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柳岸網絡文學>>小說>>《下崗廠長打工記》>> 第44章:第四十四章 賴老板

《下崗廠長打工記》

第 44 章

第四十四章 賴老板

作者:zaq789發表于:2019-04-09 07:05:41  長篇生活小說關注度:楊柳岸網絡文學為您統計中..

吳老板又新招來一位年齡大些的工人,姓董。董師傅是山東人,四十多歲了,焊接技術不錯。

董師傅是從一家規模大些的私企辭職過來的,我問他是不是因為這里的工資高?他告訴我工資待遇都差不多,而且這邊工作環境還要差些。我問他為什么在原來的公司不干了?他告訴我,是受不了車間主任的氣;許多工人們都給主任送禮,不只是逢年過節送,而是每月都要;他覺得自己憑本事吃飯,沒有送禮。雖說每天努力干活,可是車間主任還是處處刁難他,一氣之下便辭職走人了。我說你為什么不去找老板理論,他冷笑道;當頭的是老板的親戚,不管用的,弄不好還會挨頓揍。

吳老板安排董師傅焊接油罐的封頭,這個活原是蹲在上面焊接。董師傅個頭高,歲數大些,而罐體要經常轉動,蹲在罐上有些困難,和我提出要在一旁搭架子站在上面焊接。我覺得他的想法不錯,有現成的腳手架,也費不了多少時間,站在架子上也好干活,而且排除了安全隱患,于是就同意了。

其實經常有工人從罐上面摔下來。就在前不久,一個剛來幾天的工人就掉下來摔傷了,而且傷勢較重。家里來了幾個人伺候他治傷,這里是沒有工傷的說法;于是家屬提出給些錢回家養傷,吳老板沒有答應。后來他們全家跪在吳老板的辦公室不起來求他,才給了一千塊錢;一家人痛哭流涕的離開了公司。

我剛回到辦公室,吳老板便滿臉不高興地找到我說:“張工是你讓他們搭的架子?咱們從來沒有這么干過,也不嫌費事!”我聽了答道:“沒錯,是我的主意。董師傅說他腿腳不好,在罐上面蹲不住,要求換人。還說不行就請假歇班,可是又沒人能接替他,只好想了這么一個辦法。”吳老板聽了無話可說,其實就是搭架子費了點時間。

一天張廣濤拿著圖紙到辦公室找我。我正在和他講解著;一輛警車開進大門,下來一個警察推門問道,你們吳老板在嗎?我告訴他在經理辦公室。這時我見到一個人從警車中下來,胳膊纏著紗布掛在胸前,像是受傷了。我忙問張廣濤:“這是什么情況?”他答道:“張工您了不知道,那天您了歇禮拜了,小趙他們有一個新來的工人晚上找老鄉喝酒回來晚了,借著酒勁便咣咣的砸大門。進來后吳帆罵了他幾句,這小子不認識小老板,也回了兩句。吳帆進屋拿出棍子把他胳膊打骨折了,當時就住院了,看來這是報警了吧!”

后來聽說在警察的調解下吳老板賠了那個工人五千元人民幣。不久,小趙告訴我,他們不在這里承包活干了,他們的人都走了,只有他自己留在這里等著結工錢。

吳老板的兒子整天游手好閑,經常糾集幾個人喝酒鬧事,有一次他領頭在一家酒店打傷了人還砸壞許多物品;這次吳老板用錢也了不起來了,對方堅持要追其刑事責任。吳老板托關系上下打點,費了好大力氣才沒有讓他兒子關進去。

我見到過的私企老板的孩子們多是不太喜歡讀書學習,不僅念書不行,對學技術方面更是不感興趣。有的每天吃喝玩樂打游戲;游手好閑,碌碌無為,遠不及父輩。這也就印證中國一句老話,富不過三代。

轉眼時間到了下半年。公司加工的產品看來有季節性,春季活忙,秋季活不多了。公司的人員一天天少了起來,吳老板也不再招人了。薛龍告訴我;每年都是這樣,到年底人就走的差不多了,第二年又開始從新招人。

嚴冬到了,整個公司還剩下七八個人,工人們穿著厚厚的破棉衣在呼呼的北風里忙碌著。

我的辦公室點了一個小蜂窩煤爐子。辦公室是靠邊的第一間,朝東開了挺大的窗戶,門窗還是老式木頭的,屋內四面透風,溫度很低。我穿著厚厚的防寒服,還是凍得一天也暖和不過來,恨不得把小爐子抱在懷里。

快下班的時候,我坐在爐子邊烤火,‘哐’的一聲,屋門被推開了,和薛龍一起焊結構架的小劉慌慌張張的跑進來喊道:“不好了!張工!薛龍砸著了!”我聽后說了一句:“你快去告訴老板!”便急忙向現場跑去。

