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柳岸網絡文學>>小說>>《下崗廠長打工記》>> 第45章:第四十五章 彷徨

《下崗廠長打工記》

第 45 章

第四十五章 彷徨

作者:zaq789發表于:2019-04-14 08:58:55  長篇生活小說關注度:楊柳岸網絡文學為您統計中..

我正在生產技術辦公室熟悉電腦里的圖紙;賴老板興致勃勃的走進來,高聲對我說道:“張工!明天和我去趟北京,有個客戶要定幾臺磚機!”

第二天一早就出發了,司機小王拉著我和賴老板在圍著北京的高速公路上轉著。賴老板叮囑我說;張工!您了到那里,客戶問什么你也別吱聲,一切聽我的。

客戶在郊區的一個鄉鎮,是一個老客戶給介紹的。用戶是一家磚窯,因為環境污染馬上要砍掉了,準備轉產生產水泥磚。

我們的車開進一個挺大的四合院,里面是一色的仿古建筑,給人有些老北京王爺府的感覺。磚窯的老板迎了出來,把我們領進一個很大的辦公室;里面裝潢的富麗堂皇,房間里的仿古家具,讓人仿佛進入古代官宦家的住宅。屋內左邊是會客區,精工雕刻的大茶幾上面放著一套紫砂陶的茶具;右面是一個寬大笨重的老板臺,上面擺放著一顆玉石雕琢的大白菜。

我坐在紅木的椅子上,聽著兩個老板在談生意。磚窯老板姓付,付老板也有六十來歲了,長相挺富態,一副慈眉善目的樣子。付老板講他準備上四條生產線,先暫時定兩臺。雙方在價格上沒有過多的爭執;付老板也很精明,因為過多的壓低價格沒有實際意義,如果賴老板因此偷工減料反倒不劃算了,只是將零頭給抹去了。用付老板的話說,我買了你們的設備,今后兩家就結成為親戚一樣不停的走動了。

接下來付老板領著我們到他的窯廠,也就是準備安裝設備的現場。我測量一下場地,按付老板的意圖把設備規劃排列,畫了個草圖。

中午付老板在鎮上一家酒樓宴請我們。酒桌上的老板們在談論著生意,抱怨著這幾年買賣不好做了。付老板的窯廠被關停雖說得到國家的不少補償;心中還是有許多不滿,開口說道:“你們沒覺得嗎?眼下中央這撥新領導上來后風向變了,尤其是抓反腐敗,弄得當官的膽子小了,不像原來那么敢收禮了,這么一來錢也不比以往那么好賺了。還有環保這塊,招呼十來年了,每回想想法就糊弄過去了。這回可是動真格的了,一個磚窯也不留,連鎮長家親戚的窯廠也給關了。”在座的幾個老板聽了頗有同感,各自倒出心中的苦水,大家感慨了一番。

我在一旁默默的聽著;心想國家如果指望這些人來帶領大家富起來,想讓他們能為社會多做點貢獻,或做些犧牲,那可是與虎謀皮的事情。人的本性是自私的,這一點恐怕有錢人更要略勝一籌。

回來后,賴老板問我:“張廠長!咱們定的兩套磚機能按時交貨吧?”我冷笑一聲答道:“不能!”賴老板一愣,瞪起眼睛問道:“怎么呢?”我答道:“巧媳婦難做無米之炊;你現在這么幾個人干活,是不可能完成的。雖說主機有半成品,但還有許多輔助設備要做,這么多工作量不增加人是沒有辦法完成的!”賴老板聽了說道:“我聘用你當廠長不就是讓你想辦法解決問題嗎?”我說道:“那好,我現在提出兩條;如果能做到,還有可能按期完成。一是馬上招聘工人,而且要高薪聘請,二是原有的員工一個不能走,尤其是周主任。我馬上印招聘廣告,讓小王拉著我出去粘貼。”

車開出廠門,司機小王問我:“張廠長,咱們去哪呢?”我說:“去縣城。”這時小王笑嘻嘻的地說道:“去縣城白貼,沒人來,起碼出去三十里開外,沒準還能有希望。”我聽了晃晃手中的招聘廣告說道:“這么高的工資會沒人來?”小王冷笑道:“這個也就是哄弄你們外地人吧!當地沒人信的。張廠長,您了剛來不知底細,咱們公司在方圓幾十里名聲可臭了,賴老板一家子不說理那可是有名的!”我聽了不由倒吸一口涼氣;原本以為司機一般都是老板的親信,沒想到說出這樣一番話來。

