟齒,說出來怕張工笑話,不知張工想聽嗎?”她說完表情有些異樣的笑著望著我。我一聽來了興趣,忙說道:“快說,我這個人最愛聽故事了!”

“事情還得從咱們白總說起;白總原來在她們老家的縣城工作,他的老公也在縣城機關上班。老白家發財以后,兩家有些門不當,戶不對了;白總的老公沒有什么本事,夫妻關系變得不太好了。后來白總來天津辦工廠,兩個人實際就分居了,有一個小孩跟著她老公。這個劉工是白總的中學同學,原來她倆的關系就不錯,后來劉工考上大學,畢業后在一個國企做技術工作。白總來天津就把老同學叫了過來,白總也對的起老同學,每月給一萬元工資。兩個人都在辦公樓三層上住著,一來二去的就成了情人。兩年前,白總的哥哥把老范弄來當電焊車間主任;老范來了時間不長,也和白總搞得火熱。白總在這個年齡,又有錢,多找兩個男人不過是玩玩。可是這個老范倒是認真起來,和劉工爭風吃醋,于是大打出手;老范不僅長得威猛,打架更是家常便飯,沒有多長時間就把劉工打跑了。”聽到這里我笑了起來,插話道:“看來社會真是開放了,男人有錢了養二奶,女人有錢了也挺厲害。”

侯主任接下來講到:“從此老范對白總更是忠心耿耿;有一回她倆在外面吃飯,白總和一個人吵了幾句嘴,老范上去把人家給打了。沒想到碰在茬上了,一會來了一幫人,把老范臭打了一頓還捅了一刀。這樣事情還沒完,最后托出人來擺了一桌才算了起來。兩人一出去就是形影不離,外界還誤以為是夫妻搭檔了;就憑他倆的水平,公司能弄得好嗎?再加上這個老胡,除了會給老板溜須拍馬,就是每天中午吃飯前給大伙開會。她又講不出什么內容來;不是以前的一套政治理論,就是一些雞毛蒜皮的小事,每次一聽她開會就弄得大伙都沒食欲了。可她罰起工人來,比老板都狠;張工看到食堂供的財神爺面前的人民幣了嗎?那都是罰這幫小孩們的,活干壞了罰款,扔了半個饅頭也罰款!”我聽了說道:“見到了,我以為放的是假錢了;我還納悶,給財神上供,還有用錢的,這不是在財神爺面前炫富來了嗎!”她接著說:“這幫小孩們大多都是老板從家鄉招來的,工資給的都不多。開始來的時候見這里環境不錯,活不太累,還能學到技術,心氣都還挺高的,現在讓老胡罰的一個個都不想干了。我費會子勁,調理的剛能干點活了,不知道那天就辭職走人了。現在鬧的我這個車間主任也沒法干了,我也不打算伺候他們了。”我聽了說道:“你說的這個問題在私企挺多的,工人嫌工資低,不是消極怠工就是流動性很大。當初有人把我們國營集體企業罵得一無是處;我走了不少家民營企業了,真沒看出來強在哪里!”

晚飯后,我圍著工廠的大院轉了一圈,院子周邊有許多空閑的土地,上面都種滿了蔬菜。走到一處偏僻的角落,我看到一個涼棚下還拴著一只藏獒。我走上前去仔細觀看;這只雖說沒有籠子里的兩只個頭大,但按書上描寫的應該是一只純種的藏獒。見到我的到來,它依舊站在原處,即沒有叫,更沒有撲跳;這一點倒是符合藏獒的習性。

這時看門的大爺走過來熱情地和我打招呼。我對他說;這可是只好藏獒啊!他聽了告訴我說:“是的,您了還挺有眼力;這可是咱們老董事長的心愛之物,當初小時后就花了五萬買來的。老董事隔三岔五的來廠里,從來不過問工廠的事情,只是捎著牛肉來喂這只藏獒。”我問道:“這家伙是不是很兇吧?”老頭聽了一面笑著過去解開狗的脖套,一面對我說:“兇什么兇,老實的像只綿羊!”果然狗跑到我身邊用嘴拱了拱我,眼神里看著還挺友好。是的,藏獒離開了西藏原來的環境,經過幾代的馴養變得和普通狗區別不大了。

接下來看門大爺告訴我,他是和老板一個村的,原來跟著老董事長出來干建筑,現在年歲大了,讓在這看門。兩個人,一個人管喂狗,另一個管著種菜,他是負責喂狗的。我聽了說道:“那你們兩個活也不少啊!還有那么多花和草地。”他告訴我,花草他們不管,那是辦公室人員的事。

我這個機械設計師每天也沒有什么設計的工作好干,實際上比我在東泊時的工作還清閑;但怎么也要裝裝樣子,不管有用沒有的圖紙,每天忙活著在電腦前畫圖。后來我發現坐在前面的老范不只是在網上看新聞,而是來打游戲;即使有工人來找,他也不在意;只有發現白老板來時立刻轉換頻道,屏幕上就變成一張圖紙。后來我也學他的方法,把畫的圖紙存一邊,然后上網消磨時間,聽見門響馬上變換成圖紙。

一天早上我到食堂準備用餐,進去后發現氣氛有點不對;只見胡主任滿面怒氣的坐在前頭,也沒有開飯。我坐下來小聲問身旁的一個工人怎么回事;他告訴我胡主任說先開會,我心里想,每次是中午開會,今天怎么改成早上開了。

