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柳岸網絡文學>>小說>>《下崗廠長打工記》>> 第40章:第四十章,老鄉

《下崗廠長打工記》

第 40 章

第四十章,老鄉

作者:zaq789發表于:2019-04-05 07:52:56  長篇生活小說關注度:楊柳岸網絡文學為您統計中..

我的手機鈴響了;來的應該又是招聘的電話,更新完簡歷后這幾天已經接到過兩三次了。

電話接通后,對方說道:“是張工嗎?我姓李,我是你的老鄉!”我聽出對方是滄海的口音,便答道:“是我,您是哪位?”對方笑道:“你是興海縣的,我是鹽海縣的,咱們不是老鄉嗎?”我忙答道:“對!老鄉,請問有什么事嗎?”接下來他說:“我是在網站上看到你的;我這里缺少一個副總,我覺得你挺合適的,準備讓你到我這來。”我問道:“你們是加工什么產品的?”對方答道:“機床護罩。”我知道機床護罩屬于鈑金件,興海原來也有干的,便說道:“我是搞機械制造的,鈑金加工的活沒干過。”他聽了說道:“我現在又新建一個廠子,是做機械制造的。”我問道:“生產什么產品?”他答道:“龍門銑床。”我聽了有些吃驚,還是大型精密機械設備;這并非一般機械加工廠可以干的,感覺有些不靠譜,便說道:“您把公司的地址名稱給我發過來,我考慮一下,過兩天去你們公司看看。”

一會,信息發過來了,哈!公司還是起了一個洋名,好像叫什么斯的,記不清了,聽起來給人感覺是個西方的外資企業。我不由得佩服這位李老板的經營頭腦;他迎合了當時國人的崇洋媚外的心理,給人印象即使不是外企也覺得是和洋人有什么瓜葛。

我是不太想當這個副總的;我知道這個活不好干也干不長,可是眼下急于尋找新的工作,只好是饑不擇食了。而且我對這個公司有些好奇,決定還是過去看看,而且距離不遠,就在附近的北郊工業園區。

幾天后,林建民告訴我,他辭職不干了;這是在我預料之中的,但沒想到他走的這么快。可是他一走,我長工資的事情肯定沒有希望了。

我應該抓緊找到自己下一個打工的地方了;我馬上打電話給李老板,告訴他星期日過去應聘,他聽了很高興,告訴我去的時候給他打電話,他去車站接我。

星期日我趕到北郊工業園區,下了公交車后我四面張望了一下,剛掏出手機,就聽到汽車的喇叭聲;不遠處道邊停著一輛黑色的大奔,一個人拉開車門在向我揮手。

李老板有四五十歲,長得黑黑瘦瘦的,要不是他那身名貴的西裝和這輛豪華的轎車,看上去就是一個普普通通的莊稼地農民。

李老板的工廠不算大,一間廠房和一座兩層的辦公樓。他先領著我到車間轉了一圈,車間面積不大,可是利用率很高。干活的工人有三十來人的樣子;但我驚奇的發現,這里的工人干活的積極性非常的高。工人們認真、緊張有序地忙碌著,并非是見到老板來了做做樣子;這一點是瞞不過我這雙在工廠呆了幾十年的眼睛。

我不由得對眼前這個其貌不揚的老板刮目相看,他給我的第一印象;管理有方。

車間里的機械設備不太多,主要的是剪板,折彎機和切割設備。我注意到這些設備不僅布局合理,而且這些嶄新的加工設備在品牌和自動化程度上都是一流的,尤其是那臺龍門式等離子切割機我還是第一次見到。

我不由得從心底佩服這位老板的管理水平;‘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先進優良的設備會大大提高工作的效率和產品質量。難怪他又要建新的工廠,這樣高效率的企業產生的高利潤是可想而知的。

辦公樓一層是工人宿舍,二層是辦公室和李總一家居住的地方。李總的辦公室不大,兩個標準單間,外面一間是會客室,里間是他的辦公室;除了辦公桌外還放著一張單人床。

我在心里琢磨著,就眼前這個企業狀況根本不缺少我這個副總。便問道:“現在新工廠進展到什么程度了?”他告訴我:“基建剛開始動工。”我一聽笑了,說道:“那您這么早讓我來干什么呢?”他答道:“我有一個想法,就是還打算上切割機,是剛才在車間里看到的那種,想讓你來設計仿照出來,沒有太大問題吧?”我一聽就來了精神;這套設備雖說是自動化控制的新型設備,但機械部分并不復雜,便答道:“機械部分沒問題,就是自動控制這塊我弄不了。”他說:“這塊我已經聯系好了,包括龍門架已經找好生產廠家。”我說道:“好!那我回去馬上辭職,把那面的事情交代一下就到你這里來上班!”他聽了高興的說:“行!你哪天來打電話給我,我派車去接你。”