貼了兩天廣告;正像小王說的,近處沒有一個來的。陸續地來了幾位,開始談的都挺好,可是到車間轉了一圈便不辭而別了。最后總算留下了兩個;一個干了幾天走人了,當然一分錢工資沒拿走。另一個干了一個月,辭職時果然是不給工資。小伙子大概記住了有困難找警察這句話了,居然打110電話向警察叔叔求救,民警來了之后交涉了好半天,才給了一部分工錢。

其實公司招不到工人也不全是老板的問題。新來的工人干不長也和周主任有很大關系;對新人他是采取是先勸告你不要在這干,留下的再想辦法擠走你。新來的人多是年輕人,本來干活沒有經驗,技術也一般,周主任不僅不給予指導,而且安排些難干的活。那位干了一個月的小伙子是碰到難題便求助于我的幫助,否則也早走人了。

周主任的意圖我也很清楚;他是在和賴老板斗法,逼著老板給他漲工資。周師傅不僅負責車間的生產安排,而且是公司唯一能掌握制磚機制造工藝和技術的人。他有資本這樣做,而且做的對;工人要提高自己的待遇,只有這樣做,而且只能靠自己。

車間的技術骨干除小周外還有兩個。一個是小蔡,三十多歲,負責制磚模具的制作;他和我見面第一句話就是嫌工資低已經和老板提出辭職了。另一個姓馮,馮師傅五十多歲,機加工技術全面,車床啊,銑床什么設備都會操作維修。賴老板對馮師傅很是賞識,向我極力推薦過他。馮師傅說話先是滿臉帶笑,而且能說會道,一看就知道是個四面圓滑的角色。馮師傅和周主任私下關系不錯,在老板的面前也吃得開。

我來之前辦公室有一位剛畢業的女大學生,賴老板告訴我是來實習的,是一個關系戶推薦來的。

一天賴老二領來一位男士對我說,張廠長,這位是來應聘的楊工,您了給面試一下。

我打量了一下面前年輕人,三十歲左右,臉上露出一絲緊張,看的出是個性格有些內向的老實人。楊工告訴我他五六年前畢業于某大學機械設計專業,我聽了心中暗喜,同時又有些疑惑,他為什么到這么一個小公司來應聘;便問道:“你原來在哪里工作過?”他臉漲的通紅;答道:“在南方兩個公司干過,做的是機械行業的銷售人員。”我聽了‘哦’了一聲,接著問道:“為什么不干了?”他神情變得有些黯淡,告訴我:“愛人得了癌癥,便辭職回來了。為了照顧家庭,想在家鄉附近找份工作。當初去做銷售工作是個錯誤決定,自己也不太適合,現在想從新干自己學的專業,可是應聘了幾家公司都沒有成功。您這里如果能收下我,我可以不要工資。”我聽了心中有些傷感,說道:“我會盡量幫助你,但事情還是要老板說了算。”

我領著楊工來見賴老板,極力向他推薦了楊工,建議公司聘用。賴老板問了楊工一句,你都搞過哪些設計?楊工張張嘴不知說什么,我忙接過去說道:“他原來在一家大公司,只是協助別人畫圖,沒有獨立設計過。”賴老板聽了皺皺眉頭說道:“那不是有一個實習的嗎,用得著這么多人嗎?”楊工聽了忙說:“老板!我可以零工資給您干!”賴老板聽了,立刻變得眉開眼笑,連聲說道:“好!好!我聘用你了!”

小楊的家離公司五六十里路,他無法每天回去,因此也住在了公司,這樣我正好有一個人做伴了。

我告訴他,我來教你,有一個月可以出師了。他聽了吃驚的說:“一個月就行嗎?我計劃怎么也要干上一年。”我笑了,說道:“小伙子!干上一年不要工資,你喝西北風啊!你這十幾年的書不就白念了嗎?我只是把方法教給你;師傅領進門,修行在個人。其實中小機械制造企業所說的機械設計師并非是真正能搞設計的工程師。我去過國家機械部的設計院,幾十個人的團隊,設計一臺機器,還不知多長時間。咱們現在的設計,其實就是依葫蘆畫瓢,多是按照原有的設備測繪下來仿造,或者按用戶的要求做一些改變。只要掌握了規律,沒有什么神秘的。”

小楊學了四年機械設計居然連最簡單的測繪都弄不好,更不要說公差配合啊!機械加工材料性能等機械基礎知識;這些他都不能熟練掌握,真不知道這大學是如何上的?不過他用電腦畫圖倒是挺熟練,比我強多了,但是聽他說,還是在家練了幾個月,這么多年也忘得差不多了。

前天的晚上,我見到賴老板一家忙忙碌碌的,車不停的出出進進,他家燈亮了一夜,工廠的大門也沒有關過;我估計他家出什么事了。

果然這兩天沒有見到賴老板,他的大兒子賴老大到是經常過來轉轉。賴老大是我見過的富二代中算是比較有出息的;他讀過大學,還是學的機械設計。老大一家在縣城住,自從被他爹罷免經理后很少露面,聽說是開了一家燈具店。

今天剛上班,賴老大就過來了,把周主任叫去談了一個多小時。周師傅在車間看到我,便笑呵呵的對我說:“張廠長!公司政變了,老掌柜的被趕下臺了,老大又從新掌權了,剛找我談話著。”我聽了笑開了,說道:“什么政變下臺啊!人家一家子誰管不都一樣嗎?”