一會兒人到齊后,會議開始了;只見胡主任繃著小臉,橫眉怒目地看著大家。她開始講話了:“昨天公司發生了一件意想不到的事件,有人居然敢拿走公司的錢財,你們看看那里!”說著她用手一指,大家隨著她指的地方看去;原來供放在財神爺面前的人民幣不見了,只剩下幾張五元和十元的“你們里面是誰干的!趕緊自己站出來承認!白總說了;只要自己主動交代承認,也就不再追究了!”餐廳里頓時變得鴉雀無聲,人們默默地坐著一動不動。過了一會,胡主任見沒人承認,更加惱怒起來,惡狠狠地說道:“沒人承認吧!好!不要以為你不說我就查不出來!其實我早知道是誰了!尤其是被罰款的,是不是心里不服,把錢拿走了?不要以為我治不了你,我是給你一個機會,坦白從寬,抗拒從嚴,等一會如果人贓俱獲,就別怪我不客氣了!那就治一個盜竊罪把你送派出所!大伙吃完飯,我們就開始檢查每個人,然后把宿舍鑰匙交出來,我們要挨屋搜查,我不信就找不出來!”這時范主任在一旁搭話了:“好漢做事好漢當,腦袋掉了才碗大的疤,這點小事有啥了不起,趕緊把錢拿出來不就得了嗎!別讓大伙跟著你背黑鍋!”

大家開始吃飯了。沒有人出來承認,更沒有人有反常的舉動,人們和往常一樣靜靜的吃飯,似乎沒有什么事情發生過;然后一個個走到門口接受搜身。

我往門口望去;只見胡主任兇神惡煞般的樣子,活脫脫的就像一個老巫婆;范主任雖說臉上帶著笑容,但看上去更讓人覺得像是遇到了劫道兒的。工人們默默地站在他們面前;交出自己宿舍的鑰匙,掏出兜里面的錢,讓他們兩個仔細的搜查。

這時我好像有一股熱血直沖頭頂,心中頓時怒火中燒!居然發生這種事情,企業竟可以對職工非法搜身!心說為什么沒人出來振臂一呼,起來反對呢!眼前這些年輕人,正在血氣方剛的年齡,可是一個個老實的像綿羊;任人宰割,真是一代不如一代了。話雖這么說,我自己不也是如此嗎?敢怒不敢言。

但是也難怪;因為大家心里都明白,現在誰出面反對搜查,一定會被槍打出頭鳥;把你認定為是偷拿走錢的人。

其實我內心還存在一個僥幸心理,以我的工程師身份是不是不在搜查范圍?

當我看到會計老岳也走上前去接受檢查,就徹底死心了;最值得信任的財會人員都如此了。心說自己活到這個歲數了,居然跑到這里讓人搜身,可又有什么辦法呢!拒絕肯定要受到懷疑,甚至還可能被栽贓;因為你的口袋里也裝著錢,又怎么能說清楚呢!即使鬧翻不干了,不僅是丟掉了工作,這段時間的工資也泡湯了。唉!人在矮檐下,不得不低頭,大丈夫能屈能伸,韓信當初還受胯下之辱呢;我在心中不停地安慰自己。

我將宿舍鑰匙交給胡主任,掏出上衣口袋里的錢,苦笑著對老范說:“好好看看,里面有你們的錢嗎?”老范見到我臉色很難看,說道:“我們也是執行領導的命令,有誰愿意干著這挨罵的活啊!行了張工,走吧!”他看了一眼我手里的錢;好歹沒有對我全身搜查。

好糊涂的老板啊!我心里暗暗叨念著,且不說這樣做是違法行為;為了區區幾百塊錢來傷害全體員工,真是天下第一傻瓜了!工人如果因此在干活中故意給你造成浪費,就不是損失幾百塊了,更不要說消極怠工了。再說怎么就知道是內部人員所為呢?這兩天還真有來收購廢鐵的。況且把錢放在公共場所而無人監管,本身就是過失行為。

我坐在電腦前呆呆地想著。突然想起現在可能開始搜查宿舍了,心里又莫明其妙地擔心起來。會不會有人栽贓誣陷,把錢放在我屋里?不太可能;我來這么幾天,也沒得罪人啊!對了!要是有人拿了,怕被找出來藏在我屋里就麻煩了。不好,我每天晚上和老岳出去散步從來沒有鎖門的。

我正在胡思亂想;侯主任氣呼呼地推門進來,“張工!剛才他們也搜查您了嗎?”我尷尬地笑了笑答道:“搜了,我可不敢破壞你們這的規矩。”她越發顯得氣憤:“我今天早上一進廠,小孩們就和我說這件事了;居然連您了也沒放過,太不象話了!哪有這么干的,太拿著員工不當人了!”我有些無奈的說:“人在矮檐下,只好把頭低!可是剛才我怎么像是回到了上小學時——聽老工人憶苦思甜講的萬惡舊社會了!”

本文標簽:

審核:bigyao
關于長篇生活小說《下崗廠長打工記》第38章 第三十八章 財神爺 的編輯點評:

暫無編輯點評


您也許感興趣的
該周最熱小說
小說新作速遞
會員評論

暫無會員評論。

楊柳岸網絡文學網站提供各類網絡文學作品、原創文學在線閱讀。楊柳岸網絡文學版權所有,未經本站或作者許可不得轉載。
本站由http://www.gggooo.com提供技術支持。 楊柳岸網絡文學竭誠為廣大文學愛好者、網絡寫手提供優質的原創文學創作平臺! Copyright©2008-2013 http://www.asowbc.live All Rights Reserved
河南快三走势图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