小薛被兩個工人攙扶著,表情看上去有些痛苦,但好像傷勢不重,見我來了,便坐在了一堆鋼材上。

算是這小子命大,他用天車旋轉鋼架時鋼絲繩脫鉤,鋼架倒下來把他壓在下面;萬幸的是鋼架一頭砸到放在一旁的型鋼上,下面有些空隙,否則的話性命難保。

我問了一下他的傷勢情況,他咬著牙倔強的說,沒事,張工。這時吳老板來了,他沒有安慰幾句受傷的小薛,也不張羅著去醫院,而是張口罵開了:“媽的干活不知道長眼睛,要是砸在腦袋上不就玩完了!媽的就不知道小心點!”

其實我心中很清楚,鋼絲脫開是由于質量不好又老化了,但是沒人敢說出來。我見到小薛的眼里流出了淚水,不知道是因為傷痛還是傷心的流淚。

我實在看不下去了,大聲說道,趕緊扶他到辦公室躺著吧!過了一會,我見到沒有動靜送薛龍去醫院,便問他怎么樣,他告我訴胸口痛的厲害了,還有些喘不上來氣。我心中不由有些冒火;馬上找到吳老板:“怎么還不送小薛去醫院?”他倚在床頭看著電視,說了一句:“用得著上醫院嗎?”我說:“還是去檢查一下,沒事不更好嗎!”礙于我的面子,他不情愿的說了一句,那就讓吳帆拉著他去醫院瞅瞅。

薛龍住了兩天醫院,出院后需要養傷;不干活是沒有工資的,他就結清工資回家去了。走的時候他傷感的對我說:“張工!明年我說什么也不回來了,這里不是人呆的地方。我給老板賣了這么多年命,受傷住院他都沒有去看過我。”

薛龍應該是公司最優秀的員工,不僅技術全面,而且任勞任怨,還是我的得力助手。坦率地說,如果換作別人我還真的不會管得這么多。薛龍走后不久,我也離開了公司。

當時我已經在興海原來的工作單位退休了。按說自己拿著退休金,也應該休息了;六十多歲的人也不該和年輕人再來爭飯碗了。其實我繼續打工并非為了多掙幾個錢,也不是不甘寂寞,更談不上發揮余熱了,因為在我心中一直有一個夢。

那就是我一直想寫一本書,一本描寫改革以來民營企業和打工者故事的書。我不停地更換工作,收集大量的素材和故事。我在十幾年中,連應聘和工作到過了幾十家公司。

當然去過的民營企業也不全是書中描寫的樣子。還是有兩家好的企業;勞資關系融洽,人員相對比較穩定,但這樣公司為數不多;在這里也做個簡單的描述吧!

這兩家公司執行八小時工作制,每周休息一天,但工人工資也同別處差不多。

這兩家老板都有一個相同的做法;就是自己的一家人都在公司的餐廳同自己的員工一起用餐,這樣員工的伙食都還不錯。

其中一家公司的老板是本市人,原來也是給別人打工。后來自己辦了一個小公司,老板負責銷售,老板娘管財務,老板的弟弟主管生產。公司加工銷售供水用的設備,銷售渠道是靠在互聯網上打廣告。

我在其工作期間曾經歷一次公司組織全體員工外出旅游。旅游是組團去的,公司連做飯的大媽都去了還是人少;老板便叫上了自己的老師和親戚朋友。這是我打工十幾年唯一遇到過的一次;而且按其公司規模和產品利潤老板應該賺不到太多的錢。

另一個老板的企業規模大些,公司生產銷售各種水泵。老板原來是同別人合伙干的,后來分家自己干了。這位老板在產品的技術方面比較專業,經營管理方面也很精明,算是個人才。也是老板娘主管財務;老板有一個兒子在公司,可只是作為一個普通的銷售人員。

公司員工宿舍條件不錯,都裝有空調和電視,這是我打工走過的公司住宿條件最好的。

公司的銷售人員就有十來個人,是用互聯網銷售,而且每人收入不菲。公司的主業是經銷別人的產品,自己的產品份額很少。

這個公司是根據市場客戶需要買進水泵;不同的是拆掉原來產品的標牌,改成自己品牌出售。利用一些小客戶對市場行情不太了解,和認為從廠家進貨價格低的心理來賺錢。這樣干就有些違規了,說白了也是一個不太光彩的事情。

和我在一個宿舍的小王,我問他做什么工作,他說是從事‘網絡維護’,我一直弄不明白他們幾個每天在干什么。后來他告訴我實際就是給公司的業務人員做托,在互聯網叫做水軍。這年頭賺到錢就是硬道理,什么手段都可以用,職業道德就無所謂了。