回來的路上心情不錯,真是不虛此行。自己只要把這套設備搞出來就行,這也是我喜歡的工作。至于什么副總,就當掛個虛職吧;還有他要上的什么龍門銑床,那更是沒影的事情。

回來后我得意地告訴老岳;有一個公司聘請我去當副總,我這個副總工資雖說比咱們的林總差遠了,但比我在這里還是翻番了。他聽了高興的說;我說是嘛!憑張工這兩下子就不該在這里窩憋著,你本來就是當副總經理的材料!我聽了興奮地有些飄飄然了。

我心里盤算著,過不了幾天就要開工資了,我和岳會計說林總是同意給我漲工資,他告訴我胡主任沒有通知過;估計林總一走,事情肯定會黃了。

果然在開工資時原數沒變,我找到胡主任,真的是老岳說過的那一套;就是給這么多工資,不同意就辭職。我開口說:“好,你馬上通知財務給我結清工資!”胡主任看了一眼我,搖搖頭說道:“公司有規定,辭職的當時不給結清工資,等一個月后再說。”我聽了氣呼呼的說:“我沒有辭職,是你們認為我試用期不合格辭退我的。三個月試用到期后你們沒有通知我是否合格,可是也沒有調整我的工資。你們開工資壓員工一個月的,這樣我要等到第五個月才知道,知道后我找過林總,他說同意長,這樣才拖到現在。你們出爾反爾,這幾個錢不給就算了!既然你們認為我試用不合格,就是你們公司辭退我,應該按規定給我結清工資!”她聽了板起小臉說道:“公司一直是這樣規定的,我沒有權利改變。”我聽了說道:“那好,我去找老板!”

我怒氣沖沖地走進了白老板的辦公室,大聲的說道:“胡主任認為我試用不合格把我辭退了,可是還不給我結清工資,讓來找你。”白老板聽后一愣,說:“我不知道啊!一會我問一下她,你先回去。”

我到車間轉了一圈,一個小時后我又來到白總的辦公室,開口問道:“怎么樣了,可以給我結清工資了嗎?”她答道:“你到下月開工資再來領不是一樣嗎。”我聽了冷笑一聲說:“既然公司給不了錢,那你就給我打一個工資欠條,否則我怎么證明在你這里還有我的工資。”她聽了沒有說話,就這樣僵持了一會;她說了一句,你去把會計叫來吧!

結清工資后,我給李老板打了一個電話,告訴他明天來車接我。

第二天,是李老板的兒子開車來的,我把車接進廠門后,看門的大爺告訴我來車必須通知胡主任,否則也出不去。

我便跑上樓去找胡主任,走進她的辦公室沒好氣地說道:“胡主任!來車接我了,你下去看一下,以后公司丟了東西別再找我。”她聽了后拉長了臉沒有吱聲。我又到岳會計的辦公室打了一聲招呼;他說好走時要送我的。

我們三個走出辦公樓,胡主任望到停在門口的轎車,吃驚的看了我一眼。李老板的兒子問了一聲,張經理,把車停哪里?我指了指宿舍樓說,停在那個門口。這時在旁邊的老岳笑嘻嘻的說道:“張工,你可夠小氣的,都升了經理了,也不知道請請我們!”我聽了得意的笑了笑;這時在一旁的胡主任的模樣也變得笑容可掬了,可能是長期職業生涯的條件反射,聽到經理的稱呼就立刻換成一副笑臉。

中午李老板宴請了我,席間他又談起了上龍門銑床的事情。仿造的是現在國內生產的最先進的銑床;在市場上不僅供不應求,而且利潤不菲。他現在已經通過生產銑床廠家的人員私下購買回來圖紙。看著他一副雄心勃勃志在必得的樣子;我心里說,你現在不僅企業規模不大,并且還不是搞機械加工,技術設備都不具備條件,想生產出這樣大型設備談何容易。即使搞出來了,還有一個品牌效應,這么昂貴的設備沒人會來買你一個小企業生產的。我又不好明說,便話題一轉問道:“咱們公司加工機床護罩的活多嗎?”他聽了笑著答道:“活多的干不過來,現在客戶主管放活的人不就是要錢嗎!你把錢送到位了,活不成問題!”