周師傅壓低聲音,露出詭秘的神色說道:“事情可不是那么簡單,這還要聽我慢慢道來。您了注意到開刨床的曲姐這幾天沒有上班嗎?這事和她有關系;去年她往外拿公司的東西被賴老板抓住了,賴老板便乘機把她搞到手了。”我記得曲姐四十多歲,徐娘半老,長得有幾分姿色,便笑著問道:“這事你是怎么知道的?”周師傅接著說道:“我們都在縣城老機械廠家屬院住著,這種事還瞞得過旁人眼睛?沒有不透風的墻;事情被老板娘察覺到了,便帶著人抓個正著。賴老板染上了桃色事件;老板娘就把他罷免了,從新讓賴老大接手公司。”

一晃我來了有兩個多月時間了,到了應該給我發工資的時間了。當我領工資時發現工資表上居然連講好的一半都不到;果然是一家無賴公司!管財務的是賴老二的媳婦,我指著工資表怒氣沖沖地問道:“這是怎么回事?”她神情慌張地回答:“這是我哥他們告訴我的。”

我找到賴老大高聲喉道:“你給我發的是什么工資?有你們這么當老板的嗎?怎么一點信譽也不講了!”他聽了表情習以為常的笑道:“我不可能按全部工資給你,你如果在管理和設計上給我造成損失怎么辦,你跑了我找誰去?”我聽了更來氣了,指著他的鼻子說道:“如果這樣說我辭職不干了,你給我結清工資!”他答道:“不干就走人,工資等以后開工資再說。”這時老板娘瞪著一副金魚眼在一旁說道:“老爺子你這么大歲數了,有個地方管吃管住就不錯了,還要什么工錢!”我聽了火冒三丈,說道,真碰見不講理的了,我不信就沒有說理的地方了!你們等著!說完轉身離開。

出公司大門口搭上一輛電動三輪直奔縣勞動監察大隊。工作人員接待了我后;當他接過我填的表格,說道,又是賴老板那里,他們公司來投訴的就沒斷過流,我馬上打電話找他。

我回來后賴老大找到我說,同意按原來講的工資一半給我結清。我心說不能這樣便宜他,便告訴他必須按說好的工資給我,少一分錢也沒有門。

接下來我每天追著賴老大要工資。他出去我就到車間到處宣講他不給我工資;如果看到他有客人來,我便推開房門,喊一聲,賴老板!欠我的工資你到底給還是不給!然后扭頭就離開。

這里是不管員工飯的,我是講好管吃的;開始和他家一起吃,楊工來了之后老板娘開始單獨給我們做飯。我提出辭職后老板娘不管做飯了,但我也毫不客氣,只要他家開飯,我坐上桌就吃。后來老板一家跑到外面飯店吃飯,我就去廚房自己動手做飯。

這樣折騰了幾天,賴老大吃不住勁了,提出按三分之二給我工資。我一看也差不多了,見好就收吧!于是就答應了。

我回來后不久,周師傅打電話來說,賴老大給他和工人們長工資了。后來楊工也來電話告訴我,他去了北京一家企業,待遇還可以。

故事到這里結束了,書里講的都是些小人物,內容情節也沒有什么吸引人的;不過是如實的記載了我這些年打工的經歷。

本文標簽:

審核:bigyao
關于長篇生活小說《下崗廠長打工記》第45章 第四十五章 彷徨 的編輯點評:

暫無編輯點評


您也許感興趣的
該周最熱小說
小說新作速遞
會員評論

暫無會員評論。

楊柳岸網絡文學網站提供各類網絡文學作品、原創文學在線閱讀。楊柳岸網絡文學版權所有,未經本站或作者許可不得轉載。
本站由http://www.gggooo.com提供技術支持。 楊柳岸網絡文學竭誠為廣大文學愛好者、網絡寫手提供優質的原創文學創作平臺! Copyright©2008-2013 http://www.asowbc.live All Rights Reserved
河南快三走势图走势图