小說寫到這里本來應該接近尾聲了。

一天我正在外出旅行的途中,接到一個電話。電話說在網上看到我的簡歷,問我可以到外地工作嗎?他們公司現在招聘廠長和機械工程師,地址在離天津二百多里的三合縣。我一直接觸的是大城市的民營企業,也想知道小地方的私企是什么樣子,很想過去看看。

打電話的人姓賴,聽聲音是個年輕人,可聽說話的口氣好像是個老板,于是我問道:“你是公司老板嗎?”他猶豫一下答道:“老板是我爸。”

他告訴我公司生產全套水泥制磚設備,工廠規模不大,有十幾個人。我知道這種設備,不算是簡單的機械設備,這么小的企業能夠制造出來?這更引起我的好奇。我答應他一星期后過去看看,他聽了高興的說;“您什么時候過來打電話,我去車站接您!”

我回到天津后又背上行囊,乘上了去三合縣的長途汽車。

百全機械有限公司坐落在縣城東面四五里的一個小村莊外,在靠近路邊的一個不起眼的大門,便是這家公司了。進去后迎面是一間廠房,北面的一排平房,是公司辦公室和老板一家住的地方。

打電話給我的是賴家的老二,賴老二說工廠原來是他哥在管著,現在他哥不干了;主要是車間主任領著人鬧事,沒法干了,現在他老爹又接手了。

賴老板六十歲上下,他告訴我他是倒賣廢油管發的財,后來建了這個小工廠。前兩年交給兩個兒子來管;可是這兩個小子只會瞎鬼,不僅沒掙錢還賠了不少;他一看不行,自己便又出馬了。我說;“這兩年企業也是不好干。”他晃晃腦袋說:“也不是這樣!他倆賺不到錢,還盡和工人干仗,弄得廠里沒有幾個人了。沒人干活還賺個屁錢!這不干了十幾年的車間主任也非要辭職不干了。”

我介紹了自己的情況;賴老板聽后問道:“你是應聘廠長還是工程師呢?”我笑答:“你這里最需要哪個呢?”他回答都需要,我笑道:“我就廠長兼工程師吧!”他聽了高興的連連點頭說,好!好!

我感覺到車間主任是個關鍵人物;第二天上班馬上來到了車間,我數了一下,車間里有七個人在干活。

車間主任姓周,一個四十多歲的漢子。他見到我走過來,放下手中的活笑嘻嘻的說道:“廠長,有何指示?”我笑道:“有大主任在這,還用我發什么指示啊!怎么干活的才這么幾個人?”他冷笑道:“都不愿意在這干了,這不只剩下沒人要的老頭和婦女了嗎!我遞上去辭職報告一個月了,還沒有批。”我聽了問道:“主任是什么原因也要走?”他答道:“能有什么原因,就是嫌掙錢少唄,到時候不給漲工資,誰還愿意在這呆著啊!”

這時他向四周望了望,小聲說:“老先生,我看您了也挺實在的,我勸你一句,趕緊走人,不要在這里干了。”我聽后吃了一驚,忙問道:“為什么?”他盯著我的眼睛說道:“干了也白干,到時候不給你錢,鬧好了能給你一半工資就不錯了;以上走了好幾撥了,都是你們外地人。我們都是本鄉本土的還好些,可是如果辭職了,欠你的工資就別想要回來了。我去年這點工資還讓賴老大扣了五千,說什么我沒有完成車間任務,這叫什么理!氣得我和他干了一架,到現在也沒給。”我聽了說道:“還有這種事情,謝謝你告訴我。”

我從他的眼中看出,周主任沒有說假話;這種事情我也聽說過,尤其在小地方。但我也聽出了另一層意思,他似乎不太歡迎我的到來。接下來我向周主任詢問了車間的生產情況;他告訴我眼下正在給一個客戶加工一臺制磚機,如果這幾個人干恐怕很難按期完成。

本文標簽:

審核:bigyao
關于長篇生活小說《下崗廠長打工記》第44章 第四十四章 賴老板 的編輯點評:

暫無編輯點評


您也許感興趣的
該周最熱小說
小說新作速遞
會員評論

暫無會員評論。

楊柳岸網絡文學網站提供各類網絡文學作品、原創文學在線閱讀。楊柳岸網絡文學版權所有,未經本站或作者許可不得轉載。
本站由http://www.gggooo.com提供技術支持。 楊柳岸網絡文學竭誠為廣大文學愛好者、網絡寫手提供優質的原創文學創作平臺! Copyright©2008-2013 http://www.asowbc.live All Rights Reserved
河南快三走势图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