吃完飯回到公司后,李老板還到車間召開會議宣布我這個副總經理的到來。按道理我這個副總應該發表一個像樣的就職演說;可是我也沒有思想準備,便胡亂地東拼西湊的講了幾句,反正我對什么副總也不感興趣。

接下來他領我到技術部,這也是一間不大的辦公室,里面放滿了辦公桌,擠得都沒有走路的地方。

李老板說道,這位是新來的張經理!這時在電腦前忙碌的一個年輕的姑娘和一個小伙子慌忙站起身來。小姑娘還笑呵呵的說,歡迎張經理!

李老板對我說,公司房子緊張,你就將就著在技術部辦公吧!我答道;我目前主要是設計切割機的,就應該呆在技術部。

接下來我便去了車間,但不是我這個副總馬上要開展工作;而是想知道李老板是用什么辦法讓工人這樣賣命的干活。

公司加工的是大型機床設備上的護罩,那種能夠伸縮,自動控制的。這項工作需要好幾個人配合來完成,完成一套護罩需要幾天時間。應該是不太好搞定額管理的工作,可是工人干活怎么會有這么高的積極性呢?

那天李老板領我去車間時見到一個不干活;在車間里轉來轉去的人,我估計他應該是車間主任,可是開會的時候老板沒有介紹過。我見他在和兩個工人指指點點的說些什么,便站在了他的身邊。他見狀忙說:“張經理來了。”我笑著問他:“你是車間主任?”他答道:“我不是,車間主任出差了,我是管檢驗的。”

檢驗員也姓李,后來我發現他是在公司比車間主任更說了算的人,車間主任到成了配角。他不僅管產品質量,而且是技術權威。

李師傅把我讓到車間角落里的一間用鐵板隔開的辦公室。屋子很小,一張破舊的辦公桌和兩把椅子,里面還堆著亂七八糟的雜物。我問道:“李師傅是哪里人?”他答道:“不遠,鹽海的,這個廠連老板一家子在內,差不多都是那里的。”我笑道:“那咱們可是老鄉了,我是興海的。”他聽了有些疑惑:“聽您老的口音像是天津的。”我便敷衍道:“老家是興海的,從小在天津長大的。”他聽了高興的說:“對!是老鄉,你們興海還是從我們鹽海劃分出去的。”

李師傅告訴我,車間的工人是實行以班組為單位承包的。每個組五六個人,一般是一家子和親戚之間組成的。老板只是把加工單交給組長,其余的事情就不管了,多少工錢和組長結算,然后組里工人工資由他們自己分配。這樣不僅干活多少直接關系到自己的收入,而且每個組之間還相互較勁,干起活來個個都不要命。

我問起了李老板的情況,李師傅興致勃勃地說起來了:“鹽海老家有不少加工機床護照罩的,只有老板的廠子是走出來也是最大的。現在老板可是咱們家鄉的風光人物;每次回去,連縣長都是對咱們老板遠接高迎的。前兩年還回去投資辦廠,縣里的大小頭頭都拿咱們老板當財神供奉著。”我問道:“他回鹽海辦廠,這里誰管呢?”李師傅答道:“老板娘啊!公司實際上一直是老板娘管著的,現在老板也是經常出差,對公司的事他也不太過問。我們有什么事情都會去找老板娘,關鍵是她還掌握著財政大權。老板娘不僅管理公司有辦法,生產技術也很在行,這個廠子有今天仗著老板娘了!老板娘她家的成份不好,早先她家還是鹽海縣有名的大地主。——只不過他兩口子之間的關系不行,經常干仗。”說完后他沖我笑了笑。

原來是這樣;我說李老板閉口不提自己的老婆,更沒有介紹給我認識。這么關鍵的人物,我應該抓緊時間拜會,我也更想見識一下這位女企業家。

本文標簽:

審核:bigyao
關于長篇生活小說《下崗廠長打工記》第40章 第四十章,老鄉 的編輯點評:

暫無編輯點評


您也許感興趣的
該周最熱小說
小說新作速遞
會員評論

暫無會員評論。

楊柳岸網絡文學網站提供各類網絡文學作品、原創文學在線閱讀。楊柳岸網絡文學版權所有,未經本站或作者許可不得轉載。
本站由http://www.gggooo.com提供技術支持。 楊柳岸網絡文學竭誠為廣大文學愛好者、網絡寫手提供優質的原創文學創作平臺! Copyright©2008-2013 http://www.asowbc.live All Rights Reserved
河南快三走